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遂川的井冈山” 到 “遂川与井冈山”
今年9月27日,吉安市人民政府网发布《关于进一步整合提质推动全市茶叶产业发展的实施意见(吉府办发〔2018〕25号文)》,明确全市发展目标为“稳步扩大茶业产业......

9

游客在井冈山茶博园。王以之、刘梦晗摄

10

遂川汤湖生态茶园  

□王以之

(一)

今年9月27日,吉安市人民政府网发布《关于进一步整合提质推动全市茶叶产业发展的实施意见(吉府办发〔2018〕25号文)》,明确全市发展目标为“稳步扩大茶业产业规模,到2020年发展茶园50万亩;推动茶产品结构优化,实现绿茶为主,红茶、白茶齐头并进的发展格局;突出抓好茶叶品牌整合,重点打造‘狗牯脑’、‘井冈红’优势绿茶和红茶品牌,到2020年中国茶叶区域公用品牌价值评估‘狗牯脑’品牌价值达30亿元、排位居于前25位,在全国打响‘井冈红’茶叶品牌。”

罗霄井冈风雷动,绿色产业旌旗奋———

遂川开始再一次历史性地拥抱井冈山,打响世界名茶之战。吉安市大健康产业联合会在安福县强势推进木姜叶科井冈甜茶水文化综合体建设。客家云海茶叶合作社在遂川县营盘圩乡千年鸟道下,办茶厂建茶园,修复建设茶盐古道,开发茶旅游……

(二)

不光是文件,每一篇说到井冈山与遂川的文字,都让人怦然心动———

想起去年岁末,海丝经济研究院石亚光博士从海上丝绸之路起点城市之一的泉州,不远千里,闻名而动来到遂川。回去即在人民网上刊文《井冈山的母亲县———遂川》,文章称:遂川,有着足够的高调资本,然而,她却着实低调,如同一位年迈的老母亲。

母亲每天都在忙碌着,平凡且充实。不需要宏篇巨制,不需要磅礴大作,一幅高山梯田美丽画卷,就足以让让世人震撼了。“观赏遂川梯田,无需仰视,站在梯田之上,放眼下望,美丽画卷尽收眼底。没有刻意,自然天成。这里尽是绿色壮景、大地艺术:这里有奶奶的三寸金莲、这里有妈妈的刺绣荷包,这里有铁拐李的酒葫芦、何仙姑的莲花座,这里有嵇康的古琴、羲之的砚台。这里还是音乐的殿堂:有雄浑的田园交响,有曼妙的乡村变奏,有百鸟朝凤、有大地飞歌。这里自然还是赛诗会:有李白的“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有杜甫的“石泉流暗壁,草露滴秋根”,更兼有陶潜的“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三)

博士立足于遂川工农县政府旧址院内,眉头紧锁,他的脑海中闪现出一个奇怪的问题:井冈山精神发祥地之一的遂川,拥有足够高调的资本,为何低调得几乎让人“不知有汉,无论魏晋”?

据周慧芬在《党史文苑》(2015年06期)上《论毛泽东创建遂川县工农兵政府的伟大实践》得知:我党建政的最早实践是1927年11月工农革命军进军井冈山之后占领的第一座县城茶陵,建立了第一个红色政权,先是沿用旧政府的牌子,由部队派人当县长,照旧政府的做派,建立了一个“新”政权。毛泽东获悉后很不满意,毛泽东指示由工会、农会和士兵委员会中各选出一名代表,组成工农兵代表会议,推出工人代表谭震林担任政府主席,重建了工农兵政府。

所不同的是,毛泽东在遂川不仅是“亲自”,更多的是“亲手”。在1928年1月他亲历亲为,亲自修改并颁发了《遂川工农县政府临时政纲》,亲手为遂川县工农兵政府第一位泥腿子县长王次淳授印。

所以说,遂川县工农兵政府,是由毛泽东同志亲手创建,第一个拥有第一部红色政纲的县级工农兵政府,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我党建立红色政权的伟大实践,为井冈山根据地的巩固和发展打下了坚实基础。

1934年8月7日,湘赣苏区的红六军团作为中央红军长征的先遣队,在任弼时、萧克、王震领导下,集中了从永新等地的红军队伍,从遂川新江乡的横石村跨出了红色共和国历史上最艰难、最重要、最机智的第一步,从而拉开了突围西征红军战略大转移的磅礴序幕。

(四)

让博士着迷的,还有这块最有风骨的土地上生长出来的形胜风物。

他在文中这样描述中国最红的茶———“狗牯脑茶,外形紧结秀丽,条索匀整纤细,颜色碧中微露黛绿,茶水清澄而略呈金黄,喝后清凉芳醇,香甜沁入肺腑,口中甘味经久不去。1915年首届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上荣获金质奖章和奖状,成功进入中国名茶行列。”

还有金桔。他以其渊博的知识,告诉多数“身在此山中”的遂川人,早在唐朝,遂川金桔就已是朝廷贡品。《本草纲目》校点本载“江西金桔始出遂川”。宋代大文豪欧阳修《归田录》载“金桔,以远难致,都人初不识,明道景祷初,始与竹子全优至京师,金桔香清味美,轩之樽俎间,光彩灼烁,如金弹丸,诚真果也。”欧阳修盛赞之意溢于言表。

至高至伟的红色,加之梯田、名茶、金桔……看他那神魂颠倒状,大有“一杯清茶,足够让人沉醉;三五颗金桔,不辞常作龙泉人”之意。果不其然,石博士隔山差五便跨越闽赣,钻进遂川大山,并有《从井冈山到遂川》等力作相继付梓、触电和上网。

(五)

今年6月20日赴井冈山开展茶志历史调查,摘录到《井冈山市茶叶志》中援引相关共和国建立前的宝贵史料:

“根据拿山长牛岭古汉墓挖掘考证:井冈山地域内自东汉开始有人类繁衍生息,自西晋太康元年(280)起、此地域分属庐陵郡西昌、遂川县地,随着朝代的转换和建置的不同、此地域仍分属永新、遂川和泰和(即拿山乡小通村)辖地。

井冈山斗争时期,在中共湘赣边界特委、湘赣边界工农兵政府领导下,于1928年2月,在茨坪建立新遂边陲特别区工农兵政府,属遂川县工农兵政府管辖。10月底,中共湘赣边界特委指示,新遂边陲特别区改称大小五井特别区,归中共宁冈县委管辖。”

该志还载:1927年10月至1934年8月,在中共湘赣边界党领导下,宁冈建立过苏维埃政府,先后属湘赣边界工农兵苏维埃政府、赣西南苏维埃政府和湘赣省苏维埃政府。

1934年4月,中共湘赣省委将宁冈与茶陵两县合并为茶宁县。同年8月,红六军团从湘赣根据地突围西征后,宁冈隶属国民党江西省第十行政区,中国第二个以茶命名的县“茶宁”便成为了历史涛声。

最近,遂川县民政局杨唐达先生在自媒体上撰文《遂川县与井冈山的历史沿革关系》,文章有关解放后两地行政区划变更的记述,让笔者喜出望外,如获至宝。

笔者补充这古远历史的两点之后,才算把遂川与井冈山、遂川与共和国间一个绕不开的基础性史学命题梳理完整———

1949年8月15日,遂川县全境解放,这时遂川县辖7个区,31个乡镇,7个区分别为城区、于田区、草林区、左安区、大汾区、衙前区、井冈区。井冈区辖黄坳、下七、五江乡。

1950年10月,划出下庄、大井、石溪3个乡成立井冈山特别区,井冈山特别区归遂川县管辖。

1951年5月,原永新县所辖茨坪乡划入遂川县管辖,并由井冈山特别区管辖,这时井冈山特别区辖下庄、大井、石溪、茨坪4个乡。井冈山特别区也属遂川县10个区之一。

1952年4月,井冈山特别区新增坳下乡,1953年7月井冈山特别区辖茨坪、大井、坳下、石溪4个乡。1956年2月,遂川县撤销区一级行政区划,全县设立41个乡,开始有井冈乡。

1958年7月,全县29个公社,包括井冈人民公社,1959年5月,成立江西省井冈山管理局,1959年7月划出井冈公社归井冈山管理局管辖,1969年8月划出黄垇、下七两个公社归井冈山管辖。由此可以看出,从1949年8月到1959年7月,以井冈区、井冈山特别区、井冈乡、井冈公社等形态出现的井冈山一直由遂川县管辖。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