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的端午节
自从奶奶去世后,端午的习俗似乎少了许多。

自从奶奶去世后,端午的习俗似乎少了许多。

奶奶是个小脚,典型的三寸金莲,她走起路来就像是踩高跷。母亲是大队妇女主任,事多。在我印象当中,奶奶没有在生产队里开过工,所以家里的家务,带小孩之类的活,也都由奶奶完成。每年的端午节,都是由奶奶操持,其他人顶多是奶奶的帮衬。

端午之前,是奶奶最忙碌的时候,她需要在家准备端午节的食材。上街购买食材是父亲的事。因为奶奶的方向感极差,虽说家里离镇子上的街只有三四里的路程,但她还是会走错回家的路。有一回,邻居的几位婆婆约了奶奶去当街,奶奶说不去,但几位婆婆强拉硬拽地说:“有我们几个,还害怕走丢了不成?”奶奶才勉强答应。由于当街的人多,买卖东西的人来人往,几个回合,就被当街的人流冲散,奶奶回来时居然往莲湖村那个方向走了,害得家里人找了半天才找到人。自此,奶奶真的成了足不出户的农家妇女。

端午前,奶奶总会交代父亲需要买哪些过节的东西,父亲总是一一照办。奶奶必须准备一缸香甜的糯米酒醪,太早也不行,一个怕糯米酒变“老”,再一个就是怕锁不住我们这几个孩子的嘴,恐怕不到过节,酒就被我们偷没了。

剪箬叶,包粽子,是我们最高兴的事,因为此时孩子们知道马上过节了,好玩、好吃的东西多了。自家菜园角落有一篷箬叶,奶奶吩咐我们几个去剪一些来,不能太老,也不能太嫩。然后又叫我们到屋后的几棵棕榈树上砍下一两枝粽叶。我们将如蒲扇般的粽叶拖到家里,把它煮成灰褐色。此时,奶奶将拌有碱浸泡好了的糯米端来,浅黄色的糯米、碧绿的箬叶、灰褐色的粽叶,在奶奶的手里,如同变魔术一般的。有牛角形,有棱角形;有腊肉馅,有红枣馅……不一会儿功夫,盆里的米越来越少,太师椅上挂着的粽子越来越多了,一丛一丛,彼此拥着挤着。

端午节那天,奶奶早早地把艾叶插在门墩上,在各个房间里点上一根又粗又长的香,插在一个圆形木头墩的孔里。然后将拌好了的雄黄酒洒在房间、厅堂的犄角旮旯,并将剩下的雄黄酒蘸在我们的额头,书着一个“王”字。

从早晨起来,灶堂里一个上午都是有火的。先是蒸包子、馒头之类,然后再煮粽子、蒜头、鸡蛋鸭蛋等,鸡蛋是点了红的,鸭蛋是咸鸭蛋。待这些完成之后,又将杀好的鸡、鸭、鹅煮熟。

端午节的中午饭是正席,开席之前,奶奶将煮好了的鸡鸭、猪头肉这些“三牲”用条盘装好,沾上一片小红纸,插上三支香放在大厅中间的太师椅上祭拜。待爆竹响过之后,一家人才可以正式用餐。此时,我们这些孩子才可以大大方方喝上事先酝酿好了的糯米酒醪,享受着奶奶做好的美食。一家人高高兴兴享受着天伦之乐。

孩子的天性不在吃,而是在乎玩。不一会儿功夫,孩子们就下桌挑上一个自己认为中意的咸鸭蛋装在奶奶事先编织好的笼络里,悬挂在颈脖上炫耀。或者是挂着它,跑到赣江边看划龙船比赛去。端午的气氛要延续好几天,直到笼络里的咸鸭蛋被吃掉。

如今的端午只是家人聚个餐,吃顿饭而已,席一散,端午节就算打了个句号,远远比不上奶奶的端午节那样绵长。

怀念端午节奶奶灶前灶后忙碌的身影,怀念那段美好的时光。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