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条大路直到家
虽非远在天涯,终究还是做了游子。临近过年,总会收到邀请:回家。

虽非远在天涯,终究还是做了游子。临近过年,总会收到邀请:回家。

祖国日新月异,交通四通八达。从临安市到吉安,高速直抵家门口。风景从车窗外闪过,前进一里,便是离家近了一里,“心似百花开未得,年年争发被春催”,是团聚的期盼,春风的吹拂,让心花怒放在“悠悠天宇旷,切切故乡情”的诗意氛围中。

扳指一算,来到浙江工作已经二十五年。昔在浙东台州谋生,回趟家山路崎岖,辗转劳顿。坐在后窗洞开的大巴里,寒风嗖嗖梳骨,那时就一个奢望:有条大道直到家,便是人间最大福。后到杭州求学,沿着浙赣线挤火车回家,有条大道直到家的愿望是实现了,但在满是异味的车厢里,又生新愿望:要是有个舒适点的座位该多好!今在浙西临安教书,有了自驾车,轻松地顺着大路直到家。车上陪着家人说说家常,感慨古人“年年为客遍天涯,梦迟归路赊”的惆怅,对比产生幸福,幸福即如山泉汩汩而出。

服务区车如海洋,人如潮涌。不同省份车牌号一溜烟排着,从车里走出来的人几乎操着同样的乡音。第一件事,便是拨通了家里的电话:“爸,刚才开车,现在到军山湖服务区了。再过四五个小时,就可以到家了。您放心,顺利平安!”“宝宝,妈刚才开车。妈带了好多吃的,很快就要到家了。别哭哈……”喊着“宝宝”的年轻妈妈眼里噙着泪水,这是人性美好深处涌出的甘泉,立在风中的她,尽管头发凌乱,却显出别样的美丽。

高速越修越多,回家的路越来越近。离开军山湖服务区,便知明年不必再经过这里,而是从万年便可抄近路到抚州。心中有些不舍,军山湖浩渺辽阔,走在桥上有如经行舟山跨海大桥。路迢迢,水长长,我不禁想起韩磊用雄浑的声音唱出的《走四方》。常把人生比作路,这东西南北万里程啊,不过是半径长短不同,圆心却只有一点:家。

到了抚吉路,家的感觉更近一层。抚州与吉安,一个有梦有戏,一个文章节义,这是一条令人心潮澎湃的文化之路。走在这条路上,脑海中浮现出王安石、曾巩、汤显祖、欧阳修杨万里文天祥……当年穷乡僻壤之地,他们是如何以梦为马,逢山开路,遇水搭桥,走出自己的新天地呢?对于伟大人物而言,没有哪条路是笔直的。既然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命运必然会给他们“山重水复疑无路”的困惑,好让他们备加珍惜“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幸运与欣喜。风尘羁旅,家外打拼让人身心憔悴。游子归家,回到初心,调整再出发,这本乎人性的选择,往往成为诗意的歌唱。此刻,我想起了王安石的诗句:“五年羁旅倦风埃,旧里依然似梦回。猿鸟不须怀怅望,溪山应亦笑归来。”

怀想间,车出吉安东,拐个弯,便到家了!家人笑盈盈地等在路边,暖暖地喊一声,相互招呼着,熟悉中多了几份羞涩的客气。这气氛竟然感染了在旁边晒太阳的水牛,它仰起头,欢快地“哞”了一嗓子。“我母本强健”,可现在满头银发,眼花步迟,我还没来得及说心疼的话,母亲便用满含怜悯的目光望着我,说瘦了,老了,教点书怎么操这么大的心?我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刹那间,我油然想起的是蒋士铨《岁暮到家》中的诗句:“见面怜清瘦,呼儿问苦辛。低徊愧人子,不敢叹风尘!”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