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图】走访蕉元垅
蕉元垅是永丰县沙溪镇的一个生态村落,它淡然地卧在一个竹树环合的山窝里。要问我对蕉元垅村的总体印象,我觉得它就是一幅山水画,浓淡相宜,美不胜收,应该出自......

张振芳

从蕉元垅回来,我裹足了一身的幽绿,也将蕉元垅代代相传的祖训悄然装入了心间。

蕉元垅是永丰县沙溪镇的一个生态村落,它淡然地卧在一个竹树环合的山窝里。要问我对蕉元垅村的总体印象,我觉得它就是一幅山水画,浓淡相宜,美不胜收,应该出自唐宋大家的手笔。蕉元垅头顶蓝天白云,清澈如玉;身靠高山峻岭,巍峨似屏;脚踏沃土肥壤,厚重朴实,更有高大的树木高耸入云,齐腰的灌木油绿淡香,脚下低矮的小草匍匐蔓延,曼妙无比。其间若隐若现的一座座石屋,隐藏在蓊郁的树木间。

这就是蕉元垅!

漫步蕉元垅,最吸引人的是草木。我们去蕉元垅村的时候,正逢七月,一路上阳光曝晒,高温酷热,汗流浃背。然而,当我们一走进蕉元垅村,就被这里的松涛竹浪深深陶醉,烦躁的心情清爽了不少。蕉元垅空气清新,微风拂面;绿树成荫,风光旖旎;散柯布叶,蝉鸣鸟噪。“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蕉元垅的阳光,似乎少了许多七月的暑气和暴戾,温煦地涂抹着一座座屋舍,一片片高树,一垄垄田园,从清晨到傍晚,极尽温柔。

村民带领着我们,一路聆听山涧细碎跌宕的韵律,拨开一丛翠竹,仰视松樟高耸的伟岸,终于与阳光下的蕉元垅对视。我们的惊异不亚于陶渊明笔下那个偶然闯入桃源的渔人,久久不能言语。眼前的蕉元垅村落背倚翠屏般浓密的竹林,村口是一处不大的平畴。停车走出,我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这里松树高耸,竹林挺拔,夏日的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斑驳跳跃,婆娑起舞,成了一幅幅精致的画。一畦畦留存主人足迹与锄头印痕的地里,淌溢青椒、红椒、茄子、黄瓜、苦瓜的芬芳,诠释着一种诗意的田园生活与岁月静好的日子,也弥漫着古村浓郁而绵长的烟火气。

七月是收获的季节。蕉元垅的桃树挂果,枣子颗颗似灯笼,还有不知名的果树也争着伸出枝头,一切都是如此和谐美妙。走进农家院落,素淡、古雅、宁静,将人的思绪带入渺远的时空,沉醉在一首诗词的意境里。

“蕉元垅村真乃世外桃源。”同行的朋友发出这样的感叹。然而,我这个闯入桃花源的“渔人”,却没有发现陶渊明笔下的“土地平旷,屋舍俨然”的情景。是的,蕉元垅没有刻意建造成排成行的房屋,东一栋西一间,连排最多不超过两家。不见了整齐划一,不见样式统一,更显率性自然。蕉元垅的屋舍都是随意而建,依山取势,或左或右,忽上忽下。小屋就像躲在绿色中间的小孩,偶尔探出头来打探这个世界。

我端详着蕉元垅。村落坐落在“U”字型的山坳间,背后青山,身前小溪稻田。时下正是“双抢”,农机在稻田间轰鸣作响,村民们脸上汗水直下,灿烂如花。走进村庄,屋檐下、空地上随意地坐着刚刚从田间回来歇息的村民,端着瓢饮水,剥开花生咀嚼。几位老者坐在家门口,晒谷地上几只鸡鸭忙碌奔走,迎接我的不期而至。

树与人,人与树,如此和谐的统一,是什么样的过去,形成了现在这般宁静祥和的村庄呢?我不禁想探一探蕉元垅的过去。

村里的长者说,200多年前,自己的祖先从赣州宁都那边迁过来。当年战乱,到处抓人充军。听到消息,全村人拖儿带女,一路向北,逃到永丰县的沙溪镇。先祖们就地躲藏,爬树钻洞,躲过一劫,暂且保住了性命。家回不去了,于是大家就地开荒垦壤,搭棚垒窝,村庄由此建立起来。先祖们没有忘记树木的救命之恩,感激之余,立下祖训,刻立石碑,石碑上书八个字:“宁可拆房,也不砍树。”

我问“蕉元垅”这个村名怎么来的,老人他也说不知道。

老人断断续续地说道,石碑虽然不见了,但是只要他活着,村里的人就不会也不能砍伐树木。因为这些树木对他们恩深似海。

看着眼前的蕉元垅,我心中早已有了答案。

时光走进新时代。沙溪镇将蕉元垅列为新农村建设点,蕉元垅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房屋拆旧翻新,水泥路已经通到家门口了,蕉元垅一天一个样。

蕉元垅的新农村建设没有整齐划一的规划,依旧是随意、淡定、自然。这里不搞推倒重来,不搞脱胎换骨,而是在保持村庄古朴风貌的基础上,精心设计,用心点缀。见水搭桥,遇堤垒阶,往清澈的小河里排上几颗鹅卵石,在路边随意地种植桃树和枣树,信手拈来,不着痕迹,却天然偶成。村中条条通往老俵家的小路,弯弯曲曲,整洁清爽,尽显曲径通幽的美感,又是连通外面世界的纽带。

蕉元垅的树木是幸运的,松树有松树的故事,樟树有樟树的历史,它们才是这里的主人。“宁可拆房,也不砍树”的训诫已经深入了他们的骨髓里,才成就了今日蕉元垅的如诗如画。

走过蕉元垅,抖不尽一身的幽绿,忘不了厚重的祖训。蕉元垅,我还会再来的!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