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山的林长
白云山,延绵起伏在吉安市赣江以东。这个毛泽东笔下“白云山上云欲立”“横扫千军如卷席”的决胜之地,如今已是层林叠翠,万木葱茏。

     

青原区白云山水库

     

护林员刘爱洋  

■徐明

白云山,延绵起伏在吉安市赣江以东。这个毛泽东笔下“白云山上云欲立”“横扫千军如卷席”的决胜之地,如今已是层林叠翠,万木葱茏。

这个秋冬,江南少雨。白云山已经两个多月没有下过一场透雨,路旁的芦苇和灌木不少已经枯黄,一点火星就可能引发一场山火。林区莽莽30万亩林海,其中有3万亩国家级公益林,6万亩列入保护工程项目的天然林,护林防火形势十分严峻。

此行按市级总林长令要求,赴林区督察了解防火护林情况。

沿着盘山公路,经过几个坳口,便来到高山平湖———白云山水库。库湾内,一个穿橙黄色防火服的身影正开着船在巡山。走近才知道,他叫刘爱洋,今年62岁,是青原区白云山林场的兼职护林员。

老刘守护的山场叫若龙坑,四千多亩林地分布在水库沿岸的弯弯绕绕之中。这片山林临水近路,白天人来车往,夜晚也常有垂钓者留在林区,给森林防火带来了不少隐患。

今天恰逢周末,水库沿岸垂钓的人不少。老刘一遍一遍地对着沿岸喊话,“不要野外用火,不要偷伐林木”,浓重的客家口音在山谷留下阵阵回声。

老刘巡山既要爬山又要涉水。路边巡山骑摩托,水边巡山开小船,巡山的水陆交通工具都是自家配备的。他特意在自己的摩托车上加装了闪烁的警示灯,盘山路上警示灯一闪,大家就知道:老刘巡山来了。

每次开船巡山,老刘凭岸边的脚印就能判断是否有人进山。发现新鲜脚印,他便上岸去看个究竟。遇到采挖草药野果的,叮嘱他们不能吸烟不能点火;遇到野外用火或盗伐木材的,不论生人熟人,先用手机拍照取证,第一时间发给场部。有些盗伐者,还没等老刘走近,便已逃之夭夭。

在一个库湾老刘停船上岸。他扒开灌木,指着一棵被剥了部分树皮的杉木说,少数盗伐者先把树皮剥下,待树死后再偷偷运下山,这种蚂蚁搬家式的偷伐,既减轻了木材水分,又试图逃避法律制裁。那天盗伐者刚动手,老刘就出现在眼前,这棵大树逃过了一劫。

名义上老刘护林是兼职的,每个月到林场领400元补贴,实际上他每周都有四五次在这片山林巡查。这一段时间防火形势严峻,他每天都要进山巡查,往返一趟开船就要一个多小时。有人说,你领这点补贴,连开船的油钱都不够。老刘笑答:习惯了,隔天不进山心里就不踏实。兼职变成了自已的本职,山里山外都称他为“林长”。

老刘很看重“林长”这个称谓,他说一辈子没见过海,当年父亲却给他取了个“爱洋”的名字,我把这个“洋”理解为森林的海洋,这辈子就好好守护这片林木吧!

老刘也很看重身上这套防火服,他说一穿上别人就知道他是护林员,不是一般上山的群众,面对野外用火和盗伐行为,说起话来就硬气。

他接管这片山林后,保持了无火灾、无重大偷盗记录。林木在湖光山色映衬下,显得格外葱郁,刘爱洋的笑容也显得格外舒坦。

离开若龙坑,来到白云山林区的青原区东固畬族乡江口村。凑巧的是,村护林员叫钟碧海,我不知道他是否像刘爱洋一样富有寓意,但名如其人,言语间感受到他对这片碧绿林海的钟爱之情。他和村里另两名护林员每天要走十几里山路分头巡山,回到村里还要敲锣提醒各家各户注意火烛。钟碧海说,山火无情,山村相连,保护好森林就是保护好自己的家园。

在白云山林区的村村落落,最醒目的是护林防火的警示牌和林长制公示栏。乡党委书记施云告诉我,国家推行林长制以来,乡里将林长的责任落实在山头。全乡15名乡级林长,71名村级林长,还有近百名护林员分布在各个山头,他们是护林一线名副其实的林长。

走在白云山林区,到处都有护林员的身影。他们有的摩托车上挂着播放防火提示的喇叭,有的拿一面铜锣边敲边喊注意防火,有的守住路口防止带火上山。这些一线林长,为这片林海织就了绿色的防护网。

白云山,当年见证过红色传奇的这片山林,如今又见证绿色护卫者的默默付出。让我们致意这一串名字:刘爱洋、钟碧海、刘层庚、胡文杰、梁小庆、蓝万信、雷宗彬……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