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最美的“负担”——记安福横龙镇孝亲弟媳吴女英
“来,姐,坐好来,我帮你梳梳头。”8月14日,安福县横龙镇横龙村的一户普通人家,弟媳吴女英细心地帮大姑子周小珠梳理头发。29年来,这样的场景每天都在上演。

黄鹏、童小梅

“来,姐,坐好来,我帮你梳梳头。”8月14日,安福县横龙镇横龙村的一户普通人家,弟媳吴女英细心地帮大姑子周小珠梳理头发。29年来,这样的场景每天都在上演。

1947年出生的周小珠自小患脑疾,又耳背。1966年,父母将她许配给邻村一户人家,但过门后的第二天,却因不适应离家生活,又回到娘家,不久还出现了精神异常。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变得越来越孤僻,不愿与人交流,甚至失去了自理能力。

“怕,怎么不怕。”谈起初进周家时的场景,吴女英笑着望了望身边的丈夫周涛沅。“村里晓得他家里情况,都说我傻,但谁让我选择了他哟,他的姐姐也是我的姐姐!”

随着父母相继去世,自1989年,照顾姐姐生活起居的担子就全部落到了夫妇俩身上。早些年,因为容易精神失常,周小珠离家出走成了常事。有一回,周小珠出走,夫妻俩一直从清早找到晚上,心急如焚,四处打听寻找,磨破了脚也丝毫不在意。最后才在一座大桥底下,找到熟睡的周小珠,两口子心疼地抱着她,大哭起来:“你要是有个什么意外,我们可怎么对得起老爸老妈的交待。”

29年如一日照顾姑姐,说不辛苦,那是假话。周涛沅还担任村主任,村务工作繁忙。为了让丈夫安心工作,吴女英毅然扛起了家庭的重担,为周小珠洗澡、洗衣服、剪指甲、理发、倒夜壶,照顾家里还在上学的孩子。周涛沅早出晚归奔波在家家户户间,还要打理自家的十几亩农田,夫妻俩为了这个家吃尽了苦头。

由于病情影响导致情绪反复,周小珠常常莫名发怒,经常把家里的碗筷砸落一地,为了劝止安慰她,夫妻的手臂上留下了密布的疤痕。但即便如此,吴女英只是默默地拾掇干净,从未把这当成一种负担。“姑姐生坏了病本就可怜了,怎么能怪她,只要她没什么病痛,我两口子就安心。”她总是这样说。

为了让姑姐吃住舒服一些,夫妻二人不舍得吃、不舍得用,但凡周小珠喜欢吃的,却一点也不吝啬。久而久之,吴女英对姑姐的脾性摸了个透。看着姑姐的眼睛或举止就知道了她的喜怒,开心了就顺着她,不开心了两人就远远地跟在身后。在无微不至的照顾下,姑姐多年来几乎没生过病,周涛沅常常打趣“姐姐的身体,比我还硬朗得多”。

“姑妈,来,吃块您爱的粉蒸肉……”饭桌上,吴女英的儿媳正为姑妈夹菜。孩子们如今已成家立业,在吴女英的言传身教下,儿女儿媳们对患病的周小珠也十分孝顺。看见儿子儿媳每次回家都给姑妈洗头、盛饭、夹菜,她感到无比欣慰。

一如往常,吃过晚饭后,吴女英搀扶着周小珠的手,在小院内散步,今年已满68岁的她,就这样拉着姑姐,走过了29个春秋,青丝变白发,一道道皱纹爬上额头。但正如吴女英说的那样“虽然姑姐因为身体原因从未喊过我一声‘弟妹’,但只要我还活着一天,我就会照顾好她。”一句很平常的话语,却掷地有声。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