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书
分书,也叫“分关”,是一种分家析产的文书。古人说,树大分杈,人大分家。哪怕是亲兄嫡弟,也不可能是一生一世都在一口锅里吃饭,结婚生子之后,也得请出家族里......

    

  "分书"局部图  

■刘述涛

分书,也叫“分关”,是一种分家析产的文书。古人说,树大分杈,人大分家。哪怕是亲兄嫡弟,也不可能是一生一世都在一口锅里吃饭,结婚生子之后,也得请出家族里有威望的长辈做见证人,分家产。这样分家产的文书,就叫做“分书”。

这本纸质泛黄的《分书》是一户姓习的人家三儿子保存下来的分书。翻开分书的第一页,见文字写道:“立分书习启庆余生三子,长子贤仁,次子贤伟,幼子贤依……”从文字中可见,大儿子和次子都已经婚配,只有幼子贤依还不到年纪,还没有婚配,但现在分家,家产做成三份。并且叫来了家族当中有礼有面的一群来人见证,并且让有点文化的人坐着边上执笔。从字体来看,写这份“分书”的人读过几年私塾,否则毛笔字不会写得这么好。

“分书”的开篇,仍是要对孩子们进行家教家训的教育与提醒,告诉自己的孩子们:“一饭一粥当思来之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所以,在分书中有:“创业维艰”、“守成不易”、“克勤克俭”等字眼,有些字还是繁体字。

写完这些,自然是见证人和三位儿子的答字画押,会写字的,就写个“押”字,不会写就画个圈。然后就注明家里有些什么家产,有几间屋,几亩田,几分地,有几棵树,房屋的界址如何,东从哪齐檐滴水,西挨着谁家的墙,北的院子有多大,土地是几号田。在民国及解放初期的田地仍是按照天、地、人来分土地的级别,所以,“分书”里的财产也是先从天字号开始分起,天字号的产业有什么,哪几块地是天字号的,应该如何来分。然后是地字号的产业有多少,应该如何来分,然后是人字号的产业有多少,应该如何来分。

这本“分书”前面的“人字号”三个字,就应该是习家老三贤依保存的这一份“分书”。从天地人的排序来讲,老三贤依刚好属于“人”。所以,人字号也就有了解释。而天字号的产业,也就是老大贤仁的分家所得产业,地字号,也就是老二贤伟的产业。

三个儿子的产业分完之后,还有一份产业,那是留给父母养老的。那时父母不像现在的人有退休金,百年之后的事情也得交待清楚,谁负责父母在生时的吃住,谁负责父母百年之后安葬,都得一五一十写清楚,分清楚,先君子后小人。一份“分书”既有传统文化的伟承,也有家风家训的传承。“分书”中写道:“父母寿料由长子贤仁负担,次子和幼子负担安葬的一切费用。父母百年后的土地则归于幼子贤依……”

一份“分书”,一五一十,家里有什么,按照长幼顺序,都给安排得一清二楚。我拿在手里的“分书”一下子变得沉甸甸起来,这份“分书”,它不但见证了一户人家的分家的仪式,它更见证了中国一户普通人家,在家庭发生裂变之时,所表现出来的理性和温情。

我们经常会说,家庭是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家庭也是现代社会的细胞,一个家庭所呈现出来的文化,正是我们这个社会的文化。应该说,分家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现在的我们丢失了这样通过分书所传达出来的传统,丢弃了我们一直为之骄傲的一种礼让文化。就如当今的一些合伙人分家,在瓜分公司,瓜分家产的时候,所呈现出来的,却是一分钱也要争出牙齿血,却是面对友情亲情的最大撕裂,却是冷冰冰的没有一点情感的冷血和杀气。所以说,一份“分书”所传输给我们的,正是我们这个社会最需要去反醒的,我们原来传统文化中和谐、包容、尊重,都到底丢到哪去了?

好在,在这么一个物欲纵横,急功近利的时代,还是有人将这样的“分书”如获至宝,收藏这样的文化。他叫老宗,他正在用他自己的力量,留住一点文化标本,留住一点文化影踪,从而让脚下的这块土地更显温情,不那么冷冰冰的。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