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组里故事多——永新县税务局驻莲洲双湖村扶贫纪实
王永红病逝的消息很快传进了扶贫组,钟小飞立即带着全体扶贫组人员赶往双湖村,送他最后一程。在祭祀会上,王永红的一个叔叔突然大声地向王永红的全体亲戚宣布:......

□吴谷 文/图

2016年初永新县税务局派出的扶贫组进驻该县莲洲乡双湖村时,双湖村的561户2080人就有42户贫困户,165人是贫困人口。在扶贫组进村的头一天,双湖村人对他们有强烈的抵触情绪,局长钟小飞带领的扶贫工作组在进村的头一天,就吃了闭门羹。

事隔三年后的2018年,双湖村是村里公路进家门,栋栋高楼平地起,家家网络连世界,村村巷巷绿荫盖……原有42户贫困户全部验收脱贫,人均收入4000元,人均万元者在村里也占了不少比例。现在双湖村里的乡亲们见人就说:三年脱贫攻坚战,多亏了永新税务局扶贫组的同志们保持和发扬了井冈山革命时期与人民血肉相连的优良传统,保持和发扬了“日有泥巴伴裤管,夜打灯笼访柴门”的苏区干部好作风啊!

从不受欢迎的扶贫组,到全村乡亲无不拍手称赞的扶贫组,这里面肯定有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

10

钟小飞与贫困户干娘在新居前留影

11

扶贫组在发放“安居工程”新居住证

12

罗志华深入贫困户家中调查

故事一:治懒

双湖村出了一个特别典型的人物,他就是该村的红卡户曹华军。他在整个双湖村是个“名人”!

说他是名人,是有两个方面:一是家贫如洗,甚至连烧饭的锅都是一个缺了口的破锅,煮起饭来还要侧着锅放在三块土砖搭成的灶上。二是懒惰,他的懒惰当真是全村都能挂上号,而且是众所公认的懒鬼。

党的政策是扶贫,但决不是扶懒。

“我去!”

这次主动请缨的是副局长罗志华。面对这个懒惰成性的刺头,怎么扶?很费脑筋。一天,罗志华恰好发现一个在办公楼院子拾荒的老人,一打听,他一天拾破烂至少能赚几十块钱。

“我为曹华军找到了脱贫治懒的路子了。”他立即把这想法告诉了扶贫组的同志,大家都觉得不错,便都把自己办公室的废纸、矿泉水瓶全部收集起来,打包来到曹华军的家,告诉他这是为他拾回来的破烂,让他自己到圩上去卖。

曹华军看着这一大堆破烂,当时还有些不太情愿,可当他拿回卖破烂的196元钱后,深深地触动了他那根沉睡半辈子的“懒筋”,他顿然醒悟了。心想:勤快多好,只是动动手,走走脚,一天就有几十元。有了这个目标后,他每天天不亮就上圩进村拾破烂了。这样一来,他的收入真可观起来,他告诉大家说:“你别小看这拾破烂,这里还藏着学问呢:那就是勤。”

现在的曹华军把罗志华当成了自己的亲兄弟,只要他有点鸡毛蒜皮的小事,都会打电话给罗志华,就连每次帮扶人员下到双湖,他只要没见到罗志华的身影就要四处寻找,直到找到本人才放心起来。随后,为方便他四处收购破烂,罗志华特意操心为他办好了驾照。但由于年龄过大,罗志华怕他出危险,近日又介绍他在本县一个工厂打工,月收入2000多元。曹华军告诉笔者说:“扶贫组真是好人啊,时时处处想着我这个穷人呢!”说着,他十分神秘的说:“现在我认罗局为兄弟哥呢!”

这个故事不正是在证明“扶贫先治懒,治懒先扶志”的重要吗?

故事二:寻牛

那天,扶贫组成员左家林吃完晚饭准备冲凉,突然村里贫困户胡寒卜哇哇大叫着闯进了左家林的住地。因为他又聋又哑,只得面对左家林拍打着胸脯指着远处哇哇大叫。原来胡寒卜有一个儿子在外地打工,2017年春节回家看到家乡的变化,他立志要回家创业,扶贫组坚决支持了这年轻人的想法,通过与曹家组协商,决定将该组的四口荒塘和五座小荒山头包给他。扶贫组给他办好了低息贷款后,他鱼塘放鱼,荒山种草籽,扶贫组又以每头牛补助1000元的奖励为他买了18头牛。由于他买的不是肉牛,只是当地收购的耕牛,这种牛野性很大,很难管理。胡寒卜跑来求救就是他家的牛跑了,至今未回。左家林一听,心中急呀,一头牛值上万元钱呀,要真丢了一头,你说老人家能不急吗?他不敢怠慢,立即召集了所有扶贫组员和本地村民,分四个队分头上山找牛。

经过大半夜的搜寻,16头牛找回来了,但还有两头仍不见踪影。正当胡寒卜儿子在夜色的大雨里绝望时,左家林和两个队员落汤鸡般打着手电,把两头牛从离双湖村十几公里的黄门坊村的一条山冲里牵了回来。

胡寒卜家的牛全找回来了,面对经过一夜奔波,面如菜色的左家林和他的几个组员,这家人的眼里噙满了泪水……

事后不久,双湖村有位爱好文学的青年,在村里的宣传栏里贴出了这样一首打油诗:

扶贫干部真扶贫,实实在在有颗心。

日有泥巴伴裤管,夜打“灯笼”访柴门。

双湖又来老“苏干”,这样的干部哪里寻?

故事三:认子

在双湖村有个叫贺秀兰的孤寡老人,今年87岁。在她32岁那年丈夫丢下两个未成年的女儿离开了人世。为了生计,两个女儿长大成人后便早早地嫁了出去,留下她孤苦伶仃地守这个家徒四壁的家。钟小飞一进村就主动提出与这位全村最穷的孤寡老人结对帮扶。老人多年患高血压,时常弄得发晕昏倒在地。为此,他立即联系医院,将她送进县医院的住院部,对她的身体进行了全面的检查,并与医院制订了医治高血压的长效计划。他怕老人家忘记服药时间,特意跑到村委医疗室再三叮嘱乡村医生,请他督促和检查她坚持服药。在此后的日子里,他就像亲儿子一样,一空下来就跑到她屋里,问长问短,嘘寒问暖。紧接着扶贫组想到的就是改善老人的居住条件,因她是借居弟弟的一间小屋,想帮她重新整修一下。老人考虑到自己年老,怕死在弟媳屋里,死活不同意在这屋里居住了。钟小飞和扶贫组决定向有关部门申请为她和村里的另外几户无房户申报“安居工程”。报告很快就批下来了。但她又犯愁了,因为担心新建的“安居工程”建在离村偏远的地方,她担心老死屋里恐怕也无人知道呢。因为双湖村要安置的都是孤寡老人,一旦有病谁也帮不了谁,扶贫组立即找到了村委协商,很快就决定将安居屋建在人口流动最多的村委会对面。

老人指着新家具、新厨房、新卫生间和新彩电乐得直拍巴掌,无限感慨地说道:“我这儿子呀,天下难找啦,嘿嘿,他怕我有困难找不到他,特意为我买了一部老人机,还天天教我怎么打电话呢。你说说看,我这儿子孝不孝顺?”说着说着,她突然眼里噙满了泪水:“要没这儿子,恐怕我这一生再也享不到今天的福。”

老人每句话都在提她的儿子,她儿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正好村主任胡武光走了进来,他告诉我说:“老人家说的儿子,是她在住院时的病床前认下的干儿子,他就是县税务局局长钟小飞。”

老人说:“是我前世修了德,今世才有福分认下这个好儿子呢。”

老人没文化,迷信。她根本不知道,是党的好政策给她送来了一个好儿子啊!

故事四:扶志

双湖村胡建新是胡家组的红卡户,这个人很有个性。他在读初一的时候患上了脊椎肿瘤后,双脚残疾,生活很难自理,于是他干脆自暴自弃,头发留得比女人还长也不去理。钟小飞听到这一情况后,二话不说,又是他第一个站出来:我去!我去与他结帮扶对象!

对这样一个对生活完全绝望的人怎么去帮?钟小飞决定根据他的实际情况,首先解决胡建新走路困难的问题(他只能用条凳子双手撑着走),便自费从县城买了一副300多元的双拐,让他能靠双拐支撑站起来行走。这样一来,胡建新走路就方便了多了。紧接着,钟小飞发现胡建新上厕所十分艰难,立即为他改造了厕所。胡建新这次感动了,坐着这崭新的便凳,久久没有出声……不几日,为彻底改变他对生活的绝望,让他能走出去多与外界接触,钟小飞花几千元为胡建新买了辆电动摩托车。

胡建新能站着走路,又能驾着摩托车四处窜门,这回他对大家第一次露出了甜蜜而感恩的微笑。

钟小飞并不停留在帮扶一个残疾人的生活上,他根据胡建新读过初中,懂得电脑,便决定从扶志抓起,先振作他的精神。马上与一家电商联手扶助这个残疾人,帮助他在双湖村办起了一家电商店,这店使他每月最低收入也有1000多元,而且电商业务还办得红红火火。

这回,胡建新乐了,在他胸臆间充满了一种力量,那是一种志气的力量!他充满信心地告诉我说:“下一步我还要把电商店扩大些,吸收村里的几个残疾人。”

故事五:回拜

双湖村红卡户段金媛的丈夫王永红患癌症。

这消息很快就传进了税务局扶贫组每一个人的耳朵里。大家面对骨瘦如柴,双眼暗淡无光的患者,在病床前钟小飞默默地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身上几百元钱,交在段金媛的手里,在场的所有扶贫组成员个个也都把自己身上的钱掏了出来。不久,钟小飞在全局发起了几次募捐活动……

但,这些钱对一个癌症病人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

一个家的主心骨倒下,家便不成样子。扶贫组为让段金媛能安下心来服侍丈夫,便为她家打水井解决饮用水问题,对电线、厨房、卫生间进行改造等,为解除患者的疼痛,扶贫组所有人员几乎全体出动找偏方、进山挖草药。

但他已是癌症晚期,钟小飞和扶贫组同志们的辛劳并不能挽救他的生命。在弥留之际,王永红把他在外打工的儿子叫回到床前,一字一顿地留下了临终遗言:“儿子呀,你至死也要记得扶贫组,不能忘扶贫组的大恩大德。我死后,你一定要给他们献上一面大大的锦旗,这样,我才瞑目了。”

段金媛的丈夫终于还是走了,在他的遗体边,人们依然可看到扶贫组的同志为他采回还没用完的那一大篓草药。

王永红病逝的消息很快传进了扶贫组,钟小飞立即带着全体扶贫组人员赶往双湖村,送他最后一程。

在祭祀会上,王永红的一个叔叔突然大声地向王永红的全体亲戚宣布:“全体亲戚现在向永新税务局的扶贫组同志回拜。”他的话一落音,谁料,全村的村民都不约而同齐刷刷向扶贫组全体成员回拜,大声道谢。父亲死了,儿子报恩,天经地义。全村人都来向扶贫组回拜,可真罕见。

这,就是党员干部与人民群众血肉相连的一次见证。

网友评论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