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院鹭洲(一)
从天上往下看,白鹭洲像一条静默的船。搁浅在时间的荒原里。

1

从天上往下看,白鹭洲像一条静默的船。搁浅在时间的荒原里。或许说像一只勺子更加准确,《中庸》讲“一勺之多”,以喻深不可测之水,也是由一勺一勺汇聚起来。这个譬喻我喜欢。事实是,赣江之水托举着这枚小小的勺子,而它永不能舀其中一勺。

船在吉州有着别样的含义。概因这里多水。古时,造船业是吉州的支柱产业之一,不亚于雕版印刷业和制瓷业。而这二者,正是通过船只,运送到全国各地。它们被五湖四海的人拿在手里,感知着这南方丘陵地带的温度和分量,对其充满着无尽的想象。

我的母校,与白鹭洲隔半江之水。与母校一墙之隔的是吉安一中。白鹭洲上还有一个白鹭洲中学。彼时,往来于此的年轻学子甚多,这一带的马路、江流、建筑,被年轻学子们靓丽的身影所照亮。因而,白鹭洲虽则古老,其实也是年轻的。我年少时写过一些梦幻的诗歌———初恋,和罗曼蒂克的粉色想象,其实和暮晚的白鹭洲有关,和植物香气馥郁的五月有关,和成群结队在白鹭洲桥、沿江路、沙滩上流连和走过的少女有关,和白色的连衣裙以及铃声响脆的自行车有关。无论如何,这些都归于个人的记忆,与他者无关。甚至与白鹭洲无关。因而与本文也无多大干系。但是,我要从个人缓慢的心跳中,去触摸这远去的记忆,并由此找到通往白鹭洲书院之路。

现在,我已不再年轻,离开吉州也有多年。记忆的河岸,早已填满了新的风景。我只能从自己记忆的深处,小心翼翼地去修复那被整容的景观———说到底,风景,不是视觉的产物,而是人类记忆的一部分。而记忆又和灵魂相关,它诉诸人类的情感。对个体情感的尊重,就是对人本身的敬畏———因而,风景也是适应人的需要而产生的。不能想象没有记忆的个人,如同没有历史的民族一样。白鹭洲,曾留下多少人的记忆?恐怕谁也说不清楚,而这消失在时间里的个人记忆,保留了太多世界的真实,并非是湮灭、空洞和虚无的。

2

白鹭洲之得名,有人认为,取自李白登金陵凤凰台诗:“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那是专家的看法,因其地理环境与太白诗歌的描述相合。而更多的老百姓,则乐见于另一个版本:以沙洲上栖息着数不清的白鹭而名。我第一次到此,便被眼前白鹭翔集的壮观情景所震撼。此后,白鹭,一直作为一个美丽的名词,书写在青春的题板上。你没见过暮春傍晚,白鹭在桥洞下飞过的场景,像是闪亮的诗句划过大脑:耀眼。白。灼目。闪电———当我在最初的诗句里写下这些词汇,多半是以白鹭作为隐喻的。这种吉州常见的鸟,并非天生高贵的生灵,它们也多半出现在水田和河泽边,与黄牛、耕夫为伍。成为农业背景的一部分。自然,也是乡愁和温暖记忆的一部分。太多的白鹭,出现在林木茂盛的沙洲上,它们扑腾、降落、寻找栖息的树枝,伴随着合唱般的鸣声———这响亮的声音,隔着河岸抵达我们的耳膜,让坐在教室里的我们,感到莫名的心烦意乱。因而白鹭,始终伴随着青春的躁动,在春天的傍晚播撒。

我在当时,自然是无法想到,弦颂相闻的书声,在过去,不是从我们这边———而是从白鹭洲上传过来的。时间让事物掉了个个。被聒噪的白鹭鸣声遮掩的古木下的书院,曾经书声朗朗。无论如何,这里的江流总被读书的声音所浸染———书声和涛声,成为一种令人愉悦的声音,在心灵广阔的平地上回响。声音,影响了人的内心世界,并由此形成了赣江两岸的景观。那样一种文质彬彬和古雅深沉,是经由声音结构和缔造的,这不能不使人感到惊讶。沿江路一带,自然也有汽车穿行———在我少年的记忆里,汽车可不像现在这么多,因而这里虽则繁华,却不喧嚣,甚至总是寂静,一种迷人的怅惘的寂静。在街道树———法国梧桐高大的身影和阔大的叶片形成的阴影中,显得光线迷离,幽深难测,那是一种让人无限憧憬和无限感慨的画面和气质。这种画面和气质,与我新近读到的,作家宁肯在长篇小说《三个三重奏》里,所描述的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场景相当。那时,沿江路的一个理发室是让人感觉美好的,一个水果店和一个自行车修理铺、公园门口的岗亭、金牛寺旁的杂志店,也都是让人觉得美好的。

彼时,一切是旧模样,但显得生气勃勃,人们对未来充满期待。因而,当我回望白鹭洲———包括沉睡在档案、方志、文献中的历史,我的眼前似乎变得清晰和生动;当我试图眺望未来,却迷雾升起,视线模糊。

3

书院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唐代,但兴盛于宋明。白鹭洲书院创办于宋代,准确地说是在南宋嘉熙四年,创建者江万里———时出知吉州兼提举江西常平茶盐。当时,与之齐名的江西书院还有白鹿洞书院、鹅湖书院、象山书院等等———这些书院,每一座,都像一座精神的矿藏,蕴含着深厚的人文底蕴。但,以今天的眼光来看,这些书院其实又大多其貌不扬,远不像今天普遍的大学气派。但大学的本质不在于外表和规模,而是内涵和质量,这是人所皆知的道理。但今天的大学,却为何远不如过去一个书院培养的人才多,却不是谁都能说得清的。

书院在过去,是有别于官学的一种民间教育机构,是私人或官府聚众讲学、切磋学问之所。宋代讲学的兴起,带来了书院的繁荣。在宋明,书院往往又是传播理学的场所。因而书院多、理学发达,也成为吉州乃至整个江西历史文化的重要标志。学者吴宣德在其专著《中国区域教育发展概论》中说:“就整体文化教育水平而言,江西在宋明两代一直处于全国领先地位:据统计,南宋时期江西书院总数达147所,居南宋统治区内第一;浙江书院总数次之,为82所,远远少于江西。明代,江西书院总数为312所,仍然远远高于位居第二的南直隶(282所)和位居第三的浙江(191所),其中吉安府的书院总数达88所,与作为江西地方行政中心的南昌府(86所)数量基本相当。”

在吉州众多的书院中,白鹭洲书院无疑是最耀眼的一颗明珠。无论其地理位置,还是实际影响力,都在吉州的教育系统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因而今天,环绕着这座赣江中的沙洲,建立起诸多从中学到师范到大学的学堂,是颇为明智和理所应当的———当然,这些学校,也非一日建成,而是在时间里慢慢形成的。白鹭洲书院对其吸引力和扩散性的作用显然不言而喻。

清末白鹭洲书院山长刘绎,为书院中山院门题写的对联,依然可见:“鹭飞振振兮,不与波上下;地活泼泼也,无分水东西。”与初唐王勃《滕王阁序》中,“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似有神似之妙。(本章节未完待续)

网友评论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