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图】东固一棵柚子树的故事
井冈蜜柚尚未在东固“安家落户”以前,东固境内就有为数不少的柚子树。但是听老辈人讲,在1929年以前,东固一带却是没有柚子树的。

□钟庄炎

井冈蜜柚尚未在东固“安家落户”以前,东固境内就有为数不少的柚子树。但是听老辈人讲,在1929年以前,东固一带却是没有柚子树的。

1929年2月18日,毛泽东、朱德率领从井冈山下来的红四军来到东固。中共东固区委安排毛泽东、朱德、陈毅、贺子珍等人住在东固街西隅刘氏宗祠万善堂。

当天下午,毛泽东向东固区委、东固农协几位负责人详细了解了东固革命根据地和东固地方武装红二、四团的有关情况。在几位负责人的陪同下,毛泽东还查看了东固平民银行、消费合作社、平民学校、油墨蜡纸厂等地,一直忙到太阳偏西才回到万善堂。他又突然想起,明天红四军要去螺坑与红二、四团会师,必须有个向导带路,于是为这事在万善堂门口来回踱步。

就在这时,他看见万善堂旁边一个用河石垒成的矮墙围着的菜园里,有个年轻人在挖土。于是走过去,倚着矮墙向他打招呼。这个年轻人名叫刘洪顺,是一个穷得叮当响的贫苦农民,农会会员。上午,他作为农会代表认识了毛泽东,便停下镢头,亲切地回应:“哎,毛委员。”

毛委员和颜悦色地和刘洪顺交谈,问了他的家庭情况,知道他是靠得住的人,便把请他当向导的事与他说了。刘洪顺满口答应,又继续挖土。

毛委员见刘洪顺把一棵柚子树苗连根挖起,扔在墙根下,于是大惑不解地问:“刘老表,这好端端的柚子树,你为何把它挖掉?”

刘洪顺叹了口气说:“毛委员,你不晓得,这柚子树又叫富贵树,蛮娇贵,喜欢生长在皇宫内院和有钱有势有福气的人家,‘柚’跟‘有’字音相同,而‘有’与‘冇’却相冲相克。因此,像我们这些冇钱冇势的贫苦人家,种不活柚子树。”

毛委员听了,忍俊不禁,自语道:“竟有这等奇事?”

刘洪顺说:“毛委员,你如果不信,绕东固街走一圈,附近连一棵柚子树都寻不到,冇手气种不活呀!你看,这还是我去年从外地谋来的,种的时候多大,现在还是多大,叶片都泛黄了,干脆挖掉好种菜。”

说话间,毛委员已经走进菜园,在墙根下拿起柚子树苗看了看,对刘洪顺说:“让我来把它种下去,看看能不能成活。”

刘洪顺欣喜地说:“毛委员是统领红军的首领,借你的手气,肯定能种活!”

毛委员接过刘洪顺手中的镢头,来到菜园南角,说:“这里地势较高,又不会妨碍蔬菜生长。”说罢,挥动镢头把这棵叶片泛黄的柚子树种好,接着又亲自浇了水。

毛委员交待刘洪顺说:“柚子树喜干怕湿,你把它种在低洼之处,当然不能成活。这与人的贫富贵贱毫无关系。你是农会会员,要把农民团结起来,跟着共产党和红军闹革命,就一定会有当家作主,行时走运的一天。”

毛委员的话像一盏明灯,照亮了刘洪顺的心坎。他觉得心里豁然亮堂起来。

第二天上午,红四军官兵由刘洪顺带路,从东固街来到了西南方向的螺坑村,与红二、四团胜利会师。

红四军在东固经过一个星期的休整,毛泽东、朱德又带领红四军离开东固向闽西进军。

说来也真有点蹊跷,毛委员在刘洪顺菜园里种下的这棵柚子树,慢慢地,黄叶变成了绿色,焕发出勃勃生机。刘洪顺看在眼里喜在心头。

1930年和1931年,东固成了反第一、二、三次“围剿”的主战场。毛委员在戎马倥偬之中,还抽空来到刘洪顺家里走访,也顺带看看这棵柚子树。

几年后,柚子树长成了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开出了香气扑鼻的花朵,结出了硕大的果实。

刘洪顺怀着无比喜悦的心情,从树上摘下一个柚子,用刀破开,露出淡红色的果肉,赶忙尝一口,甜津津略带微酸。刘洪顺情不自禁自语道:“毛委员,你在哪里,你亲手种的柚子树结果了,你也来亲口尝一尝吧!”他哪知道,这时的毛委员正带领红军离开了瑞金,开始了艰苦卓绝的二万五千里长征。

在此后的十多年中,为了避免柚子树遭敌人破坏,每当有人问起这棵柚子树的来历,刘洪顺一直不敢吐露真情。

1949年的中秋时节,柚子树已满20年树龄,树上装点着金黄的灯笼,随风摇曳,煞是好看。从遥远的北京城传来了毛主席庄严的宣告声:“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刘洪顺伫立在柚子树下,心潮澎湃,久久不能平静。

柚子寓意“有子”,多么吉祥如意的名字。东固人历来对传宗接代,繁衍子孙非常重视,连给小孩取奶名,也要在名字后面加个“子”字。那时整个东固圩镇,就刘洪顺家有一棵柚子树。每年中秋节过后,嫁女、娶媳妇、新屋落成的就多了,来刘洪顺家购买柚子的人踏破门槛。

嫁女户把金黄的、香气袭人的柚子,放进陪嫁的衣柜里、箱子里,包裹在新被新帐里,让处处“有子”,开个好彩头。

娶亲户除了处处“有子”外,还把柚子放在神台上祭祀祖宗,祈求保佑。

新屋落成户买来柚子不光是祭祀祖宗和招待客人,还因为柚子皮是天然除味剂,置放新房各处,祛除装修后遗存的异味,使房内空气清新。

刘洪顺对前来购买柚子的人们讲:“这是毛主席亲手种的柚子。”

“毛主席的手气这么好,当时你怎不请他给我家也种一棵?”刘洪顺的族人责怪地说。

“如果自己家里有柚子树,那就方便了,就不晓得我们穷人家种得活么?以前种的都死了……”一个妇女说。

刘洪顺鼓励她说:“种得活!种得活!毛主席是我们穷人的大救星,他给我们留下的种子一定能种活!”

人们试着将柚子籽播种在房前屋后。几年之后,就像当年红军播撒的革命种子,遍地开花,村村都有了柚子树。人们这才醒悟到,现在解放了,穷苦百姓当家作主,行时走运,娇贵的柚子树也种得活了。

每年中秋佳节的晚上,刘洪顺在院子(原先的菜园)的柚子树下摆一张八仙桌,桌上放着柚子等果品,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吃柚子赏明月。一边吃,刘洪顺一边给孩子们讲述当年毛委员亲手种植这棵柚子树的情景。他总是幻想有一天,毛主席会像当年那样,突然出现在院子的围墙边,亲切地叫他“东固老表”。

刘洪顺的儿子刘日升,从小就不幸得了大肚子病,每天挺着个大肚子去上学,还落了个“大肚鲶鱼”的外号。刘洪顺带着儿子跑了许多医院,看了西医看中医,吃了西药吃中药,还是无法治好,只好破罐子破摔,放弃治疗,听天由命。

眼看儿子年龄越来越大,大肚子却一直消不下去。刘洪顺心里着急起来。

且说距东固7里之遥的殷富村,有一位祖传草药郎中,名叫何光美。他以前是苏区干部,医术很是了得,在东固一带颇有名气。

刘洪顺决定去碰碰运气找何医师开草药,兴许他能妙手回春。

刘洪顺带着刘日升来到何光美的草药摊。何医师让刘日升平躺,用手抚摸按压他的大肚子,然后指着肚子上蜘蛛网似的暴突的青筋,对刘洪顺说:“你儿子的病叫柚子肚,肚子被很多青筋紧紧缠绕着,这些青筋不消除,肚子就瘪不下去。”

“有药可治吗?”刘洪顺急切地问。

“有,有,我这就给你拿药。”何医师说完,从草药堆里拣出一些柚子皮和柚子叶,并如此这般地嘱咐他。

“何医师,光这些东西能治好他的大肚子病?”刘洪顺问。

“能!一定能!”何医师满有把握。

“可是这两样药我自己家里蛮多。”

“蛮多就好哇,药费钱也不用花。”何医师把柚子皮和柚子叶收起,叫刘洪顺回去如法炮制,长期服用就行。

刘洪顺回到家里,突然想起,以前东固只有他家这棵宝贝柚子树的时候,有许多人来他家“谋宝”,就是向他要些柚子皮和柚子叶。问他们要这些干什么,他们说吃柚子皮可治胃食积滞,消化不良,能化痰止咳,滑肠通便。用柚子叶熬水洗澡或洗脸洗手,可以带来好运气。

刘洪顺按照何医师的嘱咐,将柚子皮去囊,切成丝与水同煮,要儿子每天代茶饮服,还经常用柚子叶熬水,令其洗澡,揉搓肚子。

就这样一年下来,刘日升原本紧绷绷的柚子肚变得松弛了许多,缠绕肚子的青筋也不明显了。他坚持不懈,久而久之,柚子肚竟奇迹般地瘪了下去,与正常人无异,“大肚鲶鱼”的外号也就销声匿迹了。刘日升逢人便讲:“好得毛主席栽的柚子树给我治好了病。”后来他娶妻生子,儿孙满堂。

1976年9月,毛主席逝世的噩耗传来以后,刘洪顺在院里抚摸着柚子树,老泪纵横,悲痛欲绝。不久,刘洪顺也离开了人世。令人费解的是,这棵老柚子树的叶片也泛黄了一阵子,难道树木也有情,以此悼念栽种和护理它的主人?

前几年,东固乡政府调进一批井冈蜜柚树苗,分发至各村农户栽培。刘洪顺的曾孙刘明栋,在这棵老柚子树旁边种上了井冈蜜柚。他一边种好责任田,一边对蜜柚进行精心管理。现在,每颗树上硕果累累,丰收在望。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