蕉翁写兰:最爱人间有此花

     

     

     

     

王渐鸣写兰作品      

文字有缘。与王渐鸣因字相识近十年。年未四十的他因深喜白蕉书法与兰花,给自己取了个别号:蕉翁。

这些年,眼见蕉翁书艺精进,见他且行且修悟,见他傲骨清相霜染鬓。

这一年,也见蕉翁写兰。初时一个照眼,但觉闲笔写闲情,一念之念,不以为意。时至今岁夏至,他与我曰:写兰已费纸千张。没曾想一念之念竟成念念不绝。但见他日日挥墨写写画画,风行雨散,润色开花,几近痴狂,不由得又惊又羡。

兰称君子,又喻美人。生于幽谷,淑惠而雅淡。不争于世,孤芳自赏。其香清逸,其性幽娴。宋人黄庭坚在《书幽芳亭记》里有一句“盖兰似君子,蕙似士大夫”。中国文人雅士,讲究借物喻志,莫不信奉“亲君子,远小人”。兰既可称“君子”,则可为“出尘脱俗”而代言,成为了文人心目中品高质洁的一个文化符号。

自古写兰多高手,传世名家有赵孟坚,赵孟頫,文征明,徐渭,石涛,郑板桥,吴昌硕……所谓集大成者,自出机杼,蕉翁焉有不明此理乎?

蕉翁精习书法,笔力如锥画沙,流畅潇洒。兰草兰草,不肯潦草,更非墙头草。蕉翁写兰,似行草而以楷意出之,既安稳端庄,又落落动人;既冷傲沉着,又空灵流转。蕉翁渐得兰之形、之神、之真,姿质气韵,妙不可言。

写笔写意,蕉翁尤擅于即兴作诗题句,凸显画意,再用与之珠联璧合的书法在适当的位置书写出来,辅以印章,满纸风流叫人心倾神往。

古有临渊羡鱼者,而今我,临“窗”(蕉翁有文字专栏曰:蕉窗)羡兰。

古人言,花之君子,梅令人清,兰令人幽。一个“幽”字,契合了中国人的传统审美情境。幽,非一览无余,非直白浅显。兰自身有一种世外感,清高不可亵玩,无论长在危崖、在空谷、在溪涧,还是养在雅院清室,禅房书舍,都叫人追慕,引人遐思。

兰喜湿润。细品蕉翁之兰,跳脱有致,不滞于物。一笔一笔,笔笔生发,水分在墨色里,隐含着雨露消息。画面简静,却有生机、生气。花或无言,于寂静中满蓄风雷,见之犹怜;花或无眸,却惹人凝视,对望恍如含情脉脉;花或无手,然而殷殷招唤,恨不能携之共舞。

中国画分品级:能品,妙品,神品,逸品。文心画境,何其融通。看画看人看世界,私以为,“美好”二字,“美”不如“好”,这“好”是如何好法,就在“品”中去看了。

艺术是需要灵气的。那种灵光一现的豁然释放大多数人并非天生就有,蕉翁用自己的才情辗转,游笔于梦与现实之间。他不断用点点滴滴的积累,才有了突变和飞跃。

蕉翁曰:最爱人间有此花。尘世喧嚣,恋一物或可心静。静夜铺纸,提笔写一朵墨兰,恍惚中,自己亦是一株幽兰。心头的喜悦和寂静,一寸一寸悄然滋长开来。

蓦然间抬眼窗外,分明是:浮云散,江湖远,明月照君还。

这才是,一花一世界。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