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拉那支教记
今年春节,我在万安县罗塘中学,收到一份漂洋过海而来的异国快递,拆开一看,里面是一条阿尔巴尼亚手工制作的幸运手链和一套民族服装,还有一封信。

     

作者与孔子学院学生在一起

     

     

支教时光  

■魏艳平文/图

今年春节,我在万安县罗塘中学,收到一份漂洋过海而来的异国快递,拆开一看,里面是一条阿尔巴尼亚手工制作的幸运手链和一套民族服装,还有一封信。展开信件,几行略显稚嫩却规整的字迹映入眼帘:“老师,你好吗?好久不见,我们很想念你……”,最后落款是玛莎。拿着这份特殊快递,我心里满是感动,不由自主又想起了几年前在阿尔巴尼亚首都地拉那支教的时光。

相识,世间最美的遇见

2012年底,中国孔子学院选拔公派出国汉语教师的消息飞入城市与乡间,触动了一名乡村英语教师驿动的心。怀揣着对诗与远方的憧憬,我毅然报名。经过近一年时间的努力,幸运地通过了审核、考试、选拔、培训、签证等重重关卡。2013年9月,28岁的我终于登上越洋远行的飞机,开始为期两年的阿尔巴尼亚支教生活。

阿尔巴尼亚位于东南欧巴尔干半岛西岸,与希腊、黑山、马其顿接壤,隔地中海与意大利相望,是一个美丽的小国。孔子学院设在首都地拉那。走进清新的校园,一群金发碧眼的孩子笑意盈盈地向我挥手致意,天使一般。在讲台站了十来年,突然从中国来到阿尔巴尼亚,从说汉语的英语教师到说英文的汉语教师,从黄皮肤的孩子到蓝眼睛的学生,面对全新的环境,我仿佛走进了另一个春天。

我的教学对象范围很广,从小学生至高中生。孔子课堂最先设在地拉那三七小学。第一次以孔子学院公派出国汉语教师的身份授课,肩上的责任与使命感倍增。虽然在国内也算是身经百战,可想着就要站上地拉那孔子学院的讲台,心里还是忐忑不安。为了上好第一课,课前我特意从使馆借来相关资料,认真了解阿尔巴尼亚的历史文化,熟悉他们的语言习惯,把Mirёdita(你好)等一些常用语牢记于心。参加我第一堂课的是五年级学生。孩子们身穿整齐的校服,双手齐刷刷置于桌上,目光惊奇地扫视我。迎着孩子们的热切目光,我们开始了孔子学院第一课。尽管我心里装满了笑容,但明显感觉脸部的肌肉有些许僵硬。

“Mirёdita”。我打破沉默。这一声问候,果然为我带来福音。孩子们清脆欢快地大声回我“Mirёdita”。小家伙们脸上绽开的笑容,顷刻拉近了彼此心与心之间的距离。

我播放了一组简单易懂的中国宣传片。美食,美景,人物,语言,靓丽的画面,独特的中华文化和民俗风情冲击着孩子们的视觉,引发了他们浓厚的学习兴趣和好奇心。

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和国际交往的日益广泛,世界各国对汉语学习的需求急剧增长。全球已有154个国家建立了550所“孔子学院”。地拉那大学与北京外国语学院对接,在2013年秋成立了地拉那孔子学院。阿国教育部当时指定了两所公立中小学开设孔子课堂。这些孩子是第一批幸运儿。

初学汉语,四声是个坎儿。听西方人说中文,总觉得他们嘴里吐出的每个词都是一个声调--“洋声洋调”。他们语调虽不标准,却似黄莺歌唱,动听婉转。“你好,你好吗?我很好”孩子们与同伴一起练习着,一脸惊喜和兴奋,像是开启一场独特的冒险。

学写汉字,孩子们遇到挑战了,简直是张圆了嘴巴爬天梯。班长玛莎问:“这些是什么?为什么汉语有拼音还有这些神奇的东西?”黑板上的方块字对他们来说简直是不速之客,是一幅幅形态相似却又风格迥异的画。横竖撇捺折,就是斧子、扳手和螺丝刀。他们用笔把横竖撇捺折临摹在纸上,然后搬上各个笔画,去凑成一个个属于自己想象中的独特世界。说是写字,倒不如说是“画”字。孩子们小心翼翼地画着各种或内敛或张扬或灵动或稳重的画儿。真是困难中带着惊险,安德鲁的斧子劈向了马,萨比的扳手锤向了头,安吉拉的螺丝找不着刀了。好一场手忙脚乱的书写课。看看他们画出的字,让人忍俊不禁,但他们那认真倔强的模样却呆萌中透着纯真。

几天下来,他们对我这位来自远洋异乡的“中国姐姐”表现出浓烈的热情和友好。见面不再是握手,而是拥抱亲吻。我无法拒绝这份可爱和真诚,总是以同样的方式,张开热情的双臂迎接他们。黄皮肤和白皮肤的感情一路升温,中西方文化以特有的方式慢慢融合。我笃信:这些纯真的孩子,是我世间最美的遇见。

交流,中国文化彰显魅力

为了让她们更了解中华文化,我邀请玛莎和另外两个女生到家里做客。饮食是一种深得人心的文化。略带“婴儿肥”的玛莎是汉语班的班长,她浓眉碧眼,高挑鼻梁,胸前打着两把粗粗的辫子,一眼看去仿佛从“哈利波特”电影里走出的姑娘。如此殊荣,把她们高兴坏了。我亲自下厨,炒了几个家常菜。一切妥当后,招呼她们坐下。这几个孩子,惊讶中透着惊喜。惊讶的是她们的汉语老师居然这么厉害,唰唰唰几下一桌美味出来了;惊喜的是,能品尝到老师亲手做的最正版的中国美食。

面对满满一桌中国菜,孩子们舌头舔着嘴唇,眼睛里充满了渴望。可她们仍旧妥妥地坐着,面面相觑。显然,她们是被眼前的筷子难住了。“瞧我的”我示范后并鼓励她们试试。玛莎小心翼翼地拿起筷子,木筷上镶着彩绘,“这看起来真漂亮,”她边说边把筷子插入头发,还俏皮地问我是否好看。这出乎意料的筷子用法着实惊着我了。不过,这筷子制造精美,做头饰倒是有一种独特的美。经过我再三鼓励,玛莎终于第一个勇敢地拿起筷子。她把筷子举得老高,如撑起两竹竿,但盘里的菜不听使唤,怎么也挑不起。捣鼓了一阵,无奈之下玛莎只好用手帮忙,再不成,干脆只用一根筷子去挑,即便这样也无济于事。倒腾了好半天,玛莎急得额头冒汗,放下筷子无助地看着我说“Vivian(薇薇安),太难了”。我只好从橱柜里找出刀叉分给她们。土豆烧肉成了热点菜,水煮鱼片又麻又辣,几个小家伙味蕾大开。一边喝水一边不停嘴,吃得一片狼藉又欢声笑语。对孩子来说,这真是一次难忘的聚餐。放下刀叉,玛莎擦完嘴巴问“Vivian,中国食物都这么美味吗?”我告诉她们,在我的家乡,人们会做各种美味的特产,尤其是逢年过节,美食从不缺席。小姑娘们眼里充满了渴望。对她们来说,这是另一个世界,另一番天地。美食俘获人心,一顿温馨美好的聚餐,让孩子们与我愈加亲近起来。往后的汉语课上,玛莎和同学们听得更认真,更专注。

随着对中国文化的了解,孩子们对我的要求越来越多,好几次竟然要我教他们“ChineseKungfu”(中国功夫)。在他们眼里,我神通广大,几乎无所不能。一提到中国功夫,课堂一下就沸腾了。有人说要学Brucelee(李小龙),有人喊着要学JackieChan(成龙),闹哄哄炸开了锅。好在出国前的培训中开设过太极课,我没有被这群孩子难倒。一个风和日丽的春日,我们相约操场。我扎起马尾,穿一身白色棉质太极服。微风吹来,衣衫飘飘,气宇非凡。这身经典中国风装扮一下就吸引了他们的眼球。在悠扬的音乐声中,我把二十四式太极演绎了一遍。收势后,周围响起一片喝彩声,除了汉语班的孩子,连其他班体育课上的学生都围了过来,大声鼓掌。

太极拳看似简单,学起来却不是那么回事。孩子们挺身起势,左脚开立,双臂前举,屈膝按掌,一招一式如脱节的玩具金刚,样子生硬又诙谐,看了让人捧腹不禁。安德鲁性格倔强,一副不到长城非好汉的神情。他分腿动作用力,双手抱球的动作却很僵硬,若真有球,怕早已落地。小伙子不管不顾,继续屈膝按掌,出腿,左右野马分鬃。我似乎看到了一只认真练习的功夫熊猫。再看看其他同学,一排排东倒西歪,似夸父追日,似猴子捞月。一番操作下来,孩子们捧腹大笑。这就是孔子课堂,除了传授中华语言,还有各种形式的东方文化。让孩子们感受东方文化的魅力以及交流的乐趣。

慢慢地,在我踏入校园时,能听见周围越来越多的人用中文问候“你好”,也越来越多的家长在接送孩子遇见我时,面带笑容摇着头对我说“Mirё”(你好)。在阿国,摇头是认可,点头不算摇头算,这也算是阿国文化独特之处了。

携手,让梦想插上翅膀

汉语在阿尔巴尼亚被更多人所知,课堂的影响力慢慢扩散。阿国教育部把孔子课堂列入更长远的计划,从小学至高中再到大学,孔子课堂一路衔接。我的孔子课堂也从之前两所学校拓展到四所学校。

“塔法依”是地拉那西部郊区的一所中学。2014年9月,我第一次前往学校,校长告诉我说,有太多学生报名孔子课堂,没办法,他们只能选拔优秀学生参加孔子课堂。最终开设了一个初中班和一个高中班。推开高中班孔子课堂,我震惊了,满满一教室的学生,黑压压一片,个个面带虔诚的笑容等待着我。

这群学生当中,赫比是独特的一个。性格不算外向,但他积极、认真。一天下课后,我正准备离开,赫比过来,邀请我一起喝咖啡。我惊讶地发现,这个来自都拉斯穷苦人家出生的孩子居然在汉语课之前在网上自学汉语。一些简单的问候语不在话下。赫比对中国的向往源自于李小龙、成龙,源自于对中国武术的热爱。我很震撼,没想到小男孩看似文弱的外表下竟然藏了一颗武侠雄心。他告诉我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去中国看看,去万里长城领略中国的雄伟,去故宫感受中国丰厚悠久的历史,还想见见成龙这位充满传奇色彩的“ChineseKungfuMan”(中国功夫英雄)。说到这些,赫比目光灵动有神,闪动着异样的光彩。不曾想,在地拉那郊区这块贫瘠之地,竟驻着一颗向往东方侠义的灵魂,我没有理由不帮他。

或许在雨后,或许在黄昏,学校门口的咖啡店,留下我和赫比的身影。从课本知识延伸到生活话题,从阿语的弹音到汉语的翘舌音、前后鼻音的区别,从“不好意思”的各种意思讨论到“学而时习之”的精神领会,从阿国人的“慢生活”到中国人“从不停歇的脚步”,从今天到明天,从梦想到现实。赫比孜孜不倦,洒下汗水。终于在2015年3月,也就是我两年任期内的最后一个学期,赫比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孔子学院奖学金交流项目,被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录取。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是国家“211工程”建设高校,是中国政府奖学金来华留学生接收院校。赫比,是第一个阿尔巴尼亚交流到中国的学生。出发前夕,中国驻阿国大使馆、阿国教育部以及孔子学院为他举行了践行仪式。那一刻,这名腼腆的男孩激动地落下泪来。

孔子学院的魅力在阿国不断释放,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对汉语感兴趣,在当地兴起了一片汉语热。在一浪高过一浪的呼声中,孔子学院社会班开课了。商人、银行职员、公务员以及其他各行业的人纷纷走进课堂。这些成年在职学生当中,米拉是笑得最灿烂的一个。

米拉是名全职妈妈,女儿才刚满一岁。除了天生一副阿国标配美女身材,她眼神坚毅,还有着超乎常人的自信。社会班开课以来,她总是来的最早,走的最晚的一个。她与我们每一位孔子学院老师都熟悉,我们孔子学院每一位老师都愿意为她开小灶,单独辅导。除了被这份执着和勤奋打动,还因为她心里装着一个伟大的梦想:她想成为本土汉语教师。

随着中国的崛起,汉语在世界各地得到越来越多的推广和普及。许多发达国家孔子学院不仅有来自中国的汉语教师,也培养了当地的专业汉语教师。一些国家已经把汉语列入当地中小学校的正式必修课和大学课程的选修课。毋庸置疑,在阿尔巴尼亚,本土汉语教师将成为热门岗位。

米拉的梦想将乘着孔子学院的东风,在阿尔巴尼亚开花结果,这是何其有意义的梦想。不仅是米拉个人的梦想,也是我们孔子学院人的梦想。为了共同的梦,我们跨越国界,携手努力。

再见,我在中国等你

美好而充实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转眼时间就来到了2015年7月。我经历阿尔巴尼亚文化的洗礼,见证了学生的成长,离别的钟声也已然敲响。使馆恳切地希望我留任,因为我是这批学生们的第一任汉语老师,阿国孔子课堂的开创者之一。使馆希望我能继续带领这些学生快乐地学汉语。一连几个晚上,我彻夜难眠。出于多方面原因的考虑,我还是决定离任回国。当学生们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很多人哽咽了。不舍,岂是只有他们?

难忘中央电视台记录片组来阿国拍摄中阿友好关系纪录片,专程来到三七学校,采访这些学汉语的孩子们。孩子们在镜头前,用汉语问候东方古国的朋友们,并热情地歌唱茉莉花等歌曲。难忘那年元旦,塔法依学校的孩子们在大使馆里又唱又跳,把中国当时流行舞蹈“小苹果”带入使馆,演绎着阿版“小苹果”,受到了使馆里各国来宾的高度赞扬。

难忘十岁的安吉拉送我肖像画,十一岁的艾伦邀请我过“夏节”,十五岁的赫比为我唱生日歌,十六岁的博格给我写信,二十六岁的米拉与我诉说梦想,五十六岁的布尼尔拉着我回忆往事。无数个熟悉又陌生的笑脸对我说:你好。这许多的笑脸如满天繁星,温暖我心。

我在公寓收拾行李,突然有人敲门,打开一看,是班长玛莎。她扑闪着大大的眼睛,望着我问:“你真的要走了吗?我很舍不得你。”她噙着泪花几度哽咽:“你会不会忘了我们?”说完,她拿出一条粉色的围巾,说是她妈妈特意为我手工织的,希望我把这份温暖带回中国。她又从书包里拿出两张照片,一张是我与她在学校门口的合影,另一张是我和她们全班同学在克鲁亚郊游的合影。接过东西的那一刻,我的眼泪再也止不住。物件那么轻,又那么重。眼前的小姑娘怔怔望着我,叮嘱我,不要忘了她们,要常在facebook(脸书)上与她们联系。临了,她笑着说:“将来也许有一天,我会来中国,到时我要来找你。”我轻轻地拥抱她,告诉她:“中国欢迎你,我在中国等你!”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