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妈妈
老叶今年82岁,因为姓叶,自称老叶。老叶满头白发,精神矍铄,眼神不太好,但腿脚功夫厉害,喜欢旅游。

老叶今年82岁,因为姓叶,自称老叶。老叶满头白发,精神矍铄,眼神不太好,但腿脚功夫厉害,喜欢旅游。

老叶出生在一个兄弟姐妹众多的家庭,老叶的祖父有严重的重男轻女封建思想,三个姐姐生下来就送人了,老叶本来也是要送人的,在父母拼死保护下才没被送去别人家做童养媳。现在每每说起祖父,老叶眼中都透着愤怒。

解放前能读上书的女孩少之又少,老叶从小有书读得益于她的大哥,老叶五岁时父亲就去世了,长兄如父,家里的事都由大哥作主。大哥当兵时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每次写信回家都极力说服母亲让妹妹去上学,学费由他负担,家里有什么困难他来解决。就这样老叶在大哥的支持下断断续续读读了三年小学便升入初中,靠自己的勤奋努力读到大学毕业。

老叶思想开明在她这个年龄少有,我怀孕时正值计划生育抓得最严的时期,我妈怕我生女孩在婆家会受委屈,建议我去找个熟人照个B超。我把这事和老叶提了,她一听瞬间从沙发上蹦起,激动地说:“不可能,在我们家男孩女孩都一样,我坚决不同意你母亲的想法,你自己必须打消这种念头,不管生男孩女孩我都会一样疼你,这事我说了算”。我突然感觉她就是我妈,我亲妈。

国家全面放开二胎后,我跟老叶商量想要个二胎,她担心地说“你年龄不小了,现在生孩子就是高龄产妇,风险大,我和你爸也老了,没有精力再帮你带孩子,你们自己带多辛苦呀!经常熬夜对你身体也不好,还是算了吧,咱不冒这个险”,好一个善解人意的老太太。

老叶79岁时运气有点背,出去散步时被一疯子按地上揍了一顿,被好心人看见报警送医院救治。当我接到警察打来的电话时,正在家里做饭,急得扔下锅铲,鞋也忘穿就往医院跑,先生提着鞋追上来说:穿上鞋跑得更快。匆匆赶到医院时,看到老叶躺在急诊室病床上,我眼泪漱漱下落,医生说:“老太太,你女儿来看你了”,她睁开眼睛看了看我,松开紧锁的眉头说:“她不是我女儿”,医生紧张地问:“老太太你再仔细瞧瞧”她再说:“我认识她,是我儿媳妇”。我悬着的心落地了,万幸呀,老叶没摔傻。当时她被疯子从前胸一推,后脑勺直接着地摔在水泥上起了一个大大的包。医生检查脑震荡了需住院观察,我陪她住了一晚,第二天说啥也不肯住,硬说自己没事要出院。我知道她是心疼我,说我为了陪她耽误上班,晚上还睡不好。

老叶80岁那年,小姑子在婺源订了一幢民宿,邀请全家去旅游,我们一大家子十多人从四面八方齐聚婺源,共赏中国最美乡村油菜花。我们住的民宿是一幢百年老宅,名字叫“作述堂”。每天早上我和先生在厨房准备全家人的早餐,公公、婆婆在天井边细碎地聊着天,逗着房东一只叫“赛虎”的花猫。周日,全家相约去徒步浙岭,三月的婺源雨水多,山路拾阶而上,有些湿滑,我拿了根登山杖递给老叶,她瞥了我一眼说:“我可用不着这个”。下山时,我们还在半山腰,老叶早早甩开大家不见踪影,她早到了山脚下的凉亭。小叔子笑说“让妈妈上来扶我们下去”。顿时,山间一片笑声。老叶这个风一样的老太太,腿脚功夫还真不是吹的。

自从有了淘宝,我便一发不可收拾,三天两头网购,大多都是衣服,每次听到快递小哥的电话都像中奖一样高兴。我跟老叶开玩笑说:“妈,我这么会花钱,你会不会看不惯呢?”她笑说:“我可没那么落后,现在时代不一样了,经济条件也好,不像我们年轻的时候,一年只发三尺布票,做两条裤衩都费劲,你就庆幸自己生在一个好时代吧!”

现在,老叶总担心自己会越来越糊涂,怕得老年痴呆,怕自己认不出亲人,怕找不着回家的路。我安慰她说:“记性不好是老年人的常态,你喜欢看书,又在老年大学二胡班学拉二胡,每天时间安排得那么充实,不会痴呆的。哪怕万一痴呆了,你不认得我,可我认得你呀!我会永远记住你的爱,我不会把你弄丢的,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一定会托起您瘦弱的肩膀前行。”

就这样,我们把世上原本最复杂,最微妙的关系变得简单、和谐。但愿下辈了我们再相逢时,老叶还是婆婆,我还是她儿媳……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