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亭古今多少事——罗霄山茶盐古道遂川茶亭纪略
还是那一抹远山。从扒在自家柴门上童年时的无尽遥望,到懵懂年少背起背包跨出家门时的那一回眸远眺,那抹如黛的远山便与我从遥遥相望变成永刻记忆。

8

观音亭

9

左安铁坑茶亭

10

北宋的夏宜亭碑

11

只留下了残垣断壁的良洲亭

12

戴家埔淋洋村的八角楼茶亭(资料图)

王以之文/图

还是那一抹远山。从扒在自家柴门上童年时的无尽遥望,到懵懂年少背起背包跨出家门时的那一回眸远眺,那抹如黛的远山便与我从遥遥相望变成永刻记忆。后来,我将一大堆关于远山的疑惑和好奇,一古脑儿地打包装进了匆匆的行囊,远山如梦,伴随我一生的跋涉……

我的家,在湘赣两省边陲的遂川,这里素有“八山一水半分田,半分道路和庄园”之说。遂川山上,本没有路,翻山越岭的人多了也就有了路,这一张罗霄山中的古老路网,是山里山外的人们用脚蹚出来的森林步道。道上建有很多茶亭,茶亭民建民用一切为了便民,供来往商旅休息、补充茶水食物,躲避风雨,甚至提供食宿等方便。

不知从何年何日起,我开始为路边的茶亭感动,它是一道特别的风景,像一朵朵开在山野、美丽动人的花朵,不仅美丽,而且崇高,令我肃然起敬。我仿佛听见远山的召唤,于是企图穿过历史的风霜雨雪,一睹它们的面容……

草林冲邂逅观音亭

听说遂川的草林冲、天井坝一带有条神奇的千年小道,道上有一串茶亭,亭边花儿朵朵开放。历史上,这条小道是江浙赣鄱各地商贾行旅,经龙泉前往赣南、湘东、闽粤及百越之地的主要通道之一,是通往井冈罗霄大山深处及红色圩场草林、大汾的咽喉要冲。草林冲,也曾是千百万山里人走出遂川大山的第一雄关。

这让我无比向往。

2018年,采编《遂川县茶叶志》时,受到一幅题为《武陵泷茶盐古道图》国画的指引,我便撮合了采编人员组成了一支文艺轻骑直奔这条千年小道。9月19日上午十时许,我们七八个人来到了草林冲大坝上,甩开膀子用长柄柴刀接力开路,披荆斩棘。在不足两公里的茶盐古道上,我们艰难行进,一边开路,一边捕捉拍摄古道上那些马蹄印、木屐印、独轮印等,将近正午时分才到达观音亭。

茂密的芦苇把观音亭捂得很紧很实很严,我们用长柄镰刀劈开芦苇,揭开了观音亭的神秘面纱。第一次为千里茶盐古道上古驿站的空前规制和动人传奇所震撼。

观音亭为青砖黛瓦、黄泥打底、石灰抹墙,圆窗,拱门,明显为多层楼房,从建筑风格看应为明清建筑。主亭北侧有三间土夯的附属房,已全部倾毁。道路穿后厅而过,内墙上有壁画,砖砌花窗以增加室内采光。瓦和椽、梁、斗拱虽已坍圮,但外观仍巍然屹立,雄风尤在。

伙伴们兴奋不已,编辑梁子下山后赋得《阮郎归》词一首:“左溪河西武陵泷,峡开上下冲;茶盐古道今犹在,宫观破败中。秋已至,枫叶红。盛世展新容。不忘当年红军路,古道盼春风。”

“茶亭姊妹花”的不解之谜

今年7月18日,我又约了几位文友赴珠田乡南村采风。

南村梁冬生带领我们绕道南澳陂水库,前往有如一座仙岛似的天井坝。梁冬生一路开讲,说起茶亭那些事,如数家珍———

珠田乡,因为地处遂川城郊,是通往大山深处的第一级跳板,是前往草林、禾源的战略要冲,天井坝附近的南村、黄塘、良洲等村周边猫咪关、翻斗坳、大坑里、草林冲、坳脑背、扑陡坳、和塘坳、驼背树下等各个方向的山上,短亭、长亭最为密集。仅车连水、草林冲、驼背树下、天子地一线有十数座之多……

在古时候,草林冲天井坝古道已然是可以穿着草鞋和布鞋蹬踏的“高速路”了,但在今天来看小道确实很小,小到非让村民做向导并带上长柄柴刀作开路工具不能前往。

和风亭离南澳陂水库大约一公里,山间小路两旁到处是芦苇、柴草。走过一个又一个山岗、一条又一条石阶子路,在天井坝和塘坳上,我们竟然发现了一对“茶亭姊妹花”———和风亭、喜憩亭。两亭先后出现在我们面前,在一个荒草凄凄的山坳上相距仅十米左右。

和风亭虽一门坍圯,但亭墙上碑记犹在,碑刻文字清晰可见:“和风亭记———古和塘坳第一都南坑吴宗有、吴宗癸兄弟捐造。乾隆贰拾八年癸未六月吉日立。”这不禁让我产生感慨:小道台榭空山丘,唯此亭记悬日月。

两个茶亭当时为什么要建在一起?我们纷纷猜想:两个相邻的村庄为明确地界?那条通往草林井冈山和湘粤闽的茶盐古道,因商贾来往、川流不息,为赚点小钱争着建各自的一爿小店?

答案至今是个谜,但答案一定在这路上。

茶亭,不同的人生道路在此交汇,它见证了百姓追求幸福生活的共同奋斗!梁冬生告诉我们,和风亭的墙上原先还能见到不少用黑木炭书写的字,内容是浙江、福建、九江、南昌等地的行旅留下的“某某、某时经过”之类的话,这也许是来往各地万寿宫间跑单帮的浙帮、徽帮、江佑商人们最好的联系方式。遂川最早的茶亭

在古龙泉这块土地上,有历史记载的最早的茶亭,当是北宋萧世范作记的夏宜亭和郭知章题诗二首的望远阁等。

非常巧合的是,今年9月7日,在雩田镇塘背村上洲田野上,又一惊人发现,村民从田野里翻转一块北宋古碑,历史剧情也被“翻转”。似乎是“天工之巧”,碑石的一面是一则残缺的《宋故朝议大夫萧公墓志铭》;另一面有茶亭碑记不以示人。半个多世纪以来,或作为“四旧”被破坏,或由于村民不了解碑的史料价值,把此青石碑做了上洲田间水渠上的石板桥,当过渡小桥和磨洗锄镐之具。从一碑两用来看,很可能因后世重修夏宜亭,捡了一块旧碑,废物利用,碑石破损,碑头和碑身部分文字较清晰,其余则隐约漫灭难辨。

这萧公即萧世范,号“夏宜翁”“南山居士”,北宋嘉佑年间进士,政和元年五月为大理寺转广南西路判官,被授予“中奉大夫上柱国”,并赐给了一个象征身份地位的“金紫鱼袋”,身份非同小可。碑文上“夏宜亭记”赫然在目,且在《民国十年辛酉遂川上洲萧氏十二修族谱》上也有详细记载,与碑文互为映证。

900多年前的《夏宜亭记》碑文,生动记述了亭子主人的修亭构思、愿景和过程。“盖将收南山之胜势,以资吾朝夕之玩,然得于假不若得于真之为乐也,于是相其第东南隅,增广故沼之堤,架亭其上,拱双栏,疏十二楯于南北……”此一人多高近九十公分宽的宋碑得以留存,也让人对这时空生出无限感慨。

良洲村里有奇亭

在南村期间,我打听到赫赫有名的驼背树下有“红色茶亭”。我又驱车前往革命烈士温荣生的家乡良洲村,希望来一番茶亭奇遇,一探究竟。

到了良洲村口,我拦下一位骑车准备去田间做农活的村民周三保,打听起驼背树下、驼背古樟、古樟茶亭……就这一打听,周三保便主动把电车支起,把农具放下,主动为我带路。于是我顺利地来到了一条小巷,周三保指着土房围着的一块空地说,这就是你要找的驼背树下,我瞪大了双眼———

古街不复存在,那棵曾经树肚里可以摆上两张八仙桌的空心古樟也已不复存在。井冈山斗争时期,古樟树茶亭曾经是革命志士的情报和物资交通站。

古樟曾经演绎了壮丽的自然生命,但难逃生命铁律,它已经老死,难当风雨,化为了历史神马,在深邃的历史时空里绝尘而去!

周三保安慰失望的我,带领我沿着山间蜿蜒小道继续前进。走过一条条石阶古道,翻过一道道山梁,在一个叫做扑陡坳上,与“良洲亭”残垣相遇。

茶亭虽然已倒,但我在良洲亭却意外巧遇观音亭主人周礼波老人,这可是一个大惊喜!

周礼波1946年生,今年73岁。他打小一直跟随祖辈生活在观音亭里,18岁起主事打理观音亭。他介绍了他的茶亭生活,说不尽的茶亭故事。他家从祖辈起打理茶亭,方便过客,卖点茶水,也为经过茶亭的红军、八路军、国军、解放军都做过服务。大部队经过常走三天三夜或更长时间。这时他便有得忙了,打地铺、烧开水、煮饭、喂马……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一切事。

过去建茶亭有村民自建、大户人家善捐、过路人施舍等方式,所以茶亭民建民用,服务行旅的人远不止周礼波老人一个。

如今草林冲电站大坝和南澳陂灌溉大坝,锁住了从大山里奔腾而出的遂川江左溪河的滔滔江水。淹没在库中峡谷中有一巨石,曾经让无数木排竹排溃散,过往船只险情不断,经常人仰船翻,不少人为过草林冲险滩在这漩涡中丢了性命。这里也练就了不少撑排冲关的好把式,山口的张功石老人就是帮人过草林冲的老水手之一,人们佩服他与江中巨石似乎很有几分默契,所以大伙都管他叫“石头古”。想象中只见他手握长篙,与木排排头一起冲进水中,半个身子从水里浮起后,在悬崖下把木排缓缓掉头,十分惊心动魄。

古道繁华寥落后,酒事流转计如常。

周礼波老人说,自从遂桂公路和遂井公路在1968年前后开通后,我的茶亭开始衰落,不得不思量另寻新路,感谢党和政府前几年让我们陆续移民到了良洲村,开始了新的生活。

他说,人要好好走路,古道和新路,都是人间正道。大意是,走古道,才知来时;走新路,方知所往。

红色茶亭见证光辉岁月

山水遂川有无数的红色小道,留下了毛泽东、朱德、彭德怀等伟人的足迹。

桃源古道,是“茶盐古道”的一部分。玕山茶亭现在是汤湖的一个有名的茶叶集散地,玕山历史上实为“关山”,是经左溪河古道前往上犹和桂东的分道口。伯公垇茶亭、铁坑茶亭、观音桥都在这张路网上。这里曾经是连接藻林、大汾、营前、唐江赣南四大圩场的著名古商道,古时候梯岭、鹤坑一带砂子坳、伯公垇等地,是著名的桃源古米市。桃源古道,它担纲过中央苏区的粮食筹集。毛泽东率工农红军是从此去营前和瑞金,创建了中央苏区;任弼时、萧克等率领红六军团作为中央红军先遣队由遂川的横石、草林、左安向桂东一路向西,北上长征;王震、王首道率八路军南下支队也由此道万里挥师,进入遂川抗日作战,纵横驰骋;误入蒋介石内战歧途的抗日战神薜岳,无可奈何花落去,也是从此败走广东、海南和台湾……

至明清时期,罗霄山脉古商道建设得到提速,遂川茶亭的数量和质量也快速提升。但这些茶亭中有不少毁于战火,位于砂子岭机场边的望远阁,属其中之一。

1945年1月24日凌晨,一阵激烈的枪声划破遂川夜空的宁静。日军大部队则绕道井冈山,第二十七师先头部队由永新拿山方向进犯遂川县境,直扑大坑长隆坳、猪婆岭,经横岭直达雩田皋村,随即攻占中美盟军驻守的遂川砂子岭飞机场。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美军大批空军调入中国参战,不少的战斗机、运输机起降遂川机场。与此同时,中美空军开始攻击上海、长江水域以及东南沿海、台湾,以及日本人的军事基地,以便封锁日本的海上运输。1944年冬,日军二十七师集中在湖南耒阳,四十师集中在道县、永州,分途向茶陵公路、粤汉铁路、湘粤辖区的遂川国际盟军机场以及赣县、新城的临时机场进犯。从此遂川抗战进入最艰苦阶段。

遂川军民为保卫中美盟军的砂子岭机场,有利于与日本航空联队空中决战,忍痛将位于牛头脑半山腰古道边的梭江亭与金塔、银塔、红塔、狮桥亭等标志性建筑炸毁。洪门亭、风车亭等遂川地标性建筑皆毁于战火。

从县城到草林的那条茶盐古道,有它的特殊意义和红色情怀。见证了井冈山斗争和抗日烽烟的光荣岁月。

新中国成立后,天井坝边建起了一个三线企业———遂川晶体管厂,一度是这块古老土地上的“科技新锐”,工人有两三千之多,附近不少村民进厂,世代泥腿子当上了工人。村人说,这块土地果然沾了观音用笊箩在天井坝上开井的仙气。

山水遂川几多亭

遂川,绝对可以算得上一座“自然茶亭博物馆”。翻开我们茶叶志的采写笔记,还能数出一长串分布在遂川各地的古茶亭———

鲤鱼亭:碧洲圩西偏北8公里,雩田圩至碧洲圩的山坳上。清嘉庆年间当地群众集资兴建,三间土墙瓦顶结构。1959年黄岗村重修一新,供行人憩息,因坳下一丘鲤鱼形稻田而得名。

莲溪亭:为连接遂万泰古商道十字要冲,解放后遂川至碧洲三级公路傍亭而过,在枚江乡莲溪村、钱塘村、高垅村三村交界处,当地人称茶店里。约1958年前后重修,为土木砖瓦结构,有烧茶室一间,食宿房一间,路边为风雨棚,青砖砌柱,两根粗大杉木悬横约板凳高,供商旅路人和农民耕作劳动休憩之便,后改建为村集体生产用房。

据有关史料显示,光一个同名的“清风亭”,不在少数。五指峰林场西北18公里山腰间,清朝年间由群众集资兴建,供行人歇凉避雨。原为土墙瓦顶,占地42平方米,现亭貌破损,四周边墙倒塌一半;左安乡塘背北偏东4.5公里红裕村里,唐朝年间群众输捐而建,经历代重修,现为土墙瓦顶占地40平方米的古式亭,取清风徐来之意,也叫清风亭;另外,戴家埔南风面上,北坡和南坡上都有叫清风亭的茶亭。

茶盐古道上大汾镇上坳村石门岭的赵公亭,寨溪村的清泉亭、雷峰亭,衙前镇的双溪亭、五福亭,戴家埔的白马亭、聚善亭,五斗江乡的青山亭、白石亭,碧洲镇的荷树坳茶亭,雩田镇横岭的长乐亭,枚江镇的大坪亭,堆前镇的青竹亭,南江乡的南洞亭,黄坑乡的望泉亭,禾源镇的水口桥亭……

罗霄山脉最高峰井冈南峰,当地人称之为南风面,海拔2120.4米。以峰为圆心,周围茶亭无数。赵公亭在南风面东坡,那里古道翻越的山坳平均海拔都在1500米以上,徒步攀登实不容易,需要一定的体力和耐力。但是,原生态风景吸引无数驴友。

此外,还有很多不见经传的小亭,不计其数。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岁月无声,茶亭不言,走过,路过,趟过,都是生命中的风景。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