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人书家欧阳修
欧阳修的书学理论及实践为宋代书法艺术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在中国书法史上产生过深远影响。

     

欧阳修《集古录跋尾》  

马于强

欧阳修的书学理论及实践为宋代书法艺术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在中国书法史上产生过深远影响。苏轼说:“文忠公书,自是学者所共仪刑,庶几如见其人者。正使不工,犹当传宝,况其精勤敏妙,自成一家乎。”

在欧阳修之前的宋人文集中,论及书法的内容很少。从欧阳修开始,才有了较多书法方面的论述,尽管大多随感而发,尚未具有书论的学术品位,但这种初级的铺垫,正如大野拂晓的雄鸡一唱,迎来的是一个生机勃勃的黎明。

欧阳修书学观中的一个鲜明主张,就是“爱其书兼取其为人”。在书品和人品方面,他更看重的是人格操守,“古之人皆能书,独其人贤者传遂远。然后世不推此,但务于书,不止前日工书随与纸墨泯弃者,不可胜数也。使颜鲁公书虽不佳,后世见者必宝也。杨凝式以直言谏其父,其节见于艰危,李建中清慎温雅,爱其书兼取其为人也。岂有其实,然后存之久耶?非自古贤哲必能书也,唯贤者能存尔。其余泯泯,不复见尔。”欧阳修的这一书学观点对后世影响很大。

“学书为乐”是欧阳修在书学观上提出的另一个崭新的命题。欧阳修在《试笔》一文中比较集中地表达了这一思想:“苏子美尝言:明窗净几,笔砚纸墨,皆极精良,亦自是人生一乐。然能得此乐者甚稀,其不为外物移其好者,又特稀也。余晚知此趣,恨字体不工,不能到古人佳处,若以为乐,则自是有余。”

以欧阳修在北宋政治以及文坛上的地位,欧阳修的书学思想对整个北宋书坛都产生了重大影响,无论是同时代的蔡襄、苏舜元、苏舜钦、石延年,还是稍后的苏轼、黄庭坚、米芾等,都不同程度地受到了欧阳修的影响。所以在一定意义上说,宋人学书变法求新、注重人格操守、“尚意”成为一种时代风尚,都与欧阳修书法理论上的贡献是分不开的。

欧阳修对书法的贡献还体现在书法创作上。欧阳修作为一位具有个人风格和相当成就的书法家,在中国书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历来评价很高。苏轼曾说:“欧阳公书,笔势险劲,字体新丽,自成一家,然公墨迹自当为世所宝,不待笔画之工也。”欧阳修幼时曾对虞世南的楷书代表作《孔子庙堂碑》和欧阳询的书法下过一番功夫,这从流传下来的墨迹《集古录跋尾》依稀可以看出其痕迹。《集古录跋尾》是属于意态型楷书,下笔不强调严格逆入藏锋,多用自然的露锋尖笔入纸,行笔并不严格按照提笔中含、顿笔收锋等一套固定的程序推进,显得自然而随意。形态也不是严格的方块字,总体风格或偏扁,或偏长,其中有些笔画逸出字外,表现出行书的某些特点。这些“钉头鼠尾”的笔画,在别人笔下可能成为病笔,但欧阳修把这种笔画放在明快劲利的整体风格中,显得十分协调。苏轼说:“欧阳公用尖笔干墨作方阔字,神采秀发,膏润无穷,后人观之,如见其清眸丰颊进趋晔如也。”

由于经常接触大量的古代碑版、法帖,欧阳修晚年书法渐入佳境,对于书法的鉴赏也日益精能:“余尝集录前世遗文数千篇,因得悉览诸贤笔迹。比不识书,遂稍通其学。然则人之于学,其可不勉哉!今老矣,目昏手颤,虽不能挥翰,而开窗临几,便别精粗。”

欧阳修所擅长的书体,从他的自述“日学草书,双日学真书。真书兼行,草书兼楷”来看,除了楷书,还有行书和草书,而现在所能见到的只有行书和楷书。现存欧阳修最早的行书作品是《灼艾帖》,点画清瘦,布局疏朗,处处散发着清新秀丽的气息。通篇没有过分的工巧与安排,其清秀的仪态之中自有劲健飘逸的风骨在。整幅作品点画之间及字与字之间承接揖让、顾盼呼应,充满了灵动与生机。欧阳修的草书现在未能见到,但我们从苏轼、杨万里等人的记述中可以推测欧阳修的书札、笔记类的小草也是甚为精到并很有特色。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