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洪先行状(之四)
嘉靖三十四年,对于念庵来说是不平常的一年。

静久大觉:归真

嘉靖三十四年,对于念庵来说是不平常的一年。

是年春,他突然想前往陕西白河县罗家祖居地探访。正好道士方与时邀请念庵、龙溪去其家乡黄陂道明山(今湖北武汉黄陂区)静修。去白河故地须经黄陂,于是念庵、龙溪便相约前往。到黄陂后不久,龙溪因故提前回去,念庵则在山中停留数月静修。对于此次在山中静修数月的缘由,念庵在给聂双江的信中作了披露:念庵在家时,虽静坐石莲洞,但常常为来访的人所打扰,并不能安心静修,为此常“恨不踵康节百原山中故事,屏居岩谷,与世不闻”。念庵认为,破除“欲根”,非得屏居静修不可。方道士名负一时,以“息心诀”相诱,加之自己闭关心切,便有此次入楚山静修。因入楚山,念庵自觉在内修上有大的突破,从起初执着于表象上昼夜不休、不堪疲惫地静坐,到后来自觉地从内心上持静,他觉得自己的主静功夫不同于在家时。这样静坐三月余,念庵自感百念销落,渐入天人合一之境。

此番豁然开朗,被胡庐山称之为“静久大觉”,念庵的静坐体验功夫跃升了一个层次。然而造化弄人,当初念庵受方道士之邀,入黄陂静修,吉州诸长老并不赞同,劝阻他前往。念庵入楚山,三月后大病一场,不得已未去白河,而返回吉水。九月返回家中时,才知道夫人曾氏已去世一旬,未及诀别。为此,念庵悔恨不已。自此与方道士交恶。

两年后,念庵与好友唐荆川,突然获得内阁首辅严嵩的举荐,一同获得出仕的机会。

权臣严嵩,备受争议,因而二人对待这次出仕,俨然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而二人选择一退一进,也引起不同的评判、议论,并成为中晚明历史上的一段公案。

这次严嵩举荐,荆川选择了出仕,因而有人认为荆川没有守住士大夫的操守,而有染指功名、迎合严嵩的非议。荆川早年便有济世之心,此次以五十一岁高龄出山,谁又能懂他“死国,吾志”之报国心扉?

而念庵对于举荐,则明确表示拒仕不出。以致严嵩亲自致信推举他出山,念庵依然婉拒。此时的念庵,经历了楚山悟道境界的飞升和丧妻之痛的打击,心境已完全不同于当初。他本就对功名比较漠视,加上仕途难测,他身体多病虚弱,拒绝出仕应在情理之中。

山静日长,念庵在吉州乡间,执着于体察“性理”、感悟“良知”,他已经悄然地完成了一个志节之士向圣贤之徒的转变。但觉心间即道存,尽分何必名位尊。

龙溪对念庵拒不出仕评价很高。他说,从本朝开科以来二百余年,为状元者不下六七十人,或以文学、或以气节、或以道德能被世人称颂的,不上数人,而念庵之名,在数人之中,如翘之在楚。他认为念庵不以文学、气节自居,而志于古人之学,以道德为归,对于繁华荣辱,漠然而不放置心上……

比念庵晚出生一个世纪的江西人徐世溥,在一封信札中,以无比依恋和神往的语调,历数了明中期万历年间文化事业的辉煌,从道德风节到学术思想,从书画艺术到文学、戏曲,从天文历算到传统医学,从文字学到刻印,从冶炼到琢玉,他列举了那个时代的杰出人物:顾宪成、邹元标、海瑞、袁黄、焦竑、董其昌、徐光启、利玛窦、汤显祖、李时珍、赵宦光、时大彬、方于鲁、程君房、陆子刚、何震、王世贞、李攀龙、袁宏道、徐渭、钟惺、谭元春……

王阳明的心学带来一个时代的震颤,从而为稍晚于阳明的这批堪与古代英杰媲美的才人群体涌现,吹响了人性觉醒和思想启蒙的号角。然而,“这个令人振奋或战栗的时代,并非完全由伟大的成就及高尚的动机所造就,它还和普遍的政治腐败和道德沦丧携手并行。”(白蕉《傅山的世界》)这朵“恶之花”———腐烂身躯上的奇葩,构成了明中晚期社会的奇特镜像。无论阳明提倡的个人主观主义心学,是造成这一繁荣的原因,还是结果,都是一个深刻的、影响中国数百年的最大的思想的源头。

阳明逝后,其后学各依自己的理解发挥师说,形成众说纷纭的分化和变异。从嘉靖年间开始,已经出现一些末流端绪:高谈妙悟而不用心体验静修,以私见为自得而臆说纷纷。因而,在晚明思想界流弊纷起,王学宗旨渐失其传时,念庵之学得到学者的青睐。顾泾阳、刘蕺山、黄梨洲等人都对罗念庵评价很高。顾泾阳说,“暨其末流,上者益上,下者益下……然而江右先达如罗念老,于此每有救正”;刘蕺山说,“王先生之后,不可无先生(念庵)。吾取其足以扶持斯道于不坠而已”;黄梨洲继承师说,将念庵在内的江右王学上升到“正学”的地位:

姚江之学,惟江右为得其传。东廓、念庵、两峰、双江其选也,再传而为塘南、思默,皆能推原阳明未尽之意。是时越中流弊错出,挟师说以杜学者之口,而江右独能破之,阳明之道赖以不坠。

嘉靖四十三年,罗洪先六十一岁。这是他在尘世间的最后一年。

这一年四月,念庵将自己负责的《阳明年谱》之嘉靖十二年至十六年部分校订完成。他在年谱中对阳明称后学不称门人———对此有阳明弟子提出疑义,他去信表示应“据实不苟”的态度,称门人比较合适。

五月,他因风寒得了痰疾,后又得了健忘症———尘世纷扰,短暂地在他头脑中化为了虚无。这个步入晚境的老人,内心澄澈,空无一物。但他依然每日读书不倦,对于“良知学”依然在作精深、独见的阐发。世事如烟,先圣的形象———孔、孟、周子、朱子、象山、阳明,一一从他头脑中掠过,这些人的形象、文字,汇集为一片高远的星空,又如一面平静如水的镜面,当他开口说话,他的声音混杂在一部多声部的和声中……他还记起他的朋友们:荆川、龙溪、双江、南野、时春、洛村……他觉得很满足,在精神的世界里,他是泅渡的高手,并且他不寂寞,在那片澄澈的海洋里,与他一起逐浪踏波的,都是一些飘飘欲仙的的才人,都是一些热血赤胆的男儿。

八月初七,念庵感脾痛,对家人说:“吾明日行矣。”族中长老前来问候,看到家中无一长物,感叹说“甚矣,空囊也。”

八月十五日中秋。风雨大作。念庵安然逝去。

离世前,他对子弟们说的话是:

“放生太虚,一归性命,真讨便宜,真是省事……”(本章完)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