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的绿酒
春日的灵动,是剪不断的雨帘。春风荡漾,春雨飘忽在天地之间,精灵一般滋生百谷。耕耘百谷之人,斜风细雨披蓑戴笠归来之后,便舀上几碗米酒配齐春色。

“春日宴,绿酒一杯歌一遍。”五代词人冯延巳的词情感丰沛,寓意美好。描述女子借着美酒祈愿自己和爱人的美好未来。殊不知这绿酒并非新奇之物,乃乡下之米酒。土法酿制的米酒刚出缸还未滤清时,酒面浮起酒渣,色微绿,故称“绿酒”。

春日的灵动,是剪不断的雨帘。春风荡漾,春雨飘忽在天地之间,精灵一般滋生百谷。耕耘百谷之人,斜风细雨披蓑戴笠归来之后,便舀上几碗米酒配齐春色。米酒在雨丝中,在农人的八仙桌上挥发一股股带劲的情丝。“绿酒多情似故人”,一念起,忆及母亲酿的米酒。

大山里出生的母亲未进过校门,大字不识一个,是典型的农村妇女。母亲干得一手细致活儿,记忆中印象最深的就是酿得一手好酒。这些米酒,是深山里的客家人,逢年过节前,必做的选择题。深山里的人家,辛勤耕耘,然不济于人远地偏,总是不如城里人家经济宽裕。在新年时,未必家家户户备有大鱼大肉招待客人。深山里的人家,倒是都能家家端上一壶米酒,为新年增添几分酒香味儿。

母亲总在过年前一两个月着手酿酒之事。秋去冬来时最合适,酿的酒也更适合存放至新年饮用。母亲打扫出一间暖和的房间,择些干净利索的稻秆层层铺垫,稻秆里头放置一个大缸。再选些上好的糯米,淘净,装于大木甑,上锅。灶膛塞满柴火,明晃晃的火舌燃上几个小时。慢慢儿地,糯米的香味不经意间从大木甑的缝隙钻出,飘散开来。整个灶膛,甚至门前屋后都弥漫着糯米的清香。闻香而来的左邻右舍们,嚷嚷道:莲妹子,你家选用的什么糯米嘞,这么香。而此时,母亲总是袖管往上撸了又撸,笑意吟吟地吆喝道:香吗?来,掐团糯米饭尝尝。彼时,也是我们姐妹几个最雀跃的时候。味蕾早就被糯米的清香激活,急不可耐地掐起一团糯米饭,跳着步子,糯米团从左手腾至右手,再从右手腾至左手,团子仍是粘在手上,从未掉落。嘴里喊着“烫”,心里却早已是清歌扬起,然后欢愉地躲在柴垛旁享受这人间美味。

糯米起锅后,需淋上大量的冷水。待冷却,母亲麻利地把酒曲倒入,不停地搅拌,好让酒曲均匀地散于其中。一切妥当后,母亲把木甑里的糯米倒腾至房间的缸内。如果天气寒冷,还得给大缸裹层厚厚的棉袄,在这种保温环境中,酒酿才来酿快些。初冬时节,万物寂静萧条,而这小小的“暖房”中,却时不时响起“扑噜扑噜”的小声响,糯米发酵了,似经年的鱼池中,有小鱼儿懒懒地出来冒个泡,不同的是,这泡泡的味道却是淡淡的甜酒香味儿。

从打扫房间到选上等糯米再到入缸暖缸,这一连串动作,都是母亲一个人完成。偶尔,我帮着往肚膛里添过几块柴火。更多时候,静静地看着母亲忙前忙后。

接下来就是等待。

等待的过程是漫长的,有移兰入暖房,一日看三回的急迫,更有,早日面圣,揭开面纱,取得真经的美好憧憬。这期间,姐妹几个有事没事总爱在房间里瞎晃悠,哪怕是看看那堆稻秆,似乎嘴上的馋便解了几分去了。

终于,十天半个月过去,可以尝尝鲜了。第一个撩开它面纱的人总是母亲。

她虔诚地小心翼翼地蹲下,卷起袖管,轻轻地揭开酒缸盖子,她把粗糙的右手伸进缸内,撮一把酒糟,送入嘴中吧唧作响。此时围在她身边的姐妹几个,异口同声地问:甜吗?母亲不带表情地咀嚼半天,在我们急迫的追问中,她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道:甜。尔后,姐妹四个你争我抢,上演热闹的四女嗜酒图。

母亲如今居于县城,母亲不酿酒已很多年了。居于县城的母亲是孤独的。山区成了回不去的故乡,老屋成了到不了的远方。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