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维埃主席谢玉衡
谢玉衡,1907年出生于井冈山市鹅岭乡蕉陂村弦上自然村,家中排行老四。

谢玉衡,1907年出生于井冈山市鹅岭乡蕉陂村弦上自然村,家中排行老四。谢家甚为富裕,当年建有两幢青砖瓦舍,拥有上百亩水田和山场。谢玉衡在县城读完高小,考入吉安省立第七中学,读至初中三年级上学期。父亲谢炎春打算让老四中学毕业后娶妻生子,接管家业,光宗耀祖。他没想到,自己的儿子走上了与家庭背道而驰的无产阶级革命道路。

1927年10月,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部队进驻井冈山茅坪,在湘赣边界实行武装割据。宁冈各地兴起农民打土豪分财物的斗争,谢玉衡也渴望投身其中。他从吉安带回来七、八个同学、朋友,都是一些思想进步的青年,整天到新城一带参加龙超清、刘辉霄等人领导的打土豪斗劣绅的斗争。谢炎春看不下去,认为这是一个不务正事的“败家子”,于是白天不给谢玉衡他们煮饭,晚上不给开门回家,见着他便加以责骂。谢玉衡只得与同学朋友在新城借房子住,俨然把革命活动当成自己的“职业”。

1928年2月18日,新城战斗结束第三天,宁冈县工农兵政府在龙市成立。那天,由工农革命军机枪连党代表毛泽覃主持仪式,由他和刘辉霄担任介绍人,谢玉衡在龙市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同年2月下旬,宁冈各区乡普遍建立红色政权,县委直接派谢玉衡回乡,担任蕉陂乡赤卫队队长,龙超清给该乡的政府主席尹秀林写了介绍信。由县委书记直接推介一个乡的赤卫队长,这种情况在当时绝无仅有。

1928年4月下旬,南昌起义余部和湘南农军来到宁冈,与秋收起义部队胜利会师,之后组建了红四军,红军的力量得到空前扩大。同年5月上旬、中旬,朱毛红军接连两次打败前来进剿的江西敌军,每次消灭敌人一个团以上,再次占领永新县城。军事斗争的获胜推动着地方工作的发展,边界各县兴起了分配土地的热潮。在边界割据的中心区域宁冈,发生了两件全县影响巨大的事。一是共产党人刘辉霄动员父亲刘石生,将家里的几万斤陈年稻谷分配群众,一百亩水田地交给红色政权进行分配;二是长富桥的富绅杨唐臣拥护共产党分田,主动交出田亩底册和所有的租债票据,当众焚烧。

看到共产党领导的工农革命蓬勃发展,谢玉衡心里又活动起来。他转变脾气主动与父亲亲近,用事实因势利导做父亲的思想工作。谢炎春有一定的文化知识,思想不是那么守旧,看待社会现象也有长远的眼光。他从许许多多的事实中,认清共产党确确实实是为穷苦百姓谋利益的,无论打土豪分财物的行动,还是按人口平分田地的做法,都符合孙中山先生“天下大同”和“耕者有其田”的纲领,这样做很得民心,得到贫苦民众的真心拥戴。谢炎春也意识到儿子所走的道路是对的,符合最广大穷苦百姓利益。他听了谢玉衡的几次劝说,思想上发生了变化。

没过几天,谢玉衡把刘辉霄带到家里,谢炎春把家里的田契拿出来,将80担稻谷、100斤茶油,还有不少银洋,一一交给区工农兵政府。看到父亲的思想发生这么大转变,谢玉衡感到欣慰。他趁热打铁,便带着二哥天恩和只有15岁的弟弟元恩参加革命,分别加入了乡赤卫队和少年先锋队,元恩当了少先队副队长。谢玉衡还把动员青年农民参加斗争的目光投在周围的村庄,先后带出蕉陂的尹克凡、尹祥林、桂花窝的萧顺珍等人加入赤卫队。

1928年10月中旬,湘赣边界的“洗党”运动结束,宁冈四个区委会并为两个,即东南特区和西北特区。东南特区委考虑到少数基层支部的清洗面积较大,决定指派若干名能力强悍的外地干部前去担任党支部书记。谢玉衡正是在这种背景下,被派到了柏露乡。该乡党支部在“洗党”运动中减员严重,由原来的70多个党员,减少到19人。原支部书记吴祥吉、组织委员吴炳吉等干部,因为包庇土豪劣绅或不敢挺身出来领导群众斗争等问题,被清除出党。这种情形下急需工作能力强的干部打开斗争局面。东南特区委书记谢希安对谢玉衡的情况较为了解,在会议点名谢玉衡去柏露乡重振党支部。

谢玉衡去到柏露,住在长富桥村一个郭姓党员家中。他不分昼夜,不断地找新造册登记的党员谈话,与一些群众聊谈,商议如何恢复全乡的斗争局面。由于党员们的思想得到振奋,群众打消了顾虑,形势与“洗党”之前大不一样,各项工作有新的起色。同年11月中旬,边界特委分管组织的委员宛希先来到柏露了解这种情况,在东南特区的会议上表扬了谢玉衡。

1929年5月初,彭德怀率红五军从赣南瑞金重返井冈山,由原红四军三十二团配合,赶走了茅坪、龙市的驻敌。5月中旬,宁冈县东南特区工农兵苏维埃政府恢复在新城办公。鉴于区苏维埃主席雷伴吉于当年3月牺牲,县苏维埃政府召开临时代表会议,任命谢玉衡接任区苏维埃主席。

1929年7月下旬至9月中旬,宁冈的武装割据在与国民党军队、地主反动武装的激烈交战中,呈现起落不定的局面。特别是8月中旬,红五军离开井冈山向湘鄂赣边界转战,红色区域的军事力量大为削弱。驻在吉安的敌军加派一个团驻于宁冈。宁冈县委领导的红色警卫连和党政机关人员,退到棋子石、小江山区扎棚居住,活动基本上早出晚归。9月中旬,县苏维埃主席尹德和,在新城的金源村被县靖卫团抓住,牺牲在鹅岭的卢陵桥。十余天后,县苏维埃在棋子石召开会议,选举谢玉衡继任主席。

红军游击队的山地斗争极为艰苦,有时候为要提防敌军的袭击,一个晚上要更换几处宿营地方,多数睡在大树或临时搭起的冬茅棚中。生活更是艰苦,几天吃不上一餐饱饭,只有吃野菜、野果充饥。在严酷的斗争环境中,谢玉衡和其他干部一样,吃苦在前,以身作则,带领大家英勇战斗。谢玉衡担任县苏维埃政府主席,没有任何特殊待遇,他的全部生活内容,就是起早摸黑,身体力行投入在各项工作当中。他与游击队的战士们在频繁战斗中与敌人厮杀,随时有流血殒命的可能!

1930年6月的一天,谢玉衡在新城高道村检查工作。晌午过后,他决定赶到峨岭乡的南源村去,落实扩红和建立恢复贫农团的几件事。经过沙溪亭之时,被一个在油槽坊榨油的地主看见了,便在后面跟踪而行,直到乌石垅的兔石亭,看见谢玉衡往南源去了。地主判断谢玉衡晚上住在南源,便派了狗腿子赶往长溪村,向县靖卫团团总谢勇为报告。谢勇为带着100多人夜里出发,下半夜3点钟赶到南源,将小村庄包围起来。

这时候的谢玉衡住在一个谢姓农民家里,听到村里一片狗吠,知道发生敌情。他迅速考虑了一会,觉得已经出村不了,要老谢带进到祠堂里去。他略作观察,双手抱着木柱子攀援上去,藏在祠堂的屋檐下,由老谢把祠堂的门搭扣上。

靖卫团打着火把家家户户搜查,牛栏、厕所和菜园都不放过。闹腾到快要天亮,不见谢玉衡的影子。谢勇为下令将老谢全家五口人抓起来,带到祠堂用皮带和抢托击打他们,并威胁不说出谢玉衡的藏身处,不但要杀掉全家,整个村庄也要点火烧掉。

藏在祠堂屋檐下的谢玉衡,对靖卫团毒打谢家人的惨叫声听得清清楚楚,心知敌人将要危及老谢家5口人的性命,还会烧房子累及到村上群众。想到这些,谢玉衡心里再也憋不住了,从屋檐下起身,愤怒地迸出喊声:“狗杂种,老子在这儿!”

为救护群众情愿自己死去的谢玉衡,被靖卫团押到龙市。敌人使用各种手段逼供,欲从他口里获取红军游击队的机密。谢玉衡除了大骂敌人,对任何事都回答说:“不知道。”谢勇为心里知道这样的共产党硬汉是不可征服的,下令将剩下一口气的谢玉衡拖到骆家坪的沙洲上予以杀害。

要革命,就会有牺牲。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宁冈县苏维埃两任主席倒在敌人屠刀下的血泊中。

建国后,江西省宁冈县民政部门将谢玉衡定为革命烈士,给继嗣谢文良家挂了一块“光荣人家”的红字匾牌。

网友评论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