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丰“内鬼”禁毒大队长落网,牵出跨三省制毒集团
来源: 上游新闻-重庆晨报 2019-04-08 08:23 我要评论 井冈山报社融媒体
目前尚未有权威信息发布落网人员名单。此前,有消息源向上游新闻记者表示,曾有福建人因制毒落网后被捞了出来。该福建人是否系丘双河?

2018年12月,几十个外地人到江西永丰古县镇海元村,以养殖场为幌子办起地下制毒工厂,用麻黄碱提炼冰毒。今年3月初,上级公安机关在永丰布置捣毁制毒工厂行动时,永丰县公安局禁毒大队大队长胡某打电话通风报信被抓现行。

▲江西永丰地下制毒工厂捣毁现场。受访者供图

4月4日,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先后刊发《江西大批警力查获永丰制毒工厂,“内鬼”禁毒大队长被抓现行》《江西永丰警方首次证实:禁毒大队长胡某涉地下制毒工厂案被抓》,引发广泛关注。

上游新闻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在该案背后,一个以福建省上杭县人丘双河为主的制造冰毒犯罪团伙浮出水面。该团伙自2015年以来,多次在湖南石门、湖北武汉、江西永丰等三地制毒。其中湖南常德和江西永丰两批判决中,共有16人获刑,其中5人获死刑,但仍有制毒成员在司法文书表述中为“在逃”或“另案处理”。

此次落网的犯罪嫌疑人中,是否有司法文书上表述的制毒团伙主犯丘双河,尚未有官方予以证实。

生意突亏,借高利贷致债台高筑

多方信息证实,1982年1月出生的丘双河是福建上杭人。20多岁时,与很多老乡一样,他来到与上杭相邻的石狮市开服装厂。

石狮市卡菲特服装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何秀玉是丘双河的同乡。何秀玉向上游新闻记者介绍,丘双河瘦瘦的,一米六几的个头,为人大方,身边有很多朋友,“就是爱吹牛,花钱大手大脚。”

何秀玉称,丘双河的服装厂规模虽不大,但一年也有几十万元的利润。他的生活本可以过得衣食无忧,但因一次货款没有收回陷入债务泥潭。“别人拉走了他一车货,大约几十万,没有付款,他为了经营厂子,借了高利贷。”

上游新闻记者发现,沾上高利贷后,丘双河名下也变得无财产可执行。

据(2014)狮执行字第1322号文书显示,2012年,丘双河与石狮市卡菲特服装有限公司签订了一份购销合同,丘双河欠了53万余元货款。在该案执行中,未发现丘双河有可供执行财产。

2015年8月17日,上杭县人口和计划生育局以丘双河夫妻违法多生育一个子女,作出杭人口计生征决字(2015)第202051号《征收社会抚养费决定书》,决定其征收社会抚养费54180元。2016年11月22日,上杭县人民法院发布的(2016)闽0823执1424号执行裁定书显示,被执行人丘双河及其妻在银行无存款、在房产登记部门无房产登记信息、在车辆登记机关无车辆登记信息,暂无可供执行的财产,且其已外出。

何秀玉说,丘双河因债台高筑,在2015年左右时走上制毒之路。“他制毒在老乡圈子里人尽皆知。他原来厂里的丘林华跟着他一起制毒,判刑了还没出来。还有一个跟着他的永丰人被判了无期。制毒之后,他赚到了一些钱,欠另外一个老乡的100多万元还了一部分。”

▲福建上杭县法院执行裁判书显示,丘双河夫妻名下无可供执行的财产。图片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辗转三省,专挑山高林密之地制毒

现在尚无足够证据显示,丘双河是如何与大他6岁的老乡钟某某一起走上制毒道路的。

湖南石门县人民检察院发布的石检刑刑不诉〔2018〕40号不起诉决定书显示:2015年11月左右,钟某某伙同丘双河(在逃),组织陈其根、何赠洲、丘林华、姚志勇等人来到湖南石门县。在石门县下辖一村民小组,钟某某等人租用了一家废弃的“石门意隆康肉牛繁殖基地”。在该养殖场内,丘双河等人利用自带的玻璃反应釜、甩干机、搅拌机等制毒设备以及运来的甲苯、盐酸、氢氧化钠等制毒原材料,进行非法生产制毒物品麻黄碱。2016年11月1日,石门县警方在该养殖基地查获制毒工具,并收缴了一批用于生产麻黄碱的原材料。 

这是司法文书中披露丘双河首次参与制毒的简要过程。

▲湖南石门检察院发布的对钟某某不予起诉决定书显示,丘双河的名字首次出现的时间为2015年11月。图片来源/人民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网截屏

湖南石门县人民检察院发布的石检刑刑不诉〔2018〕40号、52号、53号等三份不起诉决定书、江西省永丰县人民法院(2017)赣0825刑初67号刑事判决书、2019年1月25日常德法院网发布的《常德中院对杨先明等14人制造毒品案一审宣判多人获重刑》等司法文件和报道显示,丘双河的身影一直出现在湖南石门、湖北武汉、江西永丰等三地地下制毒工厂。这些制毒地点有一个共性——山高林密。

除在湖南石门制毒外,相关司法文件显示,2016年2月,程某某与李贵涛(另案处理)、丘双河(在逃)、江庆荣(在逃)、张勇(在逃)、“波哥”(姓名不详、在逃)、何赠洲(另案处理)等人为谋取非法暴利,秘密相约在湖北省武汉市新洲区程某某家,利用自备制毒工具及原材料,生产制造毒品甲基苯丙胺(俗称“冰毒”),但未制造出来。

2016年3月,程某某与李贵涛等人再次相约在武汉市新洲区程某某家制造冰毒。由程某某、李贵涛、张勇、丘双河等人共同出资购买制毒原材料,后由丘双河、丘林华、何赠洲等人将制毒原材料运至程某某家,秘密制造冰毒3公斤,共获利6万元。 

2016年4月底,丘双河(另案处理)组织被告人丘林华及永丰籍人员黄某、朱某等人,在永丰县坑田镇城头村院前自然村1号房屋制造冰毒。同年5月中旬,制造好的毒品由丘双河打包成条并带走。

2016年6月中旬,黄某选择在永丰县佐龙乡浪田村灌坑水库钟某养鸭场内制造冰毒,丘双河安排将制毒设备搬运至钟某养鸭场内。丘双河组织丘林华、肖少豪及制毒技术人员杨某等人来到永丰县,制造成功的冰毒由丘双河带走。

2016年7月,丘双河被公安机关抓获后,丘林华联系杨某让其购买麻黄碱,利用丘双河之前购买的设备及剩下的部分制毒原料,再次在永丰县坑田镇城头村院前自然村1号房屋制造冰毒。

▲2019年1月25日,常德市中院对杨先明等14名被告人制造毒品案一审公开宣判,其中5人被判死刑。相关案件信息显示,多名被告人与制毒集团主犯丘双河有交际。图片来源/常德法院网

蹊跷费解,被抓3个月后再成制毒主犯

相关司法文件显示,一直在逃的丘双河在2016年7被警方抓获,但被抓后他受到何种处罚令人费解。此外,尚无司法文书佐证丘双河是在何地、被哪里的公安机关抓获。

直到3个月后,他再次出现——2016年10月,之前在湖北武汉联合丘双河制毒的程某某,再次与丘双河密谋制造毒品。商议好后,程某某于2016年10月24日携带制毒资金58万元现金前往福建省龙岩市新罗区,与丘双河制毒集团成员温小琪、何赠洲接头准备交付制毒入股资金。次日上午6时,程某某未及交付制毒入股资金,在龙岩市新罗区八一宝源大洒店508室被民警抓获。

此次露面,也是丘双河的行踪最后一次出现在司法文书上。此后,他似乎踪迹全无。

根据2019年1月25日湖南省常德法院网发布的《常德中院对杨先明等14人制造毒品案一审宣判多人获重刑》报道,2016年4月底至2016年8月底,杨先明等14人先后在江西省永丰县、湖南省石门县5次制造毒品甲基苯丙胺(冰毒)共计904.2605公斤,一审判决制毒技术人员杨先明、江西永丰籍的黄枧苟等5人死刑,另一名参与制毒的江西永丰籍人员黄小兵被判死缓,最轻者获刑也有13年。

此外,江西省永丰县人民法院(2017)赣0825刑初67号刑事判决书显示,曾在湖南石门和江西永丰等地参与制毒的福建上杭人丘林华,以及在江西永丰参与制毒的福建上杭人肖少豪,“鉴于二被告人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可以从轻处罚”,二人分别获刑四年六个月和三年十个月。

永丰县法院认定丘林华和肖少豪的制毒时间为2016年4月至2016年9月,这与常德中院查明14人获重刑被告的制毒时间较为吻合。

主犯丘双河是否被抓,官方尚无证实

上游新闻此前报道显示,2018年12月,几十个外地人到江西永丰古县镇海元村办起了打着养殖场幌子的地下制毒工厂,用麻黄碱提炼冰毒。

多个可靠信源向上游新闻记者证实,这家制毒工厂系福建人所开。今年3月初,上级公安机关在永丰布置捣毁制毒工厂行动时,永丰县公安局禁毒大队大队长胡某打电话通风报信被抓现行。

永丰县公安局此后发布消息称,在侦破该起案件时,包括原永丰县公安局禁毒大队长胡某在内的江西、福建籍多名犯罪嫌疑人悉数落网。

此次落网人员中是否有丘双河,以及该制毒集团成员何赠洲、温小琪等,仍是个谜。目前尚未有权威信息发布落网人员名单。

此前,有消息源向上游新闻记者表示,曾有福建人因制毒落网后被捞了出来。该福建人是否系丘双河?捞人者是否系原禁毒大队长胡某?胡某初次涉案时间及涉案程度?永丰警方相关负责人在接受上游新闻记者采访时,均称不清楚。

江西永丰一名官员介绍,此次案件是上级公安机关侦办福建涉毒团伙查出来的,当地对该县公安局禁毒大队长胡某涉案也表示震惊,但对于具体案情不知情。

上游新闻记者 牛泰 发自江西永丰

网友评论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