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票
每每闲来无事,我就去旧书店淘宝,遇上扉页上带有藏书票的书,就买回来。因为我迷上了藏书票。

       

■孙丽丽

每每闲来无事,我就去旧书店淘宝,遇上扉页上带有藏书票的书,就买回来。因为我迷上了藏书票。

藏书票是一个标志,好像声明藏书是属于谁的,以小幅版画形式贴在书籍扉页上。当你翻开一本书,一张精致透着艺术美感的藏书票呈现在眼前,书就显得珍贵了,同时也透出读书人的心愿。

其实藏书票并不是印刷品,它是由版画家手绘或版画拓印的,也有画家一幅一幅手绘而成。藏书票里有着主人的思想情趣爱好,而每一枚都需要由本人亲笔签字,且每一张都是原创,因数量有限,所以相当珍贵。如果一张藏书票是出自著名艺术家之手,这样的藏书票收藏价值就非常高。

藏书票虽小,内涵却是丰富的,不仅可以欣赏到大千世界,还可以欣赏版画家的奇思巧构、风格及技艺。藏书票又被称为版画珍珠、纸上宝石、书中蝴蝶,深受广大收藏爱好者的青睐。

藏书票的类型很多,大致分为文化、山水、人物、读书、寓言、抽象、动物等,图文并茂,色彩斑斓,知识性强,容纳古今,韵味无穷。小小书票,传递着人文思想,同时还适应各类画种和制作方法,趣味无穷,方寸之间闪耀着思想的光辉。由爱书而藏书,由藏书而有藏书票,由藏书票而衍生出一个专门的艺术分类。

上个世纪三十年代鲁迅先生提倡“版画运动”时,由留学日本的作家郁达夫,叶灵风等介绍进来,并由版画家李桦、赖少其等制作了中国第一批藏书票。中国画家叶浅予、林风眠、张大千、潘天寿,傅抱石等文化名人,皆精心制作过风格各异的藏书票。藏书票与邮票类似,篇幅都不大,但渐渐演变为收集和收藏的对象,甚至其收藏的功能还超过了藏书的标志功能,这是当初制作藏书票和藏书的人始料不及的。目前我国发现最早的藏书票,是1913年版的《图解法文百科辞典》封面内贴有“关祖章藏书”的藏书票。

孙犁所藏罗振玉《丁戊稿》的书扉粘有一枚藏书票,在《理书三记》中孙犁写道:“此书开卷,有倬庵藏书票一纸,粘于扉页,毛边纸朱色印制,其栏目为:部、类、书名、撰人、卷数、册数、函数、版本、得所、价目、纪要。”孙犁这样详细地记录藏书票的内容,说明他对这枚藏书票的内容设计是比较欣赏的。孙犁曾有过印制自家藏书票的梦想,可惜“风暴来临,未能如愿”。劫后理书,偶见书票,触发旧愿,而人老兴阑,只好借文将梦留在纸端了。

藏书票比邮票约早三百年,大约起源于十五世纪中期的德国,它是西方藏书家的标识,贴在书上表示书籍归他所有,犹如中国的藏书印。藏书票一般是由藏书家委托版画家制作的,内容可以是藏书家喜爱的一幅风景、一个神话故事,或是票主身份的象征,一个贵族的标徽、一个装满书的图书馆等等。

不少藏书票是以阅读为主题,设计者尝试在藏书票上展现作家与爱书人的名言。德国人海因里希·福格勒的藏书票上有毛姆的格言:“只有平凡的作家,才能永远维持他的最高水平”。美国人弗雷多夫·约翰生的藏书票是肯比斯的格言:“我曾遍寻安宁,却发现唯一可使自己感到安宁的方法就是一卷在握,远远地躲在房间的一隅”。日本人栋方志功的手上彩木刻藏书票上有罗森巴赫的名言:“这世上最伟大的游戏是爱的艺术。爱的艺术之后,最令人愉悦的游戏就是书的收藏。”

应该说,先有书,才有藏书票,是书赋予了藏书票的意义和价值。读书人因爱书而藏书,因藏书而收藏藏书票,一切自然而然。读书人整日里在故纸堆里徜徉、浸润,于是渐渐对那彩色小插片有了感情,及至爱不释手,从此一发不可收地爱上藏书票。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