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处不在的庐陵文化——我与“庐陵”(吉安)的两次奇遇
人生何处不相逢,山在西来水在东。时间真是个奇妙的东西,它倏忽而来,又倏忽而去,诚如孔子所言:逝者如斯乎。谁也不能打捞起来,但只要把它打捞一丝,便却万分......

16

海丰中学纪念文天祥"一饭千秋"的方饭亭

17

湖南省博物馆展出的"江西填湖广"资料

18

花瑶人的精美服饰

人生何处不相逢,山在西来水在东。时间真是个奇妙的东西,它倏忽而来,又倏忽而去,诚如孔子所言:逝者如斯乎。谁也不能打捞起来,但只要把它打捞一丝,便却万分珍贵。有位哲学家言:能够享受以往生活回忆的人,等于活了两次。这句话似乎也可以这样说:如果有两次以上美好的回忆,他的生活就会变得十分美好!

我就有这样两次美好的邂逅,而且都是关乎我的祖居地,我的故乡庐陵———吉安。

■作者简介:

彭庆元,吉安县油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诗学会理事。深圳市南山区政府原副巡视员。长期从事文化行政管理与文艺创作,出版有《艺穗集》《流浪的琴声》《行走的足音》《凝固的诗情》等十二本散文、诗歌集。歌曲(歌词)创作丰富,《托起朝阳》《永远的思念》《欢乐的社区欢乐的家》分別由我国著名歌唱家演唱并由中央电视台拍摄播放。部分作品在全国、省市获奖。

广东陆河县:与庐陵有深厚渊源

1994年夏,受改革开放春风的感召,我从湖南省文化厅工作任上作“孔雀东南飞”,调入广东省深圳市工作。三年后,我将数年来在国内各报纸杂志发表的各种艺林品艺、星河璀璨、域外风情的散文、小品文章结集成册出版,书名《艺苑风景线》,这是我在入粤后的第一本散文集。

为通达民情,我在这本书的勒口上附以一首打油诗式的自我介绍:

祖籍江西吉安,长于湖南株洲。

武汉大学毕业,发配云贵山沟。

喜闻十月惊雷,回湘一展筹谋。

为恋改革春风,飞来特区窗口。

属羊本性懦弱,偏好文海泛舟。

纸上耕耘卅载,只盼广种薄收。

无用文章不少,精品佳作难求。

惟愿此生不辍,回报寄望金秋。

这篇小文,基本厘清了我的生活轨迹与创作之路。

此书出版后,社会反响尚好。作家肖立群作了溢美而热情的评价:“一个潜心于艺苑勤劬耕耘三十载的文化人,用他犀利的眼睛、睿智的心灵和娴熟的笔墨,把文艺大观园中异彩纷呈的绿叶、鲜花、硕果缀合成清新优雅的风景,在一个收获的金秋呈示于世人面前———这,就是彭庆元的《艺苑风景线》。通读这本典雅、厚重的文集,我宛如走进作者那坦荡、真诚、质朴的心灵,时时被作者那精辟的剖析、思辨的感悟、灵动的情思、新奇的触角、扎实的文字功底、深厚的艺术修养,沉郁的历史积淀所启迪、撩拨、浸染,于是,我的生命情怀如沐春风,如饮醍醐,一种酣畅的艺术情感体验让我展开审美的眼睛,慕然发现一个簇新的世界———明媚的艺苑风景以及这风景映现在作家彭庆元心灵中的投影,真切而虚幻,平朴而雅致,驳杂而纯澈,简洁而浓郁。可以说,彭庆元的这本《艺苑风景线》是站在艺术、文化思想和历史的高度对中华艺苑全方位全景式的鸟瞰和扫描”。

没过多久时间,报社文艺部主任转来一个沉甸甸的包裹。打开一看,是一本寄自广东省陆河县侨联主席彭勃先生编辑的一本《深圳盐田鸿安围仲宣公派系的〈彭氏族谱〉》。并附有一信:

“庆元宗贤:

新年新品多,更上一层楼。

今早读《深圳特区报》一月卅一日第七版肖立群的《彭庆元的心灵风景》,代表了我们读者的心声,我再次提笔为你祝贺!

上个月的今天,我赴陆河县城商贤家庙参加《商贤之光》彭氏达族谱发行大会并在会上作了发言。这本一寸多厚的精装线定本上溯炎黄子孙———钱铿公———彭宣公———江西构云公———广东祖延年公———海陆祖受章、受进、受春公的后裔,罗列详细翔实,可读、可查、可赏。去年在泰国曼谷召开的世界彭氏宗亲会上作了公开发行。封面上有彭冲副委员长书写的题词,还录有孙中山、毛泽东等人对族谱意义的语录。”在另一附信中,老人家又重新注笔:“我们祖先是从江西庐陵、吉水流传下来的。我们对‘老表’有着更加浓厚的宗亲情。”临末,在族谱的《彭氏名人录》中,更把我在《艺苑风景线》一书勒口上印上的短诗忝列于最后一名。至今令我惴惴不安。

如此,我才知道,包括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农民运动领袖、革命烈士彭湃等广东海陆丰彭氏族人都是早年从庐陵迁徙而来的。

无独有偶的是,中央电视台刚上演的电视片《彭湃》剧的彭湃家中,恰有《豫章人家》的门号。而豫章正是江西庐陵、南昌的古称。且影片中彭湃读书的海丰中学校园内专建有彭湃的塑像。雕像两侧悬有文天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对联。海丰中学校园内还建有纪念文天祥“一饭千秋”的方饭亭。

之后,又有家兄彭庆星来信告知:曾在吉安县油田村彭氏“叙伦堂”族谱上看到一长辈老人标注“彭湃一族原出于此”的眉批。惜因时代久远,无从稽考。恰在此时,我在《彭姓史话》(江西人民出版社出版)中查到,彭姓的郡望有陇西、淮阳、宜春。宜春最为晚出,唐玄宗时由河间迁居袁州宜春,子孙称盛江西。彭构云孙彭倜任宜春县令,致仕后定居庐陵县北延福乡嘉义里五十九都隐源山口。彭倜孙彭玕被后唐封为安定王,定居吉水县老杠树下。他的后代彭嗣元再迁分宜县。宋神宗时嗣元后代彭延年因官潮州刺史,定居广东揭阳,成为广东始祖。由此,彭湃一族始由江西迁来便有了更多的史证。

湖南隆回花瑶:源自庐陵逃难先民

2018年夏秋,我受湖南省邵阳市隆回县之约,到该县小沙江、虎形山花瑶地区深入生活,并创作拍摄了一部音乐电视作品《请到隆回看花开》。又有人告诉我,花瑶的祖先就是从江西吉安迁徙而来。

花瑶,这是一支奉黄瓜为生灵的古老民族。因为他们的祖先在悲惨壮烈的历史演绎过后,幸存的青年男女机智地闪进茂密的黄瓜棚,躲过了官府灭绝种族的追杀,逃进莽莽山林。他们砍山筑寨,刀耕火种,围山打猎,烧炭挖葛,顽强地繁衍生息,世世代代都自封自闭在他们特有的山寨里。

这是一支几被民族史料和世人遗忘的古老部落,人数仅六千多人。较之瑶族其他几十个分支,没有任何共同的特点。却以其惊人的族群意识和对生存环境的特殊认知,建构起他们独特的生命密码和原生的艺术品格。他们的服饰独特、着装鲜艳、民俗民风别具一格,生活在山里的世界。同时,隆回县又是全国金银花之乡,其滩头年画、花瑶挑花、呜哇山歌又是全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更是近代中国睁眼看世界的人物之一、提出“师夷之长技以制夷”主张的清代思想家、政治家、文学家魏源的故乡。几番沉吟思考后,我创作了一首歌词《请到隆回看花开》:

桃花开,梨花开,金银花开一片海。荷花映日展笑颜,请到隆回看花开。花瑶挑花挑亮眼,花裙花衣花腰带。呜哇山歌唱丰年,醉了千村和万寨。心花开,浪花开,山水风情画一卷。春色烂漫百花艳,请到隆回看花开。魏源故里花枝俏,争相开眼看世界。滩头年画花满堂,老鼠娶亲笑开怀。

啊呀嘞———

好日子就像花一样,好心情花香云天外。幸福的生活唱着过,年年岁岁花不败!

在这首音乐电视开拍之初,剧组聘请了中国花瑶研究专家、全国非遗保护十大新闻人物、2015中国文化奖杰出贡献人物的老后先生作艺术指导。老后20多年来近30次往返于虎形山花瑶之间,体验花瑶的真实生活,收集花瑶的历史资料,并三次登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讲台,宣传这个世界上绝无仅有人口稀少的民族分支。

一次闲谈中,当他得知我原籍是江西吉安时,他突然放高声调乐呵呵地说:“彭老师,我原以为你是湖南人,原来你却是江西吉安人氏!从根源上说,花瑶分明是你的同乡嘛!”

“什么?花瑶是我的同乡!”我差不多跳了起来。于是,老后便娓娓道来。

湖南隆回虎形山的花瑶从来没有文字,仅有语言,是百分之百的文盲。所有花瑶人,只有一本流传下来的族谱。族谱上记载:花瑶这一支祖先原来全是住在吉安府的鹅颈坪。一次为躲避官府的追杀,集体逃亡。在路经一块种满黄瓜和白瓜的庄稼地时,慌忙钻进浓密的瓜地里隐匿下来。屏住呼吸,不敢发声。其中有一个孕妇流了产,血流一地,又继续逃亡。追上的一个官吏看见鲜血,认为再追必有血光之灾,加上他的妻子不久也将临产,顿生恻隐之心,遂令队伍停止了追杀的脚步。这一支逃难队伍后来辗转来到了隆回虎形山,并形成了一支独特的花瑶。从此,花瑶人奉黄瓜、白瓜为神,并且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节日。

后来,我在老后的《神秘的花瑶》一书及相关资料中找到了“讨僚皈”:

“首次《讨僚皈》由刘姓瑶王主持,于农历七月初二至初四日举行。最初在虎形山瑶族大托乡举行。后因大托过于偏僻,清末改在该乡茅坳村举行。‘皈’意为‘菩萨’。节日缘于元朝末年。元军镇压世居在江西吉安府田卢一带的瑶民。当时,吉安瑶民遭受当地统治者赵、鲁二都统的镇压而四处奔逃,许多老弱妇孺逃走不动,在元军的追杀下,只好躲在鹅颈坪大丘黄瓜、白瓜地中;有些妇女因受惊吓,加上连日奔走,致使胎儿早产,无奈跪地求饶。追兵见状禀报元军统帅赦命,统帅照准,在鹅颈坪大丘丢插令旗:此处赦免,不准斩杀。因此凡躲在鹅颈坪大丘黄瓜白瓜下的瑶民免遭杀害。花瑶祖先为了纪念这次幸免于难,当天起誓:‘永传后代,要越过七月初二才能吃黄瓜白瓜,如有违者则子孙不昌。’(转引奉泽芝《隆回瑶民》,载《湖南文史资料第30辑》)自此,这些瑶民后代每年七月初二前禁食黄瓜白瓜,并且在每年的这个时候举行纪念性集会。”

后来,我在湖南省博物馆的《湖南人》专题展览中找到了印证:元末明初和明末清初的“江西填湖广”是历史上重大移民事件。大批江西人及取道江西的苏、浙、皖、闽人迁入湖南,至今仍有湖南人十之八九来自江西之说。也有部分湖南人及进入两湖境内的部分移民,再迁至川、黔地区,故又有“湖广填四川”之说。

时间如长河,岁月不能居。隔着多少世纪的时空,冥冥中我们又与我们“江西老表”的先祖意外相见,欣喜相逢,这叫我如何不惊喜万分!

“骏马骑行各出疆,任从随地立纲常。年深外境犹吾境,日久他乡即故乡”。祖籍在哪里,故乡就在哪里,那份浓浓的乡愁值得我们永远牵挂!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