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天下的自由聚焦遂川营盘圩“千年鸟道”的前世今生
每年秋天,地球上数十亿只候鸟都要进行长距离的迁徙,到温暖的南方越冬。第二年春天,气候转暖,它们又沿原路回到北方,繁殖后代,年复一年,专家们把这条飞行路......

7

营盘圩桐古村

8

环志

9

10

曾叔在鸟场

11

12

遂川左溪河畔正在迁飞的白鹭。肖远泮摄

□本报记者李夏署文/图

每年秋天,地球上数十亿只候鸟都要进行长距离的迁徙,到温暖的南方越冬。第二年春天,气候转暖,它们又沿原路回到北方,繁殖后代,年复一年,专家们把这条飞行路线叫作“鸟道”。

遂川县营盘圩就有着这么一条“千年鸟道”。2002年以来,众多中外鸟类专家云集营盘圩,观测、研讨、环志,终于破解了“千年鸟道”形成之谜,且将其认定为中国第二大鸟道。

“同在蓝天下,人鸟共家园。”营盘圩乡全面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千年鸟道”华丽转身,成为当地的生态名片,成为群众脱贫助手,人与鸟儿共享蓝天下的自由。

从2002年起,记者就一直跟踪采访报道“千年鸟道”。日前,记者再次来到营盘圩,感受不一样的“云下的日子”。

持续研究千年鸟道迁徙之谜

传说中的千年鸟道确实存在于遂川,但为什么候鸟偏偏会选择从营盘圩乡通过呢?

全国鸟类环志中心的专家决定在营盘圩乡选择地点捕捉候鸟,破解鸟道形成之谜,然后环志放飞。

2002年9月28日,日本山阶鸟类研究所的3位专家和国家鸟类环志中心的钱法文博士,以及国家林科所、省林业厅、全国其他地方的鸟类专家近百人,首次齐聚遂川召开研讨会,然后来到营盘圩,为鸟类环志,研究干年鸟道的成因。环志,就是在鸟的腿上套上一个国际通用的金属环。这个环很轻,重量不能超过它自身体重的3%,否则在长途迁徙中,会导致候鸟死亡。另外每个环都有一个独一无二的编码,如果套有这个环的候鸟在别的地区和国家被重新捕到,我们就可以确认这种鸟的迁徙路线。所以说,给鸟环志不仅是我们了解候鸟栖息地、迁徙路线最基本的手段,同时也是破解这条千年鸟道成因的关键。

在营盘圩,捕鸟处主要有两个地方,一个叫牛头坳,一个叫打鸟岗(后改名为百鸟岭)。全国鸟类环志中心博士钱法文告诉记者,目前在营盘圩捕鸟的网一共有两种,粘网和打网。由于通过营盘圩的候鸟种类很多,专家们需要将这两种网组合在一起使用。捕到鸟后,工作人员就要对候鸟进行记录,测量每只候鸟的翼展、体长和体重,然后上环、放飞。

从2002年起,这样的大型鸟类环志、观测工作在营盘圩每年秋分前后都要进行一次。一般历时57天左右。记者也曾先后在《井冈山报》和新华社、《人民日报》刊发《同在蓝天下人鸟共家园———中日鸟类环志研讨会侧记》《探寻千年鸟道之谜》等稿件,全面报道了观测、环志和“解谜”过程。钱法文博士也成为营盘圩的常客。

就在10月14日,钱法文博士再次踩准节奏来到营盘圩南风坳、百鸟岭。16日,天公作美,工作人员采集到297只候鸟,为今年环志期间采鸟最多的一天。且环志了近7年来首次采集到的世界濒危、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鸳鸯,还有珍稀鸟类蓝翡翠、鹰鹃、仓鸮等。

特殊地貌良好生态为鸟道形成主因

在鸟类专家历经多年的野外调查后,专家们收集了大量的信息和资料,终于破解了这个千年鸟道的形成之谜。

首先,遂川鸟道位于遂川县西南部,包括营盘圩、戴家埔乡和高坪、汤湖镇及湖南桂东县桥头乡等数个乡镇。该区域北部为罗霄山脉的南风面,南部为诸广山系的齐云山,西南为八面山,其中南风面为华东第二高峰、江西省的最高峰,海拔2120米,这就为候鸟迁徙提供了重要的地貌标志———方圆几百公里山峰无出其右。其次,这里属于中亚热带湿润长绿阔叶林区,森林植被茂盛,生物多样性丰富;又是遂川江的发源地。山清水秀的生态环境为迁徙鸟类的中途停歇提供了一个良好觅食与隐蔽场所。特殊的山川地貌形成了一条鸟类集中穿越的“高山隧道”,也为迁徙鸟类提供了良好的识别标志,是鸟类迁徙途中少有的天然隘口。最后,有了“高山隧道”和“天然隘口”的基础条件后,每年秋分前后,这条通道内还会出现一股从西北吹向东南的强大气流,这股气流沿着山势上升,集结的候鸟正好利用这股强劲的气流飞越隘口,再次踏上南下的远征之旅。基于上述原因,每年夏秋交替,来自内蒙古草原、华北平原的数十万只候鸟开始集群往江西迁飞。在山脉、河流的指引下,候鸟们会在遂川短暂地停留。一旦低温袭来,伴随着强劲的气流,鸟群将飞跃罗霄山脉,振翅南飞。年复一年,“遂川鸟道”由此而成。

除鸟类专家持续研究千年鸟道外,2005年9月,中央电视台《走近科学》栏目组历时8天,在遂川千年鸟道核心区———营盘圩拍摄电视专题节目《揭秘千年鸟道》,成为首部专题探索全球8大候鸟迁徙通道之一的中国中部通道———遂川候鸟迁徙通道的科普专题片,引发中外各界对遂川这条神秘千年鸟道的强烈关注。2015年12月,央视科教频道《地理中国》栏目组也来到遂川,邀请地理、鸟类、历史等方面专家,通过寻找地理气象、森林植物、河流水系、湿地滩涂、湖塘稻田以及人文活动等因素之间的联系,认为除了地形地貌外,遂川西部山区人烟稀少,水系非常发达,森林植被保存完好,生态湿地类型丰富,候鸟迁飞时可以随时觅食补充能量,这也是演绎鸟类迁徙史诗的原因之一。

“打鸟能手”变身“护鸟达人”

营盘圩乡人口5102人,森林覆盖率82%,平均海拔1000余米,离县城98公里,是我市海拔最高、离县城最远的乡镇。与湖南的炎陵、桂东县交界,处南风面、齐云山、八面山间,因此号称“身处三山中,脚踏三市地”。

“同在蓝天下,人鸟共家园。”这些年来,营盘圩乡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首创成立“爱鸟护鸟警务室”,“法治护航千鸟道”做法入选2018年江西省首届“十大法治事件”;组建了9支乡村爱鸟护鸟志愿服务队,乡党委书记周卫华亲任总队长;“小孩上护鸟课,家长当护鸟人”,爱鸟护鸟“人民战争”全面打响,鸟儿再也不是盘中餐,而是朋友和贵客。目前,营盘圩乡已经把全国野生动物保护科普教育基地、全国“共建爱鸟护鸟文明乡村”、全国环境优美乡、江西省生态文明基地等荣誉揽入怀中。10月中旬,在刚刚结束的第三届中国森林康养与乡村振兴大会上,营盘圩乡又把全国森林康养基地试点建设乡(镇)拿下,且为全省唯一。

为共享蓝天下的自由,如今,营盘圩越来越多的“打鸟能手”成为“护鸟达人”。其中,最典型、最具传奇色彩的当数“曾叔”。

“曾叔”原名曾昭富,今年61岁,营盘圩的原居民,客家人,家里是世代相传的打鸟高手。他说,在过去,“牛头坳”和“打鸟岗”的鸟场上最多时有400多张大网,有时一天要捕捉几千斤鸟。那时家家户户都穷,就指望在候鸟迁飞季多打些鸟,吃不完的就做成“腊鸟”,从这个打鸟季吃到下个打鸟季。他说起他最早的打鸟经历,是在他11岁时,有一天晚上他上山帮三个哥哥挑鸟,连续挑了数担,他挑不动了,就在山冈下守着,等哥哥们挑下来。那一天,仅他一家就打了600多只鸟。后来,他慢慢掌握了鸟的迁飞路线、习性,也能够快速地抓取下而不让鸟逃离。就这样,曾叔成为名副其实的“打鸟能手”。

曾叔打了32年的鸟。但自2001年开始加大护鸟宣传至2002年第一届鸟类环志起,曾叔告别了“打鸟”开始护鸟。从2002年至今的18年间,经曾叔手捕获和环志的鸟类有1.5万只左右。过去的打鸟知识现在转化成了捕鸟、护鸟知识。他说:“由于环境好,护鸟意识强,现在的鸟比过去多十倍百倍”;“采鸟时动作要轻柔,宁愿让它飞走也不要伤到它翅膀,确保环志后能顺利起飞”;“放飞时,脚放下,头向上,助鸟儿自然起飞”;“草鸮我们叫蛇皮雁、紫背苇鳽我们叫满天星、秧鸡我们叫花络鸡……”说起鸟,曾叔头头是道,俨然是个权威。

曾叔护了19年鸟,也带了很多北大、中山大学、中科院等科研院所的学生作徒弟,当地工作人员就更是不计其数。钱法文博士则是曾叔眼中的“宗师”,正是钱法文、刘冬平、张国钢等鸟类专家从2002年起持续手把手传授和过去打鸟完全不同的爱鸟、护鸟知识,使曾叔成为了“采鸟英雄”“护鸟达人”。

生态优势成为脱贫优势

10月19日下午,记者一行在营盘圩乡桐木村石屋坑自然村的兰兰农家乐采访。农家乐是由一栋占地一百多平方米的两层民居改造而成,一楼是餐厅和厨房,二楼住宿。主人古棠开去挖红薯了,古棠开的妻子曾玉兰今年50岁,本地人,女儿高中毕业,已经出嫁,儿子大学毕业后在赣县当老师。在乡政府的支持下,两口子从去年9月起经营这个农家乐,平时由曾玉兰负责管理并兼厨师。当记者问起曾玉兰经营农家乐一年有多少收入时,她沉默了下,笑着说:“也就2万多吧。”但能明显地感觉到她说的有点保留,于是我们也笑着说,“你说2万多,应该至少有3-4万吧。”曾玉兰也不反对仍是美美地笑着。在记者的不断探究下,曾玉兰家的“富矿”不少:屋旁的山坡上种有30棵横桃树,还没进入盛产,但多的一棵今年也结了150多斤果子,全部收益大概10000元;茶叶地不多,保守收入3000元;林地每年挖笋收入3000元;茶油少时2000元,多时上万元;屋旁的水田里不间断地养着几十只土鸡土鸭,还有鱼塘,供农家乐用,偶尔也卖只鸡或鸭,随便卖一只都值一二百元……左算右算,算得曾玉兰哈哈大笑,我们只觉得,曾玉兰一家到处有钱进。曾玉兰说,刚从别村嫁过来时全村都穷,当时自家住在小溪边用杉木皮盖顶的土坯房里,全年的收入就千把元,天天紧巴巴的抠着算计着过日子,“现在,家家户户都起‘小别墅’了,比我们家的漂亮多了。”

周卫华告诉记者,像兰兰农家乐这样的,附近村庄有7家。乡里充分挖掘“千年鸟道”文化内涵,把生态优势、自然资源优势转化成脱贫优势、发展优势,成立了茶叶、甜玉米、毛竹、中药材等9个产业扶贫基地,引导村民开办农家乐、发展原生态的高山茶、竹笋、茶油、黄桃、蔬菜等,地道的“山货”成为纷至沓来的游客们的香饽饽,还通过网络销往全国,全乡人均收入9457元,至2018年,全乡3个贫困村全部脱贫。村民们依靠生态优势,借着“千年鸟道”的名气,插上了致富奔小康的翅膀,就像曾兰兰说的:“现在的日子不知好到哪去了,真的就像这鸟儿一样自由。”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