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新春的行走
对于生于新疆,生活在新疆的柴新春而言,艺术是他的理想,而行走就是他的宿命。

原标题:柴新春的行走——柴新春油画作品赏析

     

《铁力克老雷家》80cm × 65cm 2016年

     

天伦之乐》80.5cm X 60.5cm1994年

     

阿瓦提村的胡杨》 80cm x 80cm 2017年 柴新春  

◆冯国伟

人生,就是从原点出发的行走。

而艺术家,则背负着缪斯之梦,在用脚步丈量大地的同时,还要用他的眼睛去观察,用他的手去描绘,而用他的心去诉说,从而以肉体和灵魂的方式完成人生的修行,以求抵达理想的圣殿。

柴新春,无疑就是这样的一位艺术行者。

对于生于新疆,生活在新疆的柴新春而言,艺术是他的理想,而行走就是他的宿命。

从十五岁开始习画,他就不停地在新疆这片热土上行走着。而四十余年的沉淀,呈现给世人的不仅有一条横贯天山南北的地理之路——从那拉提到塔什库尔千;从哈密到和田;从雪山到沙漠;从牧场到戈壁,还有倾注在油画布上,藉有色彩构图笔触光线诸要素构成的灵魂之路。

从激荡多变的风景,到朴拙生动的人物,让人感概的不仅是数量——光油画写生他就创作了一千余幅。而是通过这些画,让我们触摸到了一个人面对艺术的虔诚和执著;面对天地人心的肃穆和敬畏;面对自我成长的坦率与坚持。这已经不是简单的脚步丈量,而是一个人的心灵成长史和艺术变迁记。

正是从他大量的不间断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不同阶段他画中所具有的时代烙印,看到不同时期他的艺术思考和探索,也能看到不同心境下他个人的趣味与状态。尤其特别的是,所有这些变化都是在行进中完成的,是在一个人的艺术苦旅中沉淀的,是在新疆这样一片广阔辽远的大地上成就的。这种独具个人标签式的风格渐变,因为不同的天地背景、地域特色和行思方式,就与书斋式的经典摹写和学院化的观念嬗变有了不同的演化过程,也有了不一样的参考和对照价值。

这种行走不仅是地理的,艺术的,也是自然的,内心的。柴新春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美术学院,学院的系统教育和他个人的勤奋苦学,使他的艺术探索并不仰仗于新疆题材的优势和地域特色的加持,反而是凭借扎实的艺术功底、不断地艺术探索和行进中对大自然的体悟沉淀出来的,渐学渐变,渐思渐得,最终找到属于自己的方式。

他早期的创作,是学习消化的过程。因为学院教育的痕迹,显然受了前苏联厚重扎实画风的影响。比如上世纪九十年代创作的《老俩口》《进城》《夕阳》《生息热土》这些作品,底蕴深厚、气息浓郁,是偏重历史叙事的,与那个时代的整体风向有着紧密关联。这一类作品更多关注的是题材和色彩,社会道德和大众的价值观往往左右着大众的集体审美,也间接影响着画家的创作。

而进入新世纪,柴新春的绘画有了鲜明的变化。可以算是多样化的尝试期。风格有轻有重,色调有放有收,题材也可大可小。抒情的意味大于叙事,笔触干净,构图凝炼,比如《秋》《秋实》《看新娘》等作品,来源于伦勃朗、席勒、柯罗及印象派大师的影响,在他的作品中不时有所显现。但个人的偏好又与现实的场景进行了镶嵌组合,显出了一种含混却又奇妙的陌生感。这种带有古典主义的写实风格使他从题材的形式感中跳脱出来,对技术的迷恋、对画面语言的精心雕琢开始成为画面的主体语言,这种表达是凝重而虔诚的,有种肃静、庄重的沉郁之感。

近十年的创作,能明显感觉出柴新春进入了蜕变期。作品的仪式感越来越弱化,笔触越来越松脱,色彩更加克制和收敛,而涉及的题材则更加宽泛,来自于历史和时代的宏大叙事被更多个人的感受和情绪所替代,身即山川的意象化和对人物形象的捕捉有了更深的感知和表现,绘画语言的空灵使画面有了更多的诗意,体现出了更多的中国画意味。

这些变化,可以看出柴新春的创作经历了一个从社会标准到艺术标准再到个人标准的演变。这种从大到小、由外向内、由眼及心的变化其实正暗合着当代艺术整体的时代演进。只不过,在新疆这片辽远的大地上,相对自足的心灵牧场和自在的艺术疆域,使这种变化显得不那么激进和猛烈,也因此更加完整更加坚硬。

正是这种漫长旅途所具有的孤立和孤独感,我们能强烈地感受到柴新春的艺术初心,那就是对真善美的不懈追求。这是一种本能而朴素的情怀。在与风景的对话中,在与人物的交流中,在与内心的靠近中,柴新春笔下的风景慢慢褪去了形象和概念,呈现出了乡野的本色和旷野的质朴感,而成为了个人的独自吟唱和抒情。就如他作品《家园》中那溢出画面的野花,既能看出形态也能闻到花香;而他的人物也从庄重到质朴,突破了民族服饰、骨相、动作等元素所具有的鲜艳、明媚和约定俗成的表现,而成为了温度、情感和状态的结合体。

这种观察的角度不是狂热的,好奇的,反而是审慎的,带有一定距离,但又不是冰冷的。这种保持适度距离的视角所带来的客观性,对新疆这一艺术题材的概念化和形式化,是一种清醒的反照和自省,也成为了柴新春油画艺术并不张扬的内在波澜。

在众多表现新疆题材的油画作品中,柴新春的画并不以热烈的形式取胜,尽管热烈过;也不以独特的视角见长,尽管不乏独特。他的艺术就像一株新疆云杉,不畏寒凉,挺拔自健,因为带着行走中的风和雨,带着思考中的静和动,带着绘画中的情与意,所以有了一种外冷内热、外静内动,蕴籍而悠长的诗意。那是需要静下心来体味的。

那一刻,我们将视线离开柴新春的作品,在新疆的天地间神游,会想到什么呢?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