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赋
立秋后,我开始关注几株银杏。老人们捡回银杏果,坐在小区里去皮。均匀椭圆的白色果实,在阳光下耀眼生辉。

银杏

立秋后,我开始关注几株银杏。老人们捡回银杏果,坐在小区里去皮。均匀椭圆的白色果实,在阳光下耀眼生辉。杏果虽好,但我偏爱在季节转换中悄然改变颜色的银杏叶。从指挥落叶的角度看,银杏树无疑是优秀的统帅。它傲然挺立,静观斗转星移和节气之变,在秋天的某个时刻,不失时机地向秋风撒下几片叶子,是侦探?是问路?还是致敬?旁人无从知晓,令人惊叹的是它的气度如此优雅,如此宁静。

我一直觉得银杏的超级长寿和它从容淡定的气质有关。这样说来,从容于心,淡定于行,就不仅仅是关乎人的一种情怀和境界,草木如此,万物都是如此。

银杏的落叶,贯穿整个秋季,除了几片先遣的叶子,大部分留在枝头,保持严整的队形。它们官兵一体,上下同心,一起守候秋风,一起迎接秋雨,经历寒露与霜降,然后同步从边缘开始转黄,黄得整齐均匀,黄得灿烂辉煌。一批一批向秋风飘零,如果落地就意味死亡,那这种面向死亡而辉煌到极致的寂美,当是万物的榜样。

无患子

无患子,似乎是某个高僧的法号。春天,我见它纷纷如雨的落花满地,以为“无患子”乃是“不患无子”之意,如今看来,这只是出于对草木无知的妄自揣度而已。

从佛经中走出的无患子,确与佛有缘,它又名“菩提子”,本性潇洒,随意而安。不知出于什么样的初衷,人们以为无患子制作的木棒可以降妖伏魔,故名无患。又有木患子经作如是我闻云:若欲灭烦恼障、报障者,当贯木患子一百八,以常自随。无患子果核所作的念珠,我的确在一些老人手中见过,但孩子们更乐意用它来玩滚珠游戏,或者拿果皮当肥皂玩耍。

大约秋分过后,无患子的叶子开始转黄。也许很少人留意这种转黄的过程是自下而上,由里到外的。远远望去,无患子最外层的叶子还是翠绿的,走近树荫,仰头却是一树金黄。偶尔一阵秋风扫过,满树秋声,叶片纷飞。无患子叶这种朝向秋天的突围,在霜降前后基本结束。等到这些高大的无患子枝叶稀疏,秋天已接近尾声,树林也为之塌陷了一大半。桃叶

桃树等待春的拥抱,那样,它的全部生命和活力才会苏醒过来,开出粉的花朵,笑对整个世界。秋天,显然不是桃的季节。寒露一过,桃树就显出无精打采的神情。

桃树的萎靡似乎没有中间过程,突然来临。这让我经常想起乡间的父亲,庸常的日子隔离了许多温暖的靠近,每次回家,我都感到父亲的苍老是如此仓促,如同树林里的一株桃树。秋风秋雨的吹打,先把桃树顶端的叶子弄得稀疏,然后,忽然有一天,你就会发现,印象中伸展自如翠绿如春的叶子陡然失去往日的颜色和活力,满树的叶片苍白,容颜委顿。

桃叶的失色,源自对季节的敬畏。这种敬畏彻底而且鲜明。如果认真去凝视一株秋天的桃树,你会感到这种委顿不是表面的,而是源自某一种神秘的内部力量,这种神奇的力量传导到叶子上,让桃叶有了老年人脸上常有的褶皱和斑点。为什么一片小小的桃叶会具有如此强烈的隐喻功能?春的桃腮粉红,秋的桃叶苍老。生命的隐秘信息在这样的转化和变迁中显露无遗。

柳叶

诗人说,二月春风似剪刀,那十月的秋风呢?

河岸的芙蓉花开得正盛的时节,空气中还有桂花的余香,柳叶开始走向生命的坡底。如果说春天柳叶发芽时生命是轻盈的,美丽的,那秋天的柳叶则是臃肿而沉重的。

秋风吹不动臃肿沉重的柳叶,便拿柳枝开刀。它先将纤细的柳条吹得日渐泛黄,直到枝条黄得油亮油亮,又将其吹干,吹瘦,在某个风雨的夜晚,借着秋雨的助力,再将其折断。失去与枝干的维系,柳叶只有向秋天低头。这个时候,又有秋天的阳光来检视秋风扫落叶的战场,于是,柳叶一天天地干枯,挂在枝头做最后的飞扬。

这个秋天,在注目落叶的很多瞬间里,我开始相信,每一片落叶都有他们自己的故事。在奔赴大地之前,他们都是季节的讲述者。所谓满树秋声,无非是秋蝉、秋鸟集体失语后叶子们的相互告语。见识过花香鸟语的柳叶,经历过蝉鸣萦绕的柳叶,在坠落枝头的那一刻,终于完成了生命轮回的使命,等待来年春天的再次登场。

荷叶

面对一塘凋残的荷叶,心绪会像秋水一样清冷起来。当然,这种清冷不一定带来悲秋的感慨。人到中年,灵魂已然有些粗粝,粗粝地清冷,是一种清醒和冷峻混合的人生体验。

荷花盛开的时候,跟着汹涌的人群凑热闹去看过几回。在新鲜美好的事物之前,人们总是显示出无穷的兴趣。我记得,这些荷花前前后后地一直开到九月。中秋过后,水面上的荷花就很少见了,剩下碧绿的荷叶在初秋的微风中翩翩而舞,任凭几滴秋雨秋露在掌心滚来滚去。这或许是荷叶最后的一场人生游戏。

霜降前后,荷叶已经大部分凋残。凋残的荷叶根茎依然挺立,只是颜色逐步发暗发黑,最终萎靡倾倒在秋水之下,还目光以一汪明亮的天空。偶尔还可以看到几片残叶,叶边枯黄,网一样的叶脉给了秋风更大的驰骋空间。每当更凛更烈的秋风沿着水面袭来,荷叶翻卷合拢,瑟缩如风雨中的老者。

落叶的归宿是土,荷叶的归宿是水。水土孕育新生包容兴衰。有水土在,无论风雨,无论霜雪,生也当绚烂,死也当寂美。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