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老兵杜凤翔讲述戎马一生
在新干县,有一位平凡的英雄,解放战争三大战役中,他就参加了两大战役,分别是辽沈战役和平津战役。戎马一生,出生入死,他,就是低调而乐观的杜凤翔老人。

     

          

     

      

 ■张昱

在新干县,有一位平凡的英雄,解放战争三大战役中,他就参加了两大战役,分别是辽沈战役和平津战役。戎马一生,出生入死,他,就是低调而乐观的杜凤翔老人。

中国人民解放战争中有三次著名战役分别是辽沈战役、淮海战役和平津战役。这三大战役历时142天,奠定了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在全国胜利的基础。

杜凤翔老人现住在新干县城。在一栋上世纪七十年代建造的砖混结构的楼房里,笔者见到了他。他精神矍铄,面色和蔼,说话掷地有声。尽管年事已高,仍不忘关心国家大事。

杜凤翔,1927年10月10日出生在辽宁省北票市(原来是北票县)上园镇三巨兴大队杨家村。据老人回忆说,他祖父是有名的中医,父亲杜振庆继承衣钵,也是为百姓看病的有名中医,母亲杜杨氏,五十五岁就因病去世了。上面有两个哥哥,两个姐姐,他在家排行最小。

杜家最早在河北省,因为动乱和饥饿,祖父那一代从河北一路迁徙去到辽宁,最后在北票市定居。所以,杜老和子女的籍贯上,填写的都是辽宁省。他说离开家乡七十年了,家乡的好多事已经不太记得了,只记得一次是父亲去世,自己回家奔丧,另一次是带着大儿子回家认祖归宗。

翻开他那本发黄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南军区兼第四野战军立功证明书,上面贴着的一张照片吸引了笔者的目光。照片中,杜凤翔目光如炬,英俊潇洒。再看这本证书的发证时间是1956年4月2日,证书编号:南45323,解放奖章编号12781,命令编号:南英字030号,上面的籍贯是热河省北票县。

提起这一生,老人先前还舒缓的面容,一下子激动起来,九十一岁高龄的老人,精气神始终高昂着,感受得到他对生活的热爱和激情。

1942年10月,为了不被日本人抓去,他和父亲坐着大轱辘车(胶皮土车)从辽宁去到内蒙古,投奔他嫁到内蒙古的姐姐。那里有大片的土地,能种粮食,能吃饱肚子。他说,年轻人都被日本人抓去当劳工了,他的两个哥哥被日本人抓去挖煤、修工事。

老人遗憾地说,两个哥哥被抓去给日本人挖煤,吃了很多苦。后来解放了,因为家里穷,两个哥哥一辈子都没有成家,活到九十多岁,悲戚而去。父亲从内蒙古回到辽宁,杜凤翔一个人留在异地他乡,因为没户口,每天提心吊胆地过日子,当“黑人”。在内蒙古,杜凤翔才十五岁,自己种了几亩地,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可以吃饱肚子。

1947年11月,杜凤翔在内蒙古参了军,成了晋察冀边区独立六师十七团三营九连小炮班的一名战士。他解释说,虽然被编在小炮班,其实是没有炮弹的,要等着缴获国民党的炮弹来装备自己。后来,他又到了一排机枪班。

为了顺利接受采访,杜老找来助听器。他说,左耳是在平津战役打北京八里庄时,被敌人的炮弹震聋的。

他一生参加了无数战斗,九死一生活过来,真是不容易。他说,打仗时也负过伤,右手臂这儿挂过花,不过,不算太严重,这条命总的来说,还算“扎实”。

五次战斗,死里逃生

第一次参加战斗的经历,他说一辈子也忘不了。那一次是1947年过阴历年,他和战友在河北省平泉县的三沟、六沟、庙前、黄土梁子与国民党十三军一部发生战斗,敌人是攻,他们是防守。国民党军是美国装备,飞机大炮都有。那一仗,从早上打到傍晚,敌军撤退了,我军伤亡三十多人。他惋惜地说,和他一起从内蒙古坐大轱辘车参军的一个叫张俊的年轻人,比他大七岁,结婚才七天就到部队参军了,在那次战斗中牺牲了。他心疼地说:“有的新兵,今天补员的,明天就在战斗中牺牲了。战争是残酷的,现在的和平年代,人人有饭吃,有房子住,真好。”他祖父为了活命,从河北逃到辽宁。他参加解放军,又从辽宁回到河北,这,是不是上天安排的宿命?

第二仗是在平泉县的一个叫“马鞍山”的地方,从早打到晚,最后敌人撤退了。他回忆说,那一次,挂花的加上牺牲的有二十多人。他说,子弹又不长眼睛,在战场上,没有不“挂花”的,好在杜凤翔女儿为他佩戴勋章杜凤翔的勋章与证书他每次都是轻伤。

他还总结说,从“挂花”的部位就可以看出是老兵和新兵。打起仗来,老兵一般是往没人的地方跑,分散开来。新兵一般喜欢跟着一群人跑,容易成为敌人的目标,死伤的概率就比较大。老兵一般是侧面受伤多,新兵一般是臀部挂花。看我有疑问,他又解释说,新兵怕炮,炮弹一炸喜欢站起来,臀部容易受伤,老兵怕机枪扫射,手臂容易受伤。

老人一再说,战争太残酷了。他亲眼看到,有的战友下巴壳炸掉了、有的眼睛炸瞎了、有的一只腿炸飞了、有的肠子都炸出来了……

尽管时过七十年,那些战争的残酷,他一生都忘不了。

说起第三仗,老人舒缓了一口气。他说,第三仗来得突然,部队刚做好了饭,正准备吃饭,一声令下就赶紧集合。这一次在平泉县三岔口,打退了敌人的进攻,这一次真好,没有伤亡,战斗结束后,他们才开始吃饭。那时是以班组为单位,熬稀饭度日。

他说,那时粮食不够吃,只能吃稀饭,吃饱是不可能的,只能是半饱,吃半饱行军打仗,饿得难受也没有办法,得忍住。

第四仗是在平泉县的黑山头,那一次,是群众举报说敌人抢走了他们的猪和羊。为保护群众利益,上级决定打一次仗。这一次,趁着敌人正在杀猪宰羊之时,我军趁其不备,又打赢了。这一次,我军伤亡六人,敌人伤亡惨重,缴获了他们上好的武器装备自己。唯一遗憾的是,这一次,二营的营长,一个老长征指挥员牺牲了,说起这些,杜凤翔老人眼中满是悲伤。

提起战争,我们想到的是死亡,是毁灭,是恐惧……战争中的人,只是数字而已,战争是残酷的。

在平泉县夏板城,又打了第五仗。这一次是追击敌人,从头一天下午两三点,一直追到第二天上午八九点钟才追上,黑灯瞎火的走了一晚,那时年轻,也有力气,不吃饭也不会太饿。那一次全师出动,国民党军死了好多人,一团缴获了四门高射炮。原来师部是没有炮的,这次才有炮,又缴获了敌人的机关枪,这下,算是真正的有枪有炮了,大伙挺开心的。

三大战役,他参加了两大战役

那以后,因为杜凤翔在老家念过四年小学,再加上两年私塾,算是部队的文化人,他就调到了团宣传部做宣传员。他们被派到尖刀连,用广播和书写标语来宣传我军的好政策。

到了宣传队,有四个任务是每天必做的。第一,向团政治宣传股汇报先进典型。第二,向敌人做宣传,抓来的俘虏交给师部。第三,书写标语,内容多是:你们打仗,不是为劳苦大众的幸福,而是为四大家族卖命、你们的父母兄妹照样受压迫受剥削、我军优待俘虏等。第四就是教士兵学文化,他说,那时的士兵,十有八九都来自农村,斗大的字不识一个。他作为军队的文化人,就当起了教员。那时没有笔,没有纸,就用树枝当笔,用大地作纸,一个字一个字教他们写自己的名字、父母兄妹的名字、家乡的名字。有时,好不容易搞到一些纸片,就把要学会的字,写在纸片上,挂在马尾巴上,让战士边行军边认字。他欣慰地说,后来,好多大字不识的战士,都成了出色的指挥员。

用刷子写标语,是宣传工作的重点。用粗大的毛刷子蘸黑墨水写出来的标语,言简意赅,高度凝练,是当时最大众、最便捷、最有效的传播媒介。

1948年10月,杜凤翔参加了辽沈战役。他回忆说,那一次战斗连续打了两个多月,目的是解放整个东北。

有一次战斗他刻骨铭心,那一次,是在辽西,接到命令后,他们走了四天四夜。我问他当时怎么吃饭和睡觉,他说,出发前,每人发了五斤生小米,揣在怀里,饿了就吃生小米,渴了就喝水沟里的水。见我神情惊讶,老人平静地说,有五斤小米吃就不错了,晚上行军,实在是困乏疲惫,从怀里摸出一小撮小米,放在嘴巴里干嚼,睡意顿时就没有了。那时人年轻,身体素质好,再苦再累,睡一觉就好了。

说起他参加的两大战役,老人一直沉浸在漫长而残酷的回忆中。七十年前的那段峥嵘岁月,七十年前的烽火硝烟,那些阵亡的弟兄,早已经长眠在地下,他能九死一生地活着,到现在四世同堂一大家人,他说是上天赐予的最大的幸福了。

辽沈战役消灭敌人47.2万,我军伤亡6.9万人;平津战役消灭敌人52万,我军伤亡3.9万人。这些数字,在老人的脑海里一直铭记着。“战争太残酷了,战争太残酷了,和平真好,和平真好。”老人喃喃地重复着这句话,他的眼神里,有着对战友的无限哀思,有着对家乡的无限哀思,更有着对现世和美生活的感恩和眷恋。

整休南下,解放华中南

1949年,他所在的部队整休后准备南下解放华中南,这是四野部队的任务。华中南包括湖南、湖北、江西、广东、广西和海南岛。1949年4月,他来到江西,一路上行走的路线经过余干县、鄱阳县、景德镇市、德安县等地,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剿匪”。

杜凤翔老人回忆说,南下“剿匪”比打仗还苦。第一,他们大多是北方人,听不懂南方的语言。第二,南方经常下大雨,涨大水,北方的士兵大多是旱鸭子,不会游泳,有力使不上。第三,土匪扬言说,谁要敢向解放军报告,就杀死他全家,所以,很多群众受了压迫和欺凌,不敢及时汇报,等到土匪逃跑了才赶来报告,往往错过了最好的“剿匪”时机。

在德安山区“剿匪”,他们初去,老百姓全躲藏到山里去了,三天三夜,他们吃生的猪毛菜度日。老人回忆说,群众家里有粮食,但是,部队有规定,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群众的粮食说什么也不能动。

1951年,他当时所在的部队准备抗美援朝,他在团后勤处任军械助理员,到各个营各个连检查器械。1953年7月,中朝双方签订了《朝鲜停战协议》,他所在的师部没有去朝鲜参加打仗,好多战士都复原回家了,他分到泰和县武装部。后来又任泰和县冠朝区第十区区委副书记和武装部长。

1954年,因为时刻要准备打仗,上级给他们武装部的任务就是训练基干民兵。上面有命令,一天之中,要可以迅速集中500名基干民兵。那时,泰和县冠朝区四个乡遭受水灾,老百姓连肚子都吃不饱,少有人愿意参加基干民兵训练。

但是,军令如山。杜凤翔就发动基干民兵上山打猎,打野猪、黄羊和兔子,卖了钱买粮食,还可以补贴家用,这样,才稳定了“军心”。1954年至1955年,因训练基干民兵有方,他荣立了三等功。

后来,泰和武装部变成了兵役局,他在第五科民兵科当副科长,再后来当了正科长。没过多久,兵役局撤销,又恢复了武装部,他任政工科长。

1956年,经人介绍,杜凤翔与小他十岁的泰和姑娘康昭莲结婚。婚后,他们育有两子两女,目前,四世同堂的一大家人和和美美。

再后来,杜凤翔老人在拿山、永新、万安等地的武装部工作。

1971年,一纸调令,他调到新干县武装部,53岁离休,这四十七年,他和爱人就一直待在新干县,成了地地道道的新干人。

老人的女儿打开一个小木盒,把用报纸包裹着的纪念章一个个摆好。呈现在眼前的有解放奖章、中央军委胜利功勋荣誉章、解放东北纪念章、华北解放纪念章、解放华中南纪念章、全国人民解放和平奖章。这些奖章,记录了老人不平凡的一生。

采访结束,驱车回来的路上,我的脑海里,全是老人描述的七十年前的一幕幕烽火连天的场景。致敬,为共和国解放流血牺牲的烈士。致敬,老兵。

网友评论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