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得见的美好
打开许冬林的新书《养一缸菱,养一缸荷》,我便与一扇芭蕉,一树海棠相遇。芭蕉“婆娑摇曳……

     

许冬林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9年8月出版  

打开许冬林的新书《养一缸菱,养一缸荷》,我便与一扇芭蕉,一树海棠相遇。芭蕉“婆娑摇曳……像一个深怀古意的女子,安然地活在市井烟火里。”“海棠一开,江南就明亮,就娇媚了……”真的是好奇怪啊,在一个个方块字中,平日熟视无睹的植物们笑意盈盈地跟随着来了。

在我上下班的路上,有海棠四季可见,在楼下的小区里,就有许多棵芭蕉树。此时,窗外有淅沥小雨,又是几滴打在芭蕉叶上呢?“啪”,“啪”,不知是雨在倾诉,还是叶在欢唱。明早,我一定会因了许老师的文字,跑去看一眼雨后的芭蕉,是不是真的绿意生凉。这样想着,不由得笑了,放下书,安然地睡去。

这本散文集,一如既往的短小隽永,清新温润。我也算是许老师资深的读者了,基本是她写了多少年,我就追着读了多少年。在她的文字里,能听闻到市井的呢喃,能看到路边的花草,而这些,都是身边的寻常之物。平时,我等之人只顾埋头往前冲,眼中可见皆是凡俗之物,及至内心便也荒芜得多。而文人们,多拥有敏感细腻的情感、善于发现的眼睛,再加上他们清新的笔触,将自然中的一切,慢慢地移植到纸上,赋予了悲喜的境界,有缘的读者,读着读着便能间接地打开了眼界。眼界高远了,心胸便也宽阔的多,继而会重新审视这个世界———原来这个尘世间,其实掩藏着那般的美好。

这本书中,许老师结合一些古诗词,通过自己晶莹剔透般的悟性,描写了巷陌植物的市井美学,即体现了许老师的文学功底,又能让读者从另一个窗户看见植物千百年来的雅致。海棠、桃花、杏花与荷,白杨、梧桐、芦苇与竹,总在我们的目力所及之处,甚至,昨日刚与绿意相逢,今天又在花香中穿行。植物不语,只道寻常,但在文人的眼中,笔下,却又超脱于自然,在精神层面再一次摇曳生姿。依着文字的指引,我们再抬眼看看周遭,那些不负四季的花草们,从古诗文中一路逶迤而至,一朝一夕努力地轮回,哪怕一朵旧庭院中的枙子花,“只以一种温婉清美的姿态,将一种小格局的生活撑得格外饱满,同时撑得别具情味。”

汪曾祺说:“一定要爱着点什么,恰似草木对光阴的钟情。”这种钟情在岁月中葳蕤,在时光里绽放,能记录下来的只有文字。远处难及,高处不易,不如收回目光,在近旁与熟悉的植物低语,只要赋予了心意,它们便是你一世的情人,听你倾诉,懂你情义。草木钟情光阴,许老师钟情于草木,这些年来,能在一个领域内写到极致也是锦上添花了。

我与许老师有一面之缘,她是真正的人如其文——浅笑低语,优雅娴静。她说谁的生活都不是从从容容,人活在世间都是孤独的,当她有烦恼时便喜欢外出旅游,看看那些寂然生长的植物。有一年赴疆,胡杨林给她很大的震撼,为了抵抗干旱,胡杨林刚长幼苗就向下扎根吸取水份,甚至可达十多米。世人所见的风光,或许是胡杨林上千年的厚积。“植物如此,人是否也该多一些深思?”许老师娓娓道来时,坐中的我在想,或许正是懂得与植物间的顾盼,才能潜心沉淀,才会心生静气,继而才有一颗温婉自若的欢喜心。

这本书拿来的早,读完却很迟,每个晚上只舍得读上一两篇,唯有这样,纸上相遇的美好便能慢慢地延长……

《养一缸菱,养一缸荷》看得见的美好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