苏醒的河塘
我以为我忘记了家乡的那几口河塘。梅雨纷纷又来的时候,我发现,这只是一种粗疏导致的错觉,它们在我的记忆里暂时睡着了,睡在如烟一样的时光里,睡在父母的乡村......

剑鸿

我以为我忘记了家乡的那几口河塘。梅雨纷纷又来的时候,我发现,这只是一种粗疏导致的错觉,它们在我的记忆里暂时睡着了,睡在如烟一样的时光里,睡在父母的乡村怀抱里。

出现这样的错觉,不仅仅因为时空意义上的别离与疏远,更主要的是,精神和记忆成天被繁杂的城市影像、被刺促不休的忙碌所覆盖所篡改。另外,那几口河塘的确很普通,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简直不值一提。在南方的乡村,这样的河塘像星星像棋子一样到处都是。它们通常只有亩许大小,几丈见方。炎炎夏日的河塘里,一颗乌黑的头从这边厢镜子般的河面沉下去,几秒钟后可以从对岸的草丛中冒出来,惊得悠游的鸭群嘎嘎乱叫,伸长脖子张开翅膀在水面乱窜。虽然我曾经在其中一个河塘里差点淹死,却仍然觉得它们亲切,比之其他宏伟的事物更能镇定安神。

离开河塘的日子,我偶尔远涉江湖,见过那条叫龙的长江、见过号称祖国第一淡水湖的鄱阳湖,见过烟波浩渺的大海一隅。站在它们的脚踝上,“伟岸”这个词语显示出真实的形体,江河湖海们心胸宽广,头与天齐,光照日月,气势磅礴,叫人自惭形秽。我混在很多干涩而虚弱的声音里,对着它们叫喊,跳跃,欢笑,满怀欣喜,眼里沁出泪珠也浑然不绝。然后,我又回到城市,囚在孤岛一样的楼里,每天送走一些对于波涛的怀念,每天消耗一点浪花给予的蕴藉和热情。很多时候,我只能远望长空,俯瞰街道,把低处的一切当作汪洋来想象和玩味。和家乡的河塘比起来,城市的街衢更像一条条深广的河流。流萤一样的车龙擅长击碎暗夜的梦境,长于惊扰疲惫孤独的身影。

五月份,梅雨的帘幕从云端垂下来,不分昼夜,撩不开,也吹不散。它们遮住了遥望的双眼。城市的边缘,向着旷野的方向,一派迷蒙。漫漶的水意汹涌而来,大海般的浩瀚打湿我的眼睛。我重又看见家乡河塘在春天理妆的样子:她的身躯一天比一天丰满,凹凸有致,一袭绿色的皱褶长裙,拖满故乡的土地。她的眼波被烟雨淘洗得日渐清亮,亮得能点亮每家每户桌台上油腻腻的煤油灯,能照见笨重生活里的幽暗。芦苇和水草是河塘的最亲昵者,为了取得她的青睐,近乎疯狂地生长,几天之内就将稚嫩的腰肢献给春风,冒充起明眸之畔的睫毛。午后,青蛙和虫子联合举办的音乐会,在河塘四周开场,田野、村庄、沟坎仿佛天然的音箱,天籁之音爬满每一寸乡土的肌肤,直上云霄。多年之后,我在稀疏的音乐记忆中找到它们理想的命名:《万物生》,抑或《神秘园之歌》。

河塘的丰盈,是从屋檐下的水滴开始的。坐在梅雨封锁的老屋里,天地有些灰暗,也有些清冷,万物都在静谧地孕育。唯有锯齿般的瓦楞下,一天到晚都挂满水线,淅淅沥沥,如丝如缕,溅落在爬满青苔的石子上,溅落在新箍的洗衣盆里,溅落在寻食的鸡鸭脖颈里,大地上慢慢蒸腾起纱帐似的雨雾,混合着声声犬吠,席卷着缕缕炊烟,将整个世界浸染得如同水墨一般。清凉的雨水,被女人们用盆子接住,清洗衣物;被植物的根系大口吮吸,繁茂枝叶。田野更是张开辽阔的怀抱,酝酿乳汁,以供养万物。雨水从巷子和田野里开始集聚,沿着墙角、田坎、草地,或欢笑歌吟,或潜踪匿行,一路向着河塘涌去。小孩子在它们途经的流域用泥巴筑起长堤,用赤脚排成栏杆,试图挡住雨水的脚步。或者,放一只小小的纸船,希望它长久地驶向一个不确切的远方去。

河塘,从小就告诉我们一个道理,水到渠成,百川归海。春天初生未经世事的鱼儿,肯定以为丰满了的河塘就是海洋。海阔凭鱼跃。所以,它们也和孟浪的少年一样,不畏前途艰险,春天启程,在沟渠中摇摆着光亮的鳞片当做旗帜,逆流而上,想象一场万水千山纵横的流浪。这正中了勤快的父亲们的心意,他们虽然白天要忙着整理田垄,忙着给庄稼施肥,看上去面无表情,却早已窥见鱼阵的背影,早已心生妙计,深谙地形,预谋了一场收获。夜晚来临,他们背上鱼篓,支上渔网,带上欢呼雀跃的孩子,捏着手电筒,来到河塘附近的田地里捕鱼。迷迷糊糊的鱼在草泥里慌忙逃窜,在脚板底下挣扎,在网兜里跳跃,无计可施。对鱼儿来说,孟浪的旅行,让它们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对我们来说,手电筒在月光地里挖出的一抹光亮,还有那抹光亮下的忙碌和欢喜,追逐和乐趣,却照彻了乡村的夜晚,也照彻了童年。

在这个梅雨纷纷的季节里,与河塘有关的往事,伴着河塘,一齐在我的记忆里苏醒,让我再次感到了“梅雨”这个词所释放的阵阵泥土的腥气,它和“河塘”这两个字所氤氲而起的水汽交融,顺着记忆漫延到我的心里,令我重新获得一丝遥远、清凉而醇厚的回味。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