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古不变”心向党——记九旬老党员郭石古
黑夜,伸手不见五指。借着昏暗的手电筒灯光,90岁的老党员郭石古拄着拐棍,深一脚浅一脚前往村部参加党员活动日活动。这一走,就是53年。所有的党员活动,他几乎......

□本报记者 徐瑞春

黑夜,伸手不见五指。借着昏暗的手电筒灯光,90岁的老党员郭石古拄着拐棍,深一脚浅一脚前往村部参加党员活动日活动。这一走,就是53年。所有的党员活动,他几乎都没有落下。仅有一次,因为生病参加不了,他硬扛着提前走到村支书家里请假。

郭石古是井冈山市柏露乡长富桥村的一名党员,多年担任村支书。

4月16日,在村会计的带领下,记者来到郭石古的家中采访。只见昏暗的家中,没有像样的家电,家具陈设也极为简陋。郭石古介绍,自己有两个儿子,都很孝顺,多次邀请他一起居住,只是生活习惯不同于孩子们的他,更愿意住在老宅,那里有他和老伴生活的记忆。

郭石古本不姓郭,而是姓邓,叫做邓石古。父亲邓金林,母亲朱菊妹,家住湖南省炎陵沔度。郭石古舅舅朱海洪跟随朱德参加了红军队伍,当时国民党反动派实行白色恐怖,朱海洪带着邓石古一家逃到井冈山地区。在郭石古很小的时候,舅舅不知所终,妈妈朱菊妹也去世。毫无生计的邓金林把邓石古卖给了井冈山柏露长富桥的一户人家,养父叫郭坛生、养母谢桂莲,邓石古就此改名郭石古。郭坛生早年因为赌钱,被抓走死于狱中。谢桂莲改嫁,拿着改嫁得来的60元买下了郭石古。因此,郭石古并没有见过自己的养父。

在郭石古6岁那年,谢桂莲也去世了,郭石古成为了孤儿。堂哥郭长生把他养育到14岁,之后郭石古开始打零工独立生活。

“我是一个孤儿,是共产党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的家……”“党爱我,我也爱党。”带着对党的深厚感情,郭石古积极要求入党。1958年,郭石古入了党。

命运多舛,1966年,由于众所周知的社会原因和一些琐事,郭石古被开除党籍。1968年,时任县委书记、组织部长、监委书记联合召开群众大会,纠正错误做法,向郭石古赔礼道歉,并恢复郭石古的党籍。

经此挫折,郭石古依然痴心向党。在党的安排和帮助下,郭石古为党做了大量的工作,直到78岁时,因为年事已高,才从乡敬老院院长的岗位上退下来,回家务农,“党是真心对我的,对我很爱护;我做了一些小事,党就给我荣誉,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的命,就没有我的家……”

长富桥村党支部书记吴雪香告诉记者,郭石古党性很强,每次党员活动,他总是第一个到场,他常说:“我是一个党员,如果连党的活动都不参加,那算什么党员?”

每次党员活动,郭石古都认真准备,积极发言。他经常以老党员的身份告诫新党员:“你不吃斋我不怪,你要吃斋必受戒”。虽然说的是当地客家土话,但是比喻贴切,新党员容易接受。

作为老党员、老支书,5年前,郭石古就告诉现任支书吴雪香,“上头千根线,下头一根针”,党的方针政策,需要落实到基层党员贯彻执行;“上面千个锤,下面一个钉”,基层干部就像钉子,既有好钢打造的水泥钉,百折不弯,又有生锈的铁钉,一打就弯。钉子能不能打进去,关键看自身够不够硬。农村基础工作、基础条件就像地板,如果地板是木头,很容易就能打进去;如果是水泥地板,就算水泥钢钉,多打几次也会弯折,工作会有反复。因此农村工作,抓好基础是关键。

在长富桥村,由于白天农民要下地干活,每月28日的党员活动,基本都安排晚上进行。郭石古有一个老式手电筒,历经岁月磨炼,已经老旧斑驳。点点亮光,劈开暗夜,指引他前行的方向,从不迷航。

网友评论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