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树合欢
一树柔红闯入眼帘。四周娇艳的花朵次第从春的舞台退场,唯眼前长满枝头清奇温柔的小红扇,在清和的初夏里,摇曳生姿,飘飘欲飞。

一树柔红闯入眼帘。四周娇艳的花朵次第从春的舞台退场,唯眼前长满枝头清奇温柔的小红扇,在清和的初夏里,摇曳生姿,飘飘欲飞。

我瞬间被这花朵独有的气质迷住。可眼前这精灵般的小红绒团,我竟然不知它的名字。惶惶之下,我赶紧从包里翻出手机,拍照识花。“识花君”告诉我“合欢花”三个字时,我内心突生一份小欢喜。单是“合欢”二字,便灌于此花吉祥温情的元素。

树名合欢大概是合心即欢吧。果真是与那美丽的爱情传说有关。相传虞舜南巡仓梧的时候去世,他的妃子寻遍整个湘江地区仍未寻着。妃子终日恸哭,泪尽滴血,血尽而亡。妃子的精灵和虞舜的精灵“合二为一”,变成了合欢花,又名“苦情花”。当爱情的真谛托付于树,以树的姿态,站立于时光之中,接受朝阳的恩泽,夕辉的缠绵,以及暴风雨的洗礼,爱情才来得更真实。它坚强地立于天地之间。吸取天地之灵气,催开灿烂的花朵,纵使花期不长,旅程匆匆,只要在心间丘壑写下过深情,又何需惋惜?正如这清柔的合欢花,灿烂一时,已是一世。

合欢树的花毛绒绒的,三五朵形成一个绒团,红得热烈,渲染一种欢喜的气氛。远远望去,合欢花似一把把展开的小红扇,挂满枝头,欲随风而去,却又不忍离去。合欢叶是二回羽状复叶,小叶矩圆形,偏斜似镰刀状。它绿却不墨,生出几丝清凉之意。合欢叶朝开暮合,微风徐来,花连同叶不急不缓摇摇簌簌,将那清甜的香气,轻轻幽幽送入你的鼻尖。我轻轻地靠近合欢树,生怕声音大了,惊醒了相拥而眠的相爱精灵。我细细打量着眼前的合欢花,小花绒粉红中裹着白,花丝蕊蕊,细细密密,清爽向上,娇羞温柔。

就是这棵树,我不经意间认识了,似乎在心里种上了。不管是晨跑,还是晚上散步,我总是要靠近它,在树底下脚步迟迟,或在树对面的石凳上静静地坐会儿。

夜晚的合欢花在暮色中多了几分安详。这时合欢叶果真乖乖地合起羽叶,似劳累一天,安心睡去。可花儿却仍兀自立于枝头。我有些生气了,怎能不理会花儿却自顾自地睡去?我摘下一片叶子,细细长长的小叶闭着,两边的羽叶睡得正酣。我试图用手展开它们,可我发现,无论我使多大的劲,合欢叶仍旧是闭合的,外力对它似乎没有影响,让我诧异的同时也感慨万分。大自然的恩泽让芸芸众生雨露均沾。每个物种,每个生命,都有它独自的生存轨迹和成长路线,不必催,不必急,不必扰。而我们人类总是装成强大的样子,去支配这个社会,支配着他人,欲用自己的力量去翘动地球。昏昏中的我们似乎忘记了:苍穹之下,一个人与一只蚂蚁、一条河流、一棵树,没有什么区别。万物在自然中,皆平等,和谐。

合欢影里空惆怅。我驻足良久。女儿催促我:走吧,再美的花终是要凋谢的。女儿尚小,无心停留,成堆的作业等着她去完成,新买来的书籍还未读完。合欢树下女儿的背影寂寥而充满心事。而广场上人们摇曳的裙摆抖落白日的疲乏与劳累。是啊,有人选择热闹飞扬,有人选择静谧安详。

立于合欢树下,感受它的呼吸。观入眠的叶子,赏微缩的花团。我想每一丛花都有它独自的花魂。花儿的盛开,世人看见美;花儿的凋谢,树懂得疼。而花开花谢,正是花儿的生命轮回。唯有树静静地扎根于土地,从树根吸取养分,枝繁叶茂,葳蕤蓬勃,等待花开,目送花去,一生从容。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