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源记
光从窗帘与地板的一线空隙钻进来,床上的白床单己然清晰。这个时侯我醒了。我听到了窗外的鸟鸣。

光从窗帘与地板的一线空隙钻进来,床上的白床单己然清晰。这个时侯我醒了。我听到了窗外的鸟鸣。

鸟从夜幕降临时开始沉寂。它的睡眠似乎比我好,不然这近10个小时它在干什么呢?我下榻的宾馆位于三百山脚下,空气好,环境也很幽静,院落式的小宾馆因为新冠疫情,下榻者寥寥。往年小满时节山水丰沛,游人如织。而这个小宾馆小桥流水,杨柳轻摇,鸟语花香,正是上山的栖息地和下山的歇脚处。

并非鸟的叫声吵醒了我。我十分确定听到了这个凌晨的第一声鸟鸣。它似乎在树上抖动羽翼,像人一样伸着懒腰,尔后清清嗓子,所以这一声叫唤有点破碎。但被凌晨清的风和甜的露包裹的鸟很快兴奋起来了。它的叫声开始连贯,像清泉一样在山间流动,而且很快,更多的鸟被这首鸟的“叫”带出来,叫声跳跃起伏,像音乐在琴弦上弹出。

我似乎难得有这样的闲暇和很平和的心情听鸟的喧哗。一个时期以来,我已经厌倦了征地征房的利益搏弈,我把自己半生积累的常识、情感和经验尽情挥洒,到现在似乎空壳了。我幻想着一处清幽去聆听心的跳动和脉搏的力气。于是这凌晨鸟的喧哗便开始在我心间如天使的手轻抚。它已经触动到我最有潜质的一块地方,所以我的思维在舒适的气候里孕育跨越疆域的畅想。实际上,雨声比鸟叫更早,有一会儿还很大,哗啦啦的,到鸟叫的时候还没停下来。这会儿我甚至还想着雨中的鸟早已落汤了吧?不过,它们的生存力和创造力比我强。事实上这世上很多鸟很多人都比我强。

我还担心着这难得的,可以寻访三百山的机会要泡汤了。好几次经过三百山都没敢停留,而这一次南方回来碰巧周未,我得这法定的闲暇自费闯进三百山总该可以吧。可这雨真的乱了我的行程了。毫无疑问,我在听鸟中等待早晨一抹阳光。毕竟是夏天,天气变化得快。

早晨八点我如愿等来了太阳出来。山上因为昨晚的那场雨格外青翠。在游客中心我了解到有两条路上山,一条是水路,从东风湖乘船进山,另一条是山路,乘车进山。我心里是想着乘船进山的,我想体验山涧谷底行走的清冽以及高山仰止的压抑,但时间不允许我这么做,我唯一的选择就是乘车进山,凌空鸟瞰。

车在三百山旅游公路上盘旋,谷底离我越来越远,而山头却越来越多进入我的视野。三百山因山多得名吗?谁数过?其实三百山因何而名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三百山确实山多。峻峭的群山在一百九十七平方公里的区域范围基本上拒绝了村庄和房舍,山头连着山头,谷底很窄,可供开垦的空间似乎很少。站在高处瞭望,九龙山脉以东重峦叠嶂,谁能数得过来。

传说魏晋时,有陈、胡、杨三公为地方施好,让这一带自然耕作条件差区间的老百姓生活好过一些,人们为纪念“三公”在东风湖一带修了三公庙。安远方言“公”通“百”,“三公山”自然变成了气势非凡的“三百山”。我比较赞成并喜欢这个说法。因为这个说法赋予了三百山难得的人文信息。先秦以来,南北通道选择了由湘入粤,先秦以后,南北通通逐渐东移,并历史地定格在由赣入粤的千里赣江上。三百山偏离了这条航道,自然错过了千年骚客,三百山因此沉寂不为人知,直到现代,人们才重新认识它。

这个时候三百山游人很少。对我而言,这一次进山,三百山是我的。我听到飞越重山的鸟鸣,断断续续在空谷间回响,而谷底溪流的重响一直敲打我的耳膜,我在凌空栈道上窥视天地,同时也隐隐感到了内心的恐惧,怕也是恐高了吧。

站在观瀑台上观瀑,水流穿过山涧,遇到断崖重重摔下,这一摔水流便成了飞瀑。瀑布与谷底的距离太远,我想这一条飞瀑到达谷底还需要经过几个崖面的摔打呢?如果从谷底仰望会是怎么的壮观?诗仙李白“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也不过如此罢,这便是没有经水路上山的遗憾了。但我看到飞瀑边上的岩石上雕刻的“东江源”三个字,用红漆涂过十分耀眼。

静默中的森林坦露真情,展示原始风姿,似乎有着一种拱天拱地的憨劲。根茎在岩缝中穿行,经历百年千年裸露的根茎成了这古树不可撼动的底盘,难怪这树可以无比骄傲地刺向苍穹。一棵倒伏的树,横在山涧似乎是一座桥,其枝叶的生长哪怕向下,仍然是如此葳蕤。我信奉这种根与树保持相伴而行的力量,它显示着一种无畏的自然伟力。

森林让三百山蕴藏不竭的水源,使得树身和树下的植物得以在湿润的环境中滋生。科学考察三百山有271科1702种高等植物,400余种野生动物,是名副其实的基因宝库。更为难得的是空气中负氧离子平均每立方厘米7万个单位,是难寻的天然氧吧。我带不走一片云彩,那就死劲吸吧,让三百山的空气浸淫我的心肺。

三百山“六绝”包括三百群峰、原始林海、源头群瀑、峡谷险滩、火山地貌、高山平湖。我没时间去领略这所有的景,但是我在凌空的栈道上摸过火山岩的流痕,看到了高山平湖的浩瀚,我唯一不能感知峡谷险滩的惊艳。事实上,我不是胆怯的人,却不知为何恐高,我曾经在赣江丰满的时候横游,却没有兴趣去漂流。

旅游车上山停靠的地方叫火山瑶池,经过栈道一路走下来还是这个地方。这个地方的寓意不仅有一个数亿年前火山喷发留下的瑶池,还有三百山现代人塑造的人文景观。

瑶池落在四面环山的盆地,因为水深呈深蓝,据说可以直接饮用。瑶池边上立着一块巨石,上面有周恩来总理的题字:一定要保护好东江源头。1963年香港水荒,为了解决香港用水,周恩来亲自批示,中央财政拿出巨资引东江水入港。1997年香港回归后,赣港联谊在东江源三百山举行了很多有益的活动,两地不少人在三百山认养了树木,栈道两旁许多大树上挂着“庆回归思源泉”感恩树认养牌。牌上写着认养人的姓名和认养时间。人们知道保护了树木才能涵养水源。2007年香港回归十周年之际,“赣港同心共铸东江”思源宝鼎,镌刻铭于鼎上。同胞之情、感恩厚意俱在其中。

安远是客家人重要的栖息地,清道光二十二年建造的“东生围”成为赣围屋的经典之作。安远人很淳朴,他们说,“江西九十九条河,唯有一条通博罗”,话语中的自豪感不言而喻,而我听着却还有一种担当的意蕴。安远矿产丰富,可三百山偌大的区间从没有人去惊拢它。它俨然天之骄子清寂于此,泽被千里之遥的东方明珠。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