遂川实现农饮全覆盖
来源: 吉安新闻网 2019-05-13 08:45 我要评论 井冈山报社融媒体
我们走进国家重点贫困县江西省吉安市遂川县,亲身感受到贫困县办大农饮给农业农村农民的生产生活带来的显著变化。

一滴水一份责任

一滴水一份责任

化验技术人员正在进行水质检测分析

化验技术人员正在进行水质检测分析

进入新世纪以来,乘改革红利逐步释放的强劲东风,在党和政府的大力推动下,中国农村饮水安全发生了前所未有的改变。人民群众喝上了干净、可持续的自来水。几千年来农民从年头到年尾肩上的挑水扁担,退出生活舞台,成为一件件难忘的历史文物;村中的古井,成为一座座宝贵的历史遗存。

我们走进国家重点贫困县江西省吉安市遂川县,亲身感受到贫困县办大农饮给农业农村农民的生产生活带来的显著变化。

遂川地处罗霄山脉东麓,是井冈山革命根据地重要组成部分、原中央苏区县,也是罗霄山集中连片特殊贫困县。全县23个乡镇62万人口中,涉及饮水不安全57万余人。遂川县委县政府立下移公志,誓遣南溪北支水、解决千家万户饮。截至2018年底,遂川县往“水”里砸金22129万元,建成千吨万人供水工程10处、百吨千人供水工程69处、千人以下集中式供水工程153处、分散式供水工程13000处,农饮管网像树枝状“开枝散叶”深入千家万户。全县100%的乡镇及其378个行政村全部接通自来水, 56.89万农村人口喝上清洁卫生的自来水。其中集中供水率达86.9%,自来水普及率达85%,规模化供水工程(千吨万人以上及城市管网延伸工程)供水保证率超过95%、小型工程(千吨万人以下及分散供水工程)供水保证率超过90%,基本上实现了农村全覆盖。根据遂川县疾控中心提供的水质监测总结报告,水质达标率为100%。

遂川农饮按照先易后难、逐步深化、渐进式推进路径,在探索中前进,先后历经了自然发展、饮水起步、饮水解困、饮水安全四个阶段。特别是自2005年国家实施农村饮水安全工程建设以来,遂川饮水安全工程建设成绩斐然;2016年起进入农村饮水巩固提升的新阶段,到“十二五”期末,实现具有深远意义的伟大转折,为实现2020年全县脱贫摘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人民的美好生活提供了可靠的水安全支撑。

水贵如油的年代

民以食为天,食以水为先。据世界卫生组织的资料,在发展中国家80%的疾病是由饮水不安全和恶劣的卫生条件造成的。获得安全饮用水是人类生存的基本需求,不可缺少的最重要的物质资源。

曾经的遂川农村,生命之水贵如油。全县的农业人口一半以上处于饮水不安全状态下。群众有的饮用氟化物、砷超标的水,有的饮用未经处理细菌学指标超标的地表水,有的水量、水源保证率低,要走上几里的路程或从山腰下到山脚去挑河里的水喝。

遂川县雩田镇的皋村,村民们吃够了“穷山恶水”的苦头。人们用“有女莫嫁皋村坳,三块土砖垒口灶,有水吃水,冇水吃尿” 这句民谚来形容这个小山村的贫穷落后。

退休回到皋村已生活10余年的水利职工朱显坚老人告诉我们,上世纪80年代前后的20年左右的时间里,村四周山上长的是零星稀疏的茅草,在春夏秋冬的风雨中缺了生机。责任田到户后,早前像藤上结瓜一样串连在一起的山塘渠道无人管理,几年的时间就堵塞了,村里两座库容3万多m³的山塘全部靠装天水来解决全村人的饮用水,其中一座专门用于村民饮用,一座用于洗菜、洗衣、种庄稼等。每年到八、九月干旱季节,由于高温蒸发加上雨水补充不足,那山塘里的水都变成墨绿色村民还得吃。遇上干旱年景,可以看到村里的壮劳力挑着水桶到村外挑水的人流。那个苦,九零后的人体会不到。

同样遭受缺饮用水苦头的还有于田镇的下塘、珊田村,碧洲镇的栗头村,草林镇的车源、拱前、太坪村,衙前镇的士高、缎尾、上芫村等,干旱年份,有时还要靠县里安排消防车送水解困。而汤湖、左安、大汾等乡镇的一些群众终年累月喝的是高氟水;碧洲镇的白水、良岗、达泉、宏山等村群众饮用的是砷超标水;草林、珠田、西溪、五斗江等乡镇的群众饮用的是细菌学指标超标严重、未经处理的地表水;泉江、于田、枚江、禾源、碧洲等乡镇的一部分群众饮用的是污染严重、未经处理的地下水。

此外,随着乡镇企业的发展,一些掠夺型生产企业生活垃圾、建筑垃圾、塑料制品等废弃的固体都往河里倒;生活污水、工业废水、化学毒剂等肮脏的液体都往河里面排。

家乡的河,交出了三春杨柳和九夏芙蓉。

水环境的人为破坏,加上气候等变化,农村饮水安全问题日渐突出。饮水安全,事关民生之大事。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中央领导多次强调,无论有多大困难,都要想办法解决群众安全用水问题。既要金山银山,又要绿水青山。要增强紧迫感,深入调研,科学论证,提出解决方案,认真加以落实,让百姓喝上放心水……水利部门要把保障农村饮水安全作为当今水利工作的第一任务。

党和政府不断推出惠民政策。到朱显坚老人退休回村的时候,村四周的荒山已绿树成荫;农民也不要交公粮了,还有其它的一些税费的取消,贫困的村民得到了休养生息。渐渐富起来的村民,家家户户自发办的第一件大事就是买来镀锌钢管在家门口或房屋附近打一口手摇压水井,解决缺水的问题,实现了从喝水难到喝上水的目标。村民打上水后也不管水质如何喝了个足、洗了个痛快淋漓的热水澡、里里外外的衣服洗了、被窝洗了,终于实现一生的盼望,那个高兴劲儿,无法用语言形容。

努力打造农饮“遂川样板”

遂川县农村饮水安全,走过了以户取水到联户建池供水,再到多组多村集中供水的历程,实现了从分散取水向集中供水的转变,由各自为战向整合资金转变,由单项建设向整体推进转变。

2000年,江西省人民政府提出解决农村人畜饮水困难问题。遂川县在财政拮据的在情况下,对有水源的,以村组为单位,通过建简易净化池,利用落差把水引进池中自然净化后供农户饮用。

在“十五”期间,遂川县利用国家以工代赈、老建扶贫等项目和群众自筹一点建成一批农村饮水“户户通”工程,兴建了部分乡镇集中供水工程。当时的乡镇集中供水工程建设规模小,供水主要覆盖乡镇单位、学校、部分街道居民,但开了遂川农村自来水工程建设的先河,使乡镇单位、学校和集市用上达卫生标准的自来水,从而带动小城镇的加快发展。

2005年12月3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下发《关于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若干意见》,强调要“加快乡村基础设施建设。要着力加强农民最急需的生活基础设施建设。在巩固人畜饮水解困成果基础上,加快农村饮水安全工程建设,优先解决高氟、高砷、苦咸、污染水及血吸虫病区的饮水安全问题。有条件的地方,可发展集中式供水,提倡饮用水和其他生活用水分质供水。”

遂川县抓住国家提高农村饮水标准政策机遇,建立县农村饮水安全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由县委副书记担任,副组长由分管水利、卫计、环保、扶贫工作的4位副县长担任,成员由各相关单位和各乡镇主要领导担任;同时,全县23个乡镇也同步组建了乡镇农村饮水安全工作领导小组,全面拉开遂川农村饮水安全集中供水工程建设的大幕。

2006年,遂川县水利局编制的《遂川县农村饮水现状调查评估报告》顺利通过国家水利部、卫生部专家组审查验收。《报告》特别指出:解决农村饮水安全问题,可减少疾病、改善农村人居环境、提高生活质量、增加农民收入、繁荣农村经济、缩小城乡差别,是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重要内容。提出要以改善农村饮水安全为目标,以提高农村饮水质量为重点,采取万人/千吨+千人/百吨 +自然引流三级饮水安全梯度建设,统筹规划,分步实施。           

建设资金,采取上级拨一点,县年度预算安排一点,乡镇补助一点,受益农民自筹一点解决。

工程建设,提出与乡村建设相结合,全面规划,统筹考虑,减少重复建设,确保工程质量,做到群众满意。

工程管理,实行有偿服务,合理收费,收支平衡,以水养水,永续利用。

在“十一五”至“十二五” 的10年时间里,遂川县依托国家对重点贫困县实行的政策倾斜,凝聚攻坚合力,推动人力、财力、物力集中向饮水安全攻坚“一边倒”倾斜。

县水利局选调精干技术力量,跋山涉水、不畏酷暑严寒,年复一年深入各乡镇寻找水源、实地考察、编制方案;县乡村三级干部一任接着一任干。从确定施工队伍、签订工程质量、工程安全和工程进度责任状,到农户家里头的水龙头出水,做实做细基础工作,让这一民生工程真正惠及千家万户,增强困难群众脱贫致富的内生动力。

2011年,遂川县在吉安市辖的13个县(市)区中率先建成日供水3万吨的农村集中供水工程牛头脑水厂,为枚江、碧洲、于田、泉江、巾石等5个乡镇12万农业人口提供自来水,成为有效解决农村饮水安全的标志性工程。

牛头脑水厂安装员方明同志告诉我们,他清楚地记得,当年向受益的枚江镇张塘村84岁的郭大爷家供水时,郭大爷用颤巍巍的手放在水龙头底下,当他拧开水龙头的一刹那,一股充满力量的干净的自来水奔涌而出,冲过郭大爷的指缝,他双手合拢把水捧在手心里,目不转睛地看着那水从指缝里不断的掉落到地上,有的还浅到了他的脚上,他退后一步,第二次又用手掌心接着水,然后送到嘴里咕噜咕噜的喝了几口,对着身边的儿孙们说:“好甜!”儿孙们赶紧也用手掌心接水送到嘴里喝,然后异口同声地对着老人家说:“好甜。我们和城里人一样喝上自来水了!”

从中,我们深刻感受到,对于农村饮水困难群众来说,水,是他们一辈子的渴望,每一滴水,都是宝贵的!

牛头脑水厂建成后,在制水车间门口墙上贴着七个醒目的大字:“一滴水一份责任”。 水厂编制了牛头脑农村饮水安全工程标准化管理操作手册,完善制定操作规程、服务标准,开展“供水服务进万家、了解水厂零距离”等活动,积极搭建水厂与用水户沟通平台,努力提高农村供水工程运行管理的专业化、物化业水平。其完善的操作规程,良好的服务机制,得到过江西省水利厅的好评,曾2次作为全省农村集中供水工程建设管理培训现场教学点。

遂川县农村集中供水工程建设,提高了供水保证率,彻底解决了以往饮水安全工程设施简陋、水质差、设备维修难等问题,让群众喝上了“干净水、安全水、放心水”,享受到用水便利的农户为此购置了洗衣机等家用电器,对加快新农村建设,改善农村面貌,增进党群干群关系,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发挥出重要作用。

2014年,中国科学院在对农村饮水安全实施情况进行第三方评估时,认为农村饮水安全工程建设成效显著,数以亿计的农村居民从中受益,各利益攸关方相当满意,是国家许多重大惠民工程中最受农村居民欢迎的工程之一,被广誉为“德政工程”、“ 民心工程”。

2015年 10月30日,由全国人大环资委牵头组织,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央电视台、光明日报等12家中央媒体组成的“中华环保世纪行”宣传活动新闻采访组专门抵达遂川县牛头脑水厂进行实地采访报道。

遂川县《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写道:随着2015年主要目标任务的完成,标志着我县“十二五”顺利收官。过去的五年,实施农村饮水安全项目34个,惠及群众21万人。是农村饮水安全发展升级势头最好、变化最大、群众得到实惠最多的时期之一。     

更好的日子还在后头

2016年,国家发展改革委、水利部、财政部、卫计委、环保部、住建部按照中央“十三五”期间实施农村饮水安全巩固提升工程决定,联合印发通知并召开视频会,要求各地围绕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打赢脱贫攻坚战的战略部署和目标要求,以健全机制、强化管护为保障,综合采取改造、配套、升级、联网等方式,进一步提升农村集中供水率、自来水普及率、供水保证率和水质达标率。

遂川县又站在了农村饮水安全巩固提升工程建设新的起点上,肩负起全县脱贫摘帽的历史重任。

在编制完成的《遂川县农村饮水安全巩固提升工程“十三五”规划报告》,将重点对全县23个乡镇集中供水工程巩固提升实行政策倾斜,优先为贫困村建设自来水工程。

从2016年开始,到2018年底,遂川共投入资金6325万元。仅仅三年的时间,乡镇集中供水工程巩固提升任务过半,建设贫困村集中供水工程85处,覆盖了81贫困村8.50万人,解决了0.51万户贫困户1.56万贫困人口的饮水安全问题,37个脱贫村的14项硬件建设全部达标,饮水安全指数大幅提升。

遂川县水利局党委书记、局长张晓曲如数家珍地告诉我们:“数据显示,2018年,在基本解决农村饮水安全的基础上,中央投资76亿元,用于巩固提升工程质量。我县投资6千多万元。农村供水工程总供水能力已达6.98万m3/d,平均执行水价1.2元/m³。同时健全了行政村排水沟渠和污水处理系统,实现了无内涝、无污水横流,提升了群众生活品味,保障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的和谐共生。农饮工程管线连乡村,心心印用户。这一件件、一桩桩看得见、摸得着的实事、好事,不仅温暖了遂川的村村寨寨,也温暖了每一位群众的心。”

我们还从张局长那里了解到,为了切实把已建好的农村供水工程管好,实现工程长期、高效、可持续运行。遂川县在江西省率先推出县级农村供水工程运行管理的规范性文件《遂川县农村供水工程运行管理暂行办法》,从加强领导、落实责任、强化监管、保障资金、加大培训等五个方面着力构建农村饮水安全管理长效机制。

遂川县为此专门安排了205个农饮工程管理公益性岗位,县财政每年拿出57.4万元进行奖补,全部聘用无就业贫困家庭4050人员上岗,既切实落实好工程有人管理,又帮助解决了贫困家庭的就业问题,增加了贫困家庭收入,加快贫困户脱贫步伐,取得了一举两得的效益。    

如今的于田镇皋村,村庄里一条条水泥路曲径通幽,村容村貌日新月异,有了农家的那份温馨祥和,整座村子充满浓浓的田园风情,实现“落后皋村”到“美丽皋村”的华丽蜕变。真可谓山河锦绣岁月新。

2019年4月28日,江西省人民政府以赣府字27号文批复同意遂川县脱贫退出。标志着遂川县农饮脱贫攻坚工作取得了决定性进展。

走过千山万水,仍需跋山涉水。

遂川农饮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按照工程补短板,行业强监管的总基调,以更加饱满的精神,开启新时代治水兴水新征程。(梁宇)

网友评论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