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吉记
朋友的车载着我,从县城出来,要过枚江,看见车子两边大片的田野里开着金黄金黄的油菜花。朋友不由得感慨,往年的这个时候,田野里全都是游春的人。

朋友的车载着我,从县城出来,要过枚江,看见车子两边大片的田野里开着金黄金黄的油菜花。朋友不由得感慨,往年的这个时候,田野里全都是游春的人。现在……

一声“唉”叹过后,一车人都变得沉重起来。

往年此时,正是春节假期里最好的日子,春阳高照,暖风习习,不管是踏春,还是登高,都是人们最好的选择。尤其是新建没几年的红塔,更是人们争相追捧的对象。都想过年有个好兆头,登红塔,来红运。

只可惜,一场疫情,让神州大地变得萧瑟。家家都紧关大门,守着电视和手机,吃了睡,睡了吃,“居家也是为国做贡献”。一些人病同胞之病,茶饭不思,看着一天天增长的数字,心力憔悴;更有一些人忧国之忧,驰援,捐献,呐喊,尽其所能。

腊月二十七,公司年会上,我们一个个饱含激情,对明年充满憧憬与希望。二十八一早,坐车回县城过年,车里,就有人在说,武汉的疫情很厉害。是时也不知消息真假,总觉得武汉离自己还很远,很远。

除夕,在四哥家过。四哥说,今年不要去人家拜年了。心一惊,问怎么了?四哥说,谁都不能够保证对方身上就没有病毒,还是各自不拜年不打扰,各自安生好。想一想,也有道理。在病灾来到的时候,做好自己,就是对他人对国家最好的尊重,不添乱,不添堵。

大年初一晚上,我一个人走在空荡荡的大街上。心想,以前还老是觉得,过年没有了鞭炮的响声,没有了焰火的多彩,一个年,少了多少年味。现在,偌大一条街,只有我一个人的身影,才发现,没有鞭炮,没有焰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整座县城,人们的心被掏空了:情牵武汉,不知道这可恶的病毒,在未知的黑暗中还会肆虐多久。

初二、初三、初四,一直到初九、初十,日子在重复,时间在重叠,不重复的是手机上的各种消息,让你不知哪个是真,哪个是假。有些消息,除了给人增加困惑难受之外,还真的看不出有什么别的效果。少数村镇拉出的横幅,其言语之凛冽粗粝,更是让人有一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隔离、隔离!今天的隔离是为了明天的重聚。我们人类无论哪一次与洪水猛兽,妖魔邪怪,病毒恶鬼作斗争,都能够笑到最后。

2月4日,立春。我在微信群里发了一句话:“没有一个冬天不会过去,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到!”我知道,我的春天要到了,我要回到工作岗位去。

打电话问汽车站有车往吉安吗?没有!问的士司机,有拼车吗?没有!

看见朋友的微信群里,有一位“渭萍”在说要送姐姐回吉安上班。我试探一句:“有人送,真好。”

渭萍马上相问:“刘作家,你回吉安吗?”“如果坐得下,我就回。”

“坐得下,明天我来接你。”

遂川很小,绕个圈,回一句话,就有人帮忙,我忽然间觉得心里满满的全是春天的暖意。一见面,同她一聊起来,还真的是遂川太小,三句话就能够聊出一个亲戚。我的一些亲朋好友,也是她的亲朋好友。

车子从碧州收费站进高速路,没有人拦,畅通无阻,一路都是暖阳,一路都是闲话。到了吉安南收费站出站,有交警和医务人员量体温,一量全都合格,挥手放行。

回到庐陵老街,老街上同样没有几个人行走。一抬头,却看到楼上的三角梅正在吐出新蕊,经过了一冬的爬山虎,有了新绿,特别是那些年前才种的月季,红彤彤的花儿正在枝头上摇晃。

父亲曾经说,人生最跌苦(方言:吃苦之意)的是嘴巴。想想也是,中午的时候,我在家里大鱼大肉的吃着,回到老街,又要吃公司的粗茶淡饭了。好在,我接受人生的丰盈,也接受人生的寡薄。至于生死,我更认为老天爷早就安排好了一个人的一切,生死,只不过是其中的一部分,笑着迎接就是。

来到后河边上,看见春光大好,随手拍几张照片,忽然间一行白鹭掠过头顶,拿出手机想拍,却有一群野鸭在湖里奋力游呀游地闯入镜头,不由得一边拍,一边大声朗诵: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哪知道,一群正在钓鱼的人,听着我有些蹩脚的普通话,大笑起来。

笑什么,可不是春光正好!再难的日子,生活总要继续。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