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号兵鲜血染芋叶
袁贵南出生在宁冈县茅坪苍边村,由于家境贫困,从小就是个放牛娃,每天为地主在步云山一带看牛。

袁贵南出生在宁冈县茅坪苍边村,由于家境贫困,从小就是个放牛娃,每天为地主在步云山一带看牛。1927年毛委员带领工农革命军来到茅坪,16岁的袁贵南放下牛鞭参加革命,加入了袁文才的队伍。部队在大陇升编时,他被编入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第二团第一营第二连,光荣地当上了红军的一名司号员。

那时,敌人经常调兵进攻井冈山革命根据地,行军作战成了家常便饭。因为袁贵南是号兵,任务只是吹号,按当时部队的规定是不配枪的。他每次战斗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战友们同敌人拼杀,自己却帮不上忙,心里总感觉不是滋味。一次战斗结束后,袁贵南哭着脸找连长要枪。在他的再三请求下,连长破例发给他一支小马枪。

1929年1月,湘赣敌军调集十五个团的兵力对井冈山展开第三次“会剿”。此时,袁贵南所在的队伍已编入红四军第三十二团。担负着在黄洋界脚下牵制和阻击敌军的任务。一天夜里,二连遭遇敌军主力,战士们迅速撤往村后的山上,在夜幕的掩护下,多次击退敌人的进攻。敌人见夜战占不到便宜,便将山头团团围住,准备待到天亮再进攻。

夜半三更,漆黑一团。小号兵袁贵南因负伤已掉队两天了,他拄着木棍走在村旁的另一条小路上,艰难地行进着,正在寻找他的队伍。他顺着枪声的方向摸进村里,可不见战友,只闻到了敌人的叫喊声。他推测战友们已被敌人包围了,情形十分危急,于是决定去解围。

“嘀嘀嘀———嘀哒哒———”一阵嘹亮的军号在沉寂的夜空中,从村子里传来。紧接着,又响起了“部队在这里集合”的喊声。山上的同志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后,又惊又喜。敌人听见号声后,以为红军要在村里集合,不禁大吃一惊。“叭”的一声,村子里接着又传出清脆的枪声。敌团长命令士兵向山上乱扫一阵,见山上寂静无声,便下令向村子包围过去。敌军一去,山上的同志趁机转移,迅速跳出敌人的包围圈。

东方渐亮,袁贵南见敌人蜂拥而至,便退到村外,隐蔽在一片芋头地里。本可安全逃走的袁贵南突然一想,要是敌人进村没有发现红军,必定会回头追击,村里老乡又会遭殃。于是他站起来,又吹响了军号,把敌人引向自己。正在村里搜索的敌人,听到号声后,像疯狗一样扑过来。袁贵南躲在宽大的芋叶下,瞄准敌人,一枪一个,打死了十几个敌人。子弹打光了,他站立起来,昂首挺胸,迎着朝阳,再次吹响了嘹亮的军号。敌人看见芋田里只有一个红军小号兵,惊得目瞪口呆。恼羞成怒的敌人将一阵罪恶的子弹射向了袁贵南。年仅十七岁的小号兵鲜血溅在一片片翠绿的芋叶上,形成一颗颗鲜红的珍珠。

网友评论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