赔壶
1928年冬的一天,北风凛冽,风雪交加,一个军人满身湿淋淋,急匆匆地往茅坪的攀龙书院走去。

1928年冬的一天,北风凛冽,风雪交加,一个军人满身湿淋淋,急匆匆地往茅坪的攀龙书院走去。进了书院,来到三十二团的伙房,他在灶前坐下来,两只大脚伸了开来,对着灶门烤火,想烤干身上的衣服。

三十二团新来的炊事员小陈上下打量这人,四十开外,胡子拉碴,衣服不甚整洁,他想准是哪个团的伙夫头,小陈说道:“喂!不要妨碍我开饭啊!”

“我替你烧火。”

久雨,柴火不太干,火势来得很慢,小陈急了,“去去去,到外面去,厅堂里有火。”

这人顺从地出了厨房,到厅堂一看,上厅果然有堆快要熄灭的火。于是他重新加上木炭,火势随之慢慢而起,他太疲劳了,红红的眼睛,可能整夜没睡,操劳过度,温暖的火使他舒坦,他靠着椅子就打起瞌睡来了。可是那火越烧越旺,架在火上的锡制马提壶里的水开了,干了,为数甚少的水从烧穿了底的洞里冲了出来。顿时整个屋里烟雾腾腾。小陈从厨房里冲了出来,提起壶子一看,烧坏了,他指着这位长者便责问到:“你怎么搞的,袁团长一回来定会骂我,这壶是借老俵家的。”

这位长者觉得很难过,谦和地说:“我赔,我赔,我一定赔。”

“哼!你赔,这种马提壶这里买不到。”“那我上门向老俵赔礼道歉。”

小陈还在不断地指责他。

这时袁文才急匆匆地进来了,一看见这位长者,便叫:“朱军长,你回来了。”

小陈一听这位长者就是朱德军长,吓坏了,急得哭着说:“袁团长……”

朱德自愧地说:“对不起,我把这壶子烧坏了。”袁文才说:“没关系,我赔一把。”

朱德说:“怎么要你赔,我烧坏的就应该我赔,只是这种壶子难买到。”

袁文才笑着说:“你是军长,我代你赔了有什么关系,老俵那里我可以解释。”

朱德口气强硬地说:“不行,军长更应该带头执行纪律。”

小陈胆怯地对朱德说:“朱军长,我的态度……”

朱德拍着他的肩膀说:“你批评得很对。”接着又对袁文才说:“你可不要批评他哟。”

后来,朱德用伙食尾子托人从外地买了一把茶壶赔给了老俵。从此,朱军长赔壶的故事传为佳话,也成为执行红军纪律的楷模。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