酬赠
鲁迅先生文名之外,还是书法高手,对友人多有诗幅相赠。日本侵华时,日本友人西村真琴在上海闸北的三义里废墟中发现一只受伤的鸽子,便带回日本饲养,他期望以后......

先来看两则艺坛真人真事:

大学者黄侃曾立誓“不满五十不著书”。黄侃五十寿诞那天,老师章太炎送给了他一副对联:“韦编三绝今知命,黄绢初裁好著书。”意味期待弟子的著作。有人指出联中的“黄绝命”三字大为不祥。半年后,黄侃与子弟等至鸡鸣寺赏菊吃蟹,饮酒过量,胃血管破裂吐血而亡。

广东学者、书法家刘斯奋结婚时,陈永正等人作画赋诗以贺,云:“芳渚归来宿雨收,藤花淡淡似清眸。从今便觉春寒了,笑说人间有白头。”取“白头到老”意。后长子刘一行生,刘斯奋大惊,通体肤发俱白,即所谓“白化病”是也。念及“笑说人间有白头”,刘斯奋遂生一语成谶之悲。刘斯奋拿出陈永正诸子所作画,把白头翁(一种鸟)头顶改成红色。及至次子生,果然不再白头。刘一行后来成家立室,且所生子,无遗其疾。刘斯奋深以为慰。2012年,刘斯奋拿出当年画作,饱蘸白粉,挥运间,“红头翁”复为“白头翁”。

闻此奇事,诸君是否不禁嗟叹?

写到此,不由地想到近代著名书法篆刻家邓散木,解放前他有感于国民党统治黑暗,亦大有“粪土万户侯”之志,“粪”有扫除之义,故自号“粪翁”。向他求字者甚多,对同契之人不免有酬赠之时,但对方总会叮嘱他署款本名,盖“粪”字别义难登大雅之堂。

还曾听说一笑话:某领导好书法,后犯事落马,坊间笑传:“他办公室挂的字是‘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焉能不下?”

鲁迅先生文名之外,还是书法高手,对友人多有诗幅相赠。日本侵华时,日本友人西村真琴在上海闸北的三义里废墟中发现一只受伤的鸽子,便带回日本饲养,他期望以后孵成的小鸽子,作为中日友好的象征送回上海。可惜这只鸽子后来被黄鼠狼咬死,西村博士伤心之余为之立冢掩埋,又画了一只鸽子寄给鲁迅细说原委,鲁迅即作诗一首并书以回赠,诗的末联“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如今广为传诵。还有他书赠给瞿秋白的“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都是非常贴切的经典之作。

去年,友人欲迁新居,向我索字,我书林逋《山园小梅》一纸,因诗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为千古名句。友人来取时,面有难色,问能否写过一件,我道:“写得不好?“写得好,但两个字我觉得不喜气。”说时他指向“粉蝶如知合断魂”中“断魂”二字。我意会,当即择纸另书。又记得我办“挹此清芬”画展时,有人欲购其中一幅兰花,但对题款中“拈案头废纸写之”中的一个“废”字讳莫如深,最终还是请我依样重画一幅另题以全其愿。这又让我想起清代的王铎,笔墨债太多,有时不得不以临摹二王的书作应付人,但这些临作中,他都会把“病、死、痛、疾”诸类不吉的字故意略去,可谓用心良善。

字画本是雅物,赠人索请,于内容固当不可不慎。有文化的,自作个诗联,若再能嵌名应景,自然是皆大欢喜;退其次,抄录前人诗词佳句,但切记要详其大义,不然贬人于无形(我就见有人办公室挂“刻鹤图龙”的,此四字出于孙过庭《书谱》,其义是批评书者写字刻意描摹形态)。当然,如今更多的是书者不费脑子,受者亦无见识,故到处可见“上善若水”、“厚德载物”之类千篇一律的词汇,书房挂之,茶楼挂之,酒肆亦挂之;名家写之,凡夫写之,江湖人士更写之,如此一来,高雅反成庸俗了。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