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经沅 老母亲还在等你 万安南坑村肖玉莲盼儿归
20年,时光的流逝或许会淡漠了很多东西,但对于万安县南坑村的肖玉莲来说,对儿子的思念却越来越浓。

原标题:杨经沅,老母亲还在等你 万安县南坑村肖玉莲苦守老屋20年盼儿归

20年,时光的流逝或许会淡漠了很多东西,但对于万安县南坑村的肖玉莲来说,对儿子的思念却越来越浓。这个日日夜夜声声呼唤儿子回家的老母亲,这个为了让儿子回来能找到家有个地方落脚的老母亲,只因相信儿子还活着的信念,整天坐在老屋里痴痴地守候。一提到儿子,老人就泪流满面。昨日,肖玉莲的女儿杨淑平向记者讲述了老母亲20年苦盼儿归的故事。

 

C20190111001-wa7b

 

杨经沅(家属供图)

20年前,儿子悄悄离家外出

肖玉莲家住万安县麻源垦殖场南坑村,今年68岁了。她的儿子名叫杨经沅,小名“小冬”,1978年1月23日出生,如果还活着的话,在过十几天就是他41岁的生日了。小冬自幼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但因为家里穷,一直没钱给他看病。“弟弟从小就淘气,为此也没少挨父母的批评”。小冬的姐姐杨淑平告诉记者,因打小学习成绩不好,小学毕业后,小冬就没有去上学了,一直在家中闲着,农忙时也帮父母干点农活儿。

随着年龄的增长,看着村里的同龄人纷纷外出打工,小冬觉得,外出打工才是自己唯一的出路,便向父亲提出想要外出打工。父亲担心他的身体吃不消,坚决不同意他出远门打工。被父亲拒绝后,小冬就跟着村里的一位泥工师傅做临时工。

1998年4月10日,杨淑平和母亲至今仍清晰地记得这一天。这天,小冬趁着父母在地里干农活时,偷偷收拾了几件换洗衣服,带着做临时工赚的300元钱,跟着同村的另一位年轻人一起乘坐班车去泰和火车站。据同行的那位年轻人告诉杨淑平称,在泰和火车站,小冬购买了去东莞的火车票,并上了火车,而他则去了上海。就这样,20岁出头的小冬离开了家。只是她们没有想到,这一别就是20年。20年来,小冬从没给家里打过一个电话,没回过一次家,音信全无。

20年来,她苦守老屋盼儿归

自从小冬离家出走后,父亲一直生活在思念的痛苦与无限的自责中。“他认为是自己当初的阻拦,才导致弟弟悄悄出走的。”杨淑平说,弟弟出走后的这些年,家里也报了警,父母及家人也一直在寻找中,尤其是父亲,多年四处的寻找拖垮了他的身体。2009年,父亲带着遗憾去世了。“父亲临终前的最后心愿依然是要求我们继续寻找弟弟,一定要找到他”,杨淑平说,父亲去世后,寻找弟弟也成了她和母亲最重要的事,多年来从未放弃过。

“无数个夜晚,母亲就坐在空荡荡的老房子里,思念弟弟,一个人坐到天亮。”杨淑平告诉记者,这些年来,老母亲的眼泪都快哭干了。就这样,盼着,盼着,盼了20年。老家的房子太破旧了,她让母亲搬到城里来和他们一起住,但母亲坚决不同意,她说“我得守在这里,怕小冬回来找不到家”。

如今,母亲已年近七旬,由于常年的思念和压抑,她的精神也出现了一些问题,多年来一直靠药物维持着。杨淑平说,这些年,母亲一直坚信着弟弟依然活着,她说总有一天,弟弟会回来的。就是这个坚信儿子总会回来的信念,支撑着肖玉莲度过了20年7300多个日日夜夜。“趁我还活着,小冬,你回来看下我嘛!”尽管这么多年一直没任何音信,但肖玉莲始终相信儿子还在人世。

若说当初外出打工是因青春年少,心中的梦总在远方。如今,家人口中的“小冬”,也已是不惑之年了。你不该再让家中老母亲及亲人们这么担心牵挂下去了,他们只是希望有你一个平平安安的消息。 杨经沅,如果你看到报道,请直接联系你的姐姐(18175700535)。同时,欢迎广大读者及热心网友积极提供信息,联系本报新闻热线(15207961110),让这个可怜的母亲,在有生之年见到她日思夜想的儿子。

记者胡静/文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