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 牛
暴雨后的太阳很辣,晒得人脸生痛。不远处,昏黄的赣江水翻滚着咆哮而去。

曾启程、曾双全

暴雨后的太阳很辣,晒得人脸生痛。不远处,昏黄的赣江水翻滚着咆哮而去。

“被困人群全部转移完毕,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6月10日上午,地处赣江大堤边上的峡江县水边镇黎家村内,在镇人大主席涂青河的带领下,9名镇村干部将所有受威胁群众全部安全转移后,选择了一片树荫躺下休息,他们已经在这里连续工作了13小时。

突然,谁的电话响了。涂青河一个翻身,掏出手机。“村里还有十几头水牛被困在河堤上,水涨得太快,马上就要被冲走了……”

“走!赶紧看看去。”一挂断电话,涂青河立马放下手中还没拧开的矿泉水瓶,带着大家朝着河堤奔去。

“这哪里还有田,哪里还有牛?”没走多久大家就被眼前的洪水拦住了去路,放眼望去,一片汪洋,田地早已被淹没,与赣江连为了一体。

“哞,哞,哞……”突然,从远处传来几声牛的叫声。“快看,牛在那!”大家定睛一看,只见在汪洋中的一个小土丘上,有一群小黑点在来回移动。

“立刻联系船只,将水牛牵引到安全地带。”涂青河当机立断,带头成立救援队,一场“救牛”行动立即展开。

“田堤附近水位不足以泊船,船只根本无法靠近!”船员无功而返,救援行动遇阻,大家都很焦急。

“派人下水牵牛。”“不行,水下情况不明,贸然下水太危险!”有干部主动请求下水救牛,被涂青河拒绝。

“水牛本就通水性会游泳,只是现在受了惊吓,不敢随意行走。如果能想办法引导它们走下河堤,凭借水性,便可以自己游回来。”

救援小组再次登船出发,只是这次船上多了数面红旗。船在能尽量靠近水牛的地方停下。大家一边模仿着水牛的叫声,一边不停地挥舞手中的红旗。这终于成功地引起了水牛的注意,10头水牛全都将头朝向救援队,一动不动地盯着。

终于,其中一头成年水牛“扑腾”一声,朝着救援队的方向,走下了河堤。紧接着第二头、第三头……10头水牛全部下水。“快!立刻调转方向,将水牛往浅水滩引。”最终10头水牛在救援队的引导下全部上岸。

“给你们添麻烦了,如果没有你们的帮助,这些牛肯定会被洪水冲走,那损失可就大了。谢谢你们!”在安置房内焦急等待的村民见到救援队员,激动地拉住他们的手连声道谢。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