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芽菜
豆芽菜哪里都有,美食专家会说这不是一盘庐陵“特色年夜菜”。诚然。但我记忆中的豆芽菜风味可能与众有异。

豆芽菜,我说她是华夏蔬菜里堂堂的国菜。

豆芽菜哪里都有,美食专家会说这不是一盘庐陵“特色年夜菜”。诚然。但我记忆中的豆芽菜风味可能与众有异。

一盘豆芽菜能把我带进诗经岁月。猪是我国畜牧文明与农耕文明的“交接者”,豆芽菜是我国农耕文明之滥觞。

豆芽菜源自神圣的“五谷”。“菽者稼最强。古谓之尗,汉谓之豆,今字作菽。菽者,众豆之总名。然大豆曰菽,豆苗曰霍,小豆则曰荅。”(《春秋·考异邮》)据我所知,菽在五谷中“最中国”。中国人的重要营养取之于菽,军马的军粮配给都不能少大豆。“烹葵及菽。”“中原有菽,小民采之。”(《诗经》)诸如此类,读之一热。

从主粮变成主菜的豆芽,“冰肌玉质”、“金芽寸长”,长得像一把如意,又称为如意菜。

勤劳有划算的农家,杀年猪之前一个礼拜磨豆腐,磨豆腐之前半个月发豆芽。冬日乡村寂冷,只有厅堂火塘里的火,和村头老井中冒着的热气是生动暖人的。这一水一火酝酿春节。

满是苔藓的井头旁,家家都有一个镂空了底的木桶,有的是旧饭甑,上面是金黄的稻草,下面是金黄的豆子。生产队的大豆拔下来,被壮汉们挂上村口那棵巨大的老樟树上,吹干后,分到各家的大豆少得可怜,因而金贵。村人喊那棵老樟树为“樟公公”,小时候我觉得它无比高大———孩童眼里的东西,长大后都觉得矮小了。每天几趟,家家户户,或老或少,或是挑井水的壮汉顺手,冒着霜露雨雪,都要去井头为豆芽浇水。井水寒冬暖酷暑凉,上苍为人类想好了一切。只靠这一勺勺冒着雾气温暖的井水,十天半个月,生硬的大豆们化身为晶莹剔透的豆芽菜,都顶着个“小黄帽”。豆芽特别证明水是生命的天使。

烧红大锅,小小心心搁上半调羹金黄金贵的菜油,“滋滋滋”地先放红辣椒干丝和姜丝,雪白的豆芽(根须也不用择掉),“哗啦”,倒进锅里,锅铲翻动几下整个厨房就清香扑鼻。有的会加点冬酒,就更加醇香爽滑。汤多汤少,悉听尊便。起锅时,加些蒜苗或葱花,这碗食材地道、厨艺简便的豆芽菜就好了,吃得会咬掉鼻子。

我们小时候的年夜饭,包括整个正月待客,豆芽菜,以及豆腐(含油豆腐、豆干),加上薯粉丝、笋干之类是主力,红烧肉、线鸡、鱼之类,更多的是象征意义。豆芽还可打汤、煮火锅,还是“佛跳墙”的好料。而豆芽菜桶里的豆芽菜,在小孩眼里似乎是取之不竭的。漫长的寒冬和让大人捉襟见肘的春节,因了豆芽菜就不那么难熬了。

豆芽,穷人的“孝菜”。“菽水承欢”,这个成语源自孔子:“啜菽饮水,尽其欢,斯之谓孝。”豆和水指最平凡的食品,用它来奉养父母,虽贫寒而孝心无限也。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