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夫”当书记
工农革命军初上井冈山之际,马匹很少,只有两个人有马,即毛委员和原副师长、前委委员余贲民。

工农革命军初上井冈山之际,马匹很少,只有两个人有马,即毛委员和原副师长、前委委员余贲民。余贲民是工农革命军后方留守处主任,统管军中后勤。他见部队没有专门的马夫,便从井冈山大陇乡带回一个叫谢今古的青年,让他给毛委员养马、牵马。

时年18岁的谢今古,是江西清江县人,随父母在大陇开药店已有多年。他不喜欢在药店站柜台,也没有学医的心思,有点“野性”。1927年春节前夕,余贲民骑着马到大陇办事,把马栓在朱家祠门前坪地的树下。谢今古偷偷地解开马的缰绳偷马骑,骑上去被马掀翻了,摔得手脚皮破血流。余贲民赶回来,对小伙子说:“你喜欢骑马,给我们当马夫怎么样?天天有马骑。”谢今古一听立刻答应:“行,当马夫就当马夫。”

谢今古来到茅坪,当了毛泽东的马夫。毛泽东骑的是一匹身架不大的瘦黄马,性情较为温顺,谢今古一骑就骑上了。这匹马原来没有马厩,只在八角楼院内有个栓马桩。谢今古在旁边的树下用竹子、木板搭了个棚子作为马厩,早晚都牵着马到茅坪河边吃草,还割回嫩草夜喂。瘦黄马很快长膘了,毛泽东骑上它感觉到马的脚力大不一样,也就愿意骑了。

在井冈山的红军当中,谢今古年龄较小,身架单薄,而且形象有点“邋遢”,经常流鼻涕,身上长虱子。由于部队还没有发服装,他的衣着也较为破旧。总之,谢今古缺乏红军战士那种年轻的俊武。但有一条人们对他刮目相看,就是他养马养得好,用今天的话说非常敬业。谢今古经常在毛泽东身边,毛委员有一次对他说:“今古,擦干净鼻涕,去找余老(指余贲民,余为红军中年龄最大者,1887年出生)要一身衣服来。”

谢今古来到25里外的桃寮红军被服厂,找余贲民批了一套灰布军装,一穿上就大不一样。毛泽东见了他笑着说:“真是人要衣装,马要鞍装,今古精神多了。”

工农革命军没有正规的薪饷,平时只发零用钱。谢今古到茅坪没过20天,碰上发零用钱。

团部司务长问余贲民:“余老,谢今古发多少?”回答说:“这还用问?毛委员发多少,他也发多少。”司务长一听明白了,官兵平等,待遇相同,这是红军的规矩。谢今古领到与毛委员同样一份零用钱的事,在战土们当中传开了,大家对红军有福同享,有苦同当的做法更加信服。毛泽东在《井冈山的斗争》一文中写到:“从军长到伙夫,除粮食外一律吃五分钱伙食。发零用钱,两角即一律两角,四角即一律四角。因此士兵不怨恨什么人。”

红四军到了赣南闽西后,1929年10月,谢今古加入了党组织,离开了给毛泽东养马的岗位,调到红四军第一纵队三十一团任班长、排长。1931年起,他先后任红十二军第一纵队党支部书记、第三十四师卫生部政委、红一军团政治部科长等职,并改名为黄达。建国以后,黄达任东北人民政府贸易部副部长、大连市贸易局局长等职,后为辽宁省副省长、中共辽宁省委书记处候补书记。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