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公益变成一种信仰——看遂川志愿者协会的十年公益路
十年前,遂川志愿者协会的前身还是“麦田计划”。当时身边很多年轻朋友都争相加入,志愿者们经常会利用周末,下乡走访慰问访困难家庭和参与校园捐助等爱心活动。

十年前,遂川志愿者协会的前身还是“麦田计划”。当时身边很多年轻朋友都争相加入,志愿者们经常会利用周末,下乡走访慰问访困难家庭和参与校园捐助等爱心活动。

今年6月28日,是遂川这个起步最早的民间爱心公益组织成立十周年的日子。十年来,捐款捐物、助学助残、关爱留守儿童……遂川志愿者协会募集慈善项目总额630余万元,受益人数32000余人。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刷新中。

十周年纪念日上,现场的志愿者们身着志愿者黄色T恤,像极了一片金黄明媚的麦田,满眼都是希望和收获……

c1

“心泉计划”在新江中心小学发放图

□李书哲

公益的种子萌芽

互联网刚刚兴起的时候,大眼睛苏明娟那张题为“我要上学”的照片,后来被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选为希望工程宣传标识,各大报纸争相转载,引发了外界对于农村失学儿童的广泛关注。

现遂川志愿者协会的会长胡晓鹏回忆,这张黑白照片里,女孩好奇、渴望、求知的眼神深深地触动了他。自己也是大山的孩子,对生活的艰辛和求学的不易深有体会。

十年前一天,有位自称“麦田志愿者”的网友,在QQ群里询问遂川志愿者发展情况,胡晓鹏随即加了好友深聊。原来,对方是想到邻近县市了解情况,因对接有些困难,当地团县委就推荐他来遂川。他告诉胡晓鹏,一个人力量虽然很微弱,但“麦田计划”的力量很强大,可以资助很多贫困学生。

当这名志愿者来到遂川,胡晓鹏陪着他一起下去走访,才发现形势远比预估的更加严峻。接着,对方返回上海,再次组织几十个人,做了更深入的调查了解。

为更好地了解公益组织,胡晓鹏跟着志愿者们去了上海。恰逢“麦田计划”在复旦大学做公益演讲,播放的公益纪录片中,有许多受资助的孩子终于背上书包上学堂的镜头。台下,一个年轻女孩默默地蹲下来,双臂抱住头,嚎啕大哭。旁人不解,她哽咽着说:“大家都在帮西部山区,为什么就不能帮帮革命老区,江西有很多偏远地区的孩子上不起学……我自己就是有好心人资助,才考上大学的……”为了帮助贫困孩子上学,胡晓鹏和几个朋友一起加入了“麦田计划”,开始了艰难而又温暖的征程。

没有场所办公,没有私家车,会使用相机拍照的也凤毛麟角。还时不时有风言风语传到耳朵里:“政府解决不了的问题,民间组织还能起多大的作用!”

2008年伊始,遂川麦田计划志愿者们度过了一段颇为艰辛的时光。没有车子下乡,打听了一圈,才找到县移动公司的面包车能出租;志愿者谢柳青有台相机,大家就等他有空再一起行动。

当时,由于力量有限,争取的物资不够,做得更多的是个案方面的资助,学校是他们去得最多的地方。看到学校条件艰苦,胡晓鹏就发动大家捐课桌书籍,发现辍学的孩子,就动员社会爱心人士捐款捐物。

为了让孩子上学

有一次,大伙要到全县最偏远的乡镇营盘圩去献爱心,可租不到车,大家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志愿者郑辉拍着胸膛说:“哪怕骑摩托车去,也要把争取的款项和资助发放实施好!”

营盘圩距县城近百公里,海拔800-1000米,他们已经忘了自己走了多远多远的山路,忘了有多少次奔波到深夜才疲惫地回到家中,只感觉肩上背负的责任格外沉重。

遂川是国家级贫困县,有那么多救助对象的资料要收集、整理、上报,捐款捐物要发放,大家恨不得有三头六臂!加之公益慈善活动开展的时间还不长,好奇者有之,观望的更多。协会成员用行动带动周围的人,利用一切宣传慈善、志愿活动的意义与操作流程。

慢慢的,队伍壮大了,从几个人到几十人,再到百余人……穿着统一的T恤行进在路上,仿佛一片金黄色麦浪。

禾源镇黄背村的山路上,志愿者张建锋骑着摩托车去丈母娘家。山路崎岖,摩托车行进的速度很慢。远远的,看见个小女孩背着书包回家。张建锋说搭她一程,可对方回绝:“我没钱,不坐车。”考虑到安全,也顺路,张剑锋便叫小女孩上了车。

到家之后,张建锋震惊了。这哪里是房子,分明只有两面土坯墙、几根柱子和顶棚啊!女孩的母亲听说张建锋大老远把女儿送回来,佝偻着身躯走回房间,从抽屉里摸索出五个硬币,硬要他收下。

事后了解得知,女孩家四口人,父亲年事已高,母亲多年前双目失明,两姐妹名叫龚春兰和龚新兰。胡晓鹏飞快地把需要完善的表格整理好,争取到了麦田计划的助学金。

随后的几年时间,麦田都处在过渡和转型的摸索期,开始由资助个人转为项目运作,这是一种更为成熟的模式。

c4

学雷锋活动

在艰难的日子里

一次,胡晓鹏突然接到了县人民医院打来的电话,说一个五年级的女孩借邻居自行车学车摔断了手。医生去查房时,女孩忽闪着稚气的眼睛,偷偷说,要开最便宜的药。医生跟志愿者协会有些交集,就问胡晓鹏是否能提供帮助。一说名字,胡晓鹏这才发现,女孩正是前几年资助过的龚新兰。

提着满袋子的水果,胡晓鹏和志愿者们进了病房,见到了熟悉的一家人。龚新兰的父亲又是摇头又是叹气,母亲坐在一旁直抹眼泪。大家劝慰后,心情总算稍稍平复下来。想想“麦言基金”就是用于病患,胡晓鹏决定申请资助,帮助这家人过这个槛。

祸不单行,福无双至。不久后,放学的龚新兰坐同学父亲的摩托车回家,不幸发生侧翻,致腿部骨折,又被送到了人民医院。她父亲向亲戚只借到五百块钱,因为拮据,同学父亲家也只拿出一千块钱。

主治医生看到这家人的困难,联系了志愿者协会。由于“麦言基金”只能申请一次,胡晓鹏也只能寻找个人资助,最后,还是来自上海国际学校的新加坡、菲律宾、瑞典的几位学生家长伸出了援手,捐助了所有治疗费用。

时光荏苒,姐姐春兰参加了高考,由于发挥失利,和理想的本科院校失之交臂,而麦田计划的助学金截止到高中学段。为了改变一家人的生活现状,春兰下定决心,一定要复读考上好大学。

分数出来的那天,春兰笑了又哭,哭了又笑。填完内蒙古自治区民族大学的志愿,她打电话给一年来都没有联系过的胡叔叔,邀请他和志愿者们一起到禾源街上吃饭。尽管酒席只有四五桌,菜也非常简单。胡晓鹏说,那是他们吃过最朴素也是最难忘的酒席。

大学之前,春兰连县城都没去过。父母也无法护送,考虑到安全,胡晓鹏联系了途径省市的志愿者,从遂川到吉安,再从北京到内蒙古,一路上都有志愿者车站接送。从南到北,近两千公里的距离,便是一场爱心接力。

麦田计划的学业资助是截止到高中的,之后的学业只能由志愿者协会再联系个人资助,胡晓鹏没有放弃,继续帮助春兰念完大学。

2016年,当志愿者们再度探访时,这户已经被选为贫困户,有了最低生活保障,住所改建成了宽敞明亮的房子。

麦田里的守望者

受到资助后的孩子们,有很多都和胡晓鹏保持着联系。每一个资助过的孩子,胡晓鹏都能准确地说出他们的名字。

在遂川县政府和民政部门的大力支持下,遂川成立了培育中心,志愿者的队伍也在不断壮大。目前,遂川志愿者协会会员人数20069人,认证志愿者497名。

现在,许多公益和志愿者组织的枢纽网络遍布全国,各地都有分支机构。遂川志愿者协会也已经有了单独办公室,9名专职工作人员,3名行政,6名分管项目运营。设立单独账户、通过全国统一采购捐助物资再进行分发、专业人员管理、纸质和电子版资助资料存档……公开、透明的模式,得到了资助企业的信任,保持了长期合作的良好关系。

“壹基金”和志愿者协会的理念契合,也是目前运营最好的慈善项目。“儿童安全”和“儿童小课堂”也是由壹基金演化而来,建立安全友好的儿童活动空间,助力乡村儿童身心健康发展。在已开放的社区儿童服务站中,受益人数达到9638人。

去年的硬件捐赠项目,志愿者协会耗资100万元投放了十个音乐教室,并拿出单独经费组织老师培训。窗明几净的音乐教室里,孩子们充分感受到音乐带给他们的熏陶。

2017年,遂川志愿者协会的慈善项目总额630万余元,受益人数32000人。今年,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地递增和刷新中。

谈及最近的想法,胡晓鹏说,他希望能够投放一部分“爱心屋”,放置资助物资,固定时段更新,需要帮助的人们可以自取。

“我将来要当一名麦田里的守望者,有那么一群孩子在一大块麦田里玩。我的职责就是在那守望。”从麦田计划到志愿者协会,从星星之火到燎原之势,从十年前的三五人到现在的两万余人,公益事业已经成为他们内心最忠诚的信仰。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