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遇见
那是怎样一个阴冷的早晨,承载着你生命密码的图片,霎时惊艳了我惺忪的双眼。沉寂许久的心灵,如同撞击在巨大的冰川之上,立刻喧腾咆哮起来了。

那是怎样一个阴冷的早晨,承载着你生命密码的图片,霎时惊艳了我惺忪的双眼。沉寂许久的心灵,如同撞击在巨大的冰川之上,立刻喧腾咆哮起来了。这是哪里?这是哪里?激切的呼声一浪叠着一浪,自紧抿的唇角破涌而出。待细视图片下标注的娟秀文字,我方如宝玉初见黛玉般,兴奋地喊道:哦,原来是洲塘!

多少次做好赴会的准备,又多少次因这为那而黯然放弃。洲塘,是彼此的缘分未至,还是上天要让你我的相会,注入一节富有悬念的小插曲?于是只好“终宵劳梦想”了。在幽深的梦里,我凭着图片的记忆,细数着你的美丽,就像细数着恋人的柔发。

终于,阳春三月,抑制不住兴奋激动的我,驭着清风之马,嘚嘚地奔至你的面前。空气仿佛突然间凝滞了,我张开的双唇一下子收不回了。高大宏伟的村牌坊,盘虬卧龙的古樟树,栩栩如生的国画图……仿若世纪的钟声,霎时猛烈地碰撞着我的双眸,我的心灵。我迈着尽量轻的脚步,穿行在深深浅浅的时光里,任由接踵而至的美,洗礼着我这世俗的躯壳。

我的脚步,自一条溶江开始。《说文》云:“溶,水盛也。”毋须置疑,溶江,是一条水量丰富的大江。伫立岸边,放眼望去,清澈的江水宛如柔婉的少女,步态轻盈地朝远方流去,仿佛流向了岁月的深处。水中藻荇交横,如胶似漆;游鱼摆尾戏波,怡然自乐;三五成群放养的麻鸭白鹅,俨然一众隐逸的道士,正悠闲地觅食、闲谈,完全忘却了岸上行走的游人。偶有数只轻捷的鸟儿,有如蜻蜓点水,掠过宽阔的江面,飞向对岸一片广袤无垠的田野。那里,春天的气息已在蓬勃生发。金黄金黄的油菜花,犹如一面硕大修长的黄锦,肆意铺展开来,一直延伸到远处的公路脚下。

江边多古樟,古樟似长者。黝黑斑驳的躯干,透露出时光的久远。枝繁叶茂,又使其蓬勃的生命力一览无余。立在古樟之下,清凉沁入肌骨,芬芳氤氲心脾,一颗久囿于世俗的心灵,瞬间找回了昔日那股熟悉的味道。选取一棵古樟,在它足前一方干净的石凳上坐下,闭目合睫,心儿放空,任一江春水款款而殷殷地流着。周边阴翳的青草丛里,不时送上一阵清脆的蛙鸣,像酒兴时朋友的豪言。间或传来一声悠扬的虫吟,又恰似恋人的喁喁私语。待睁眼,一座古桥悄然稳重走来,似一位资深故事家,娓娓讲述着那个美丽的故事:相传清初,对岸高汪村有一谭姓女子嫁入洲塘,因娘家尚有年迈的双亲,需要她经常回家照顾,可她裹小脚又不便过江,为此整日蹙眉苦脸。感于她的孝心,于是村民就在江面上,合力架了这座小桥,取名“念亲桥”。如今,斯人已逝,真情却永存,洲塘人的“善”令人肃然起敬!

洲塘,建村已有六百多年。在这漫长的光阴里,善,就像一株美丽的花,日夜绽放在洲塘人的心间,成为他们为人处世的圭臬。从干净的唇角吐露的言语到轻盈的步伐流泻出的清音;从荷担扶犁的姿态到吆喝叫唤的亲昵;从待人接物的举止到迎来送往的神情……善的馨香,无处不在,洋洋洒洒,扑人心鼻。甚至在巷子命名上,他们也一心向“善”。比如,择善巷,即是取“择其善者而从之”之意。

择善巷,是一条青砖铺就的古巷子。其两侧均是“青砖黛瓦马头墙”的古建筑,布局整齐划一,错落有致,像一首工整的唐诗。踱步其间,清风徐来,微凉渐兴,冥冥之中仿佛穿越到了另外一个世界。这时,心要完全静下来,因为躁动会让人永远只是站在它的边缘;脚步要再轻一些,因为一不小心就会踩碎了一片幽美的意境;眼晴要格外明亮起来,因为每一次的疏忽,都有可能错过一种别样的风景。不信,请推开第一道门,著名国画大师刘勃舒的杰作,如同一个个惊叹号,闯入双眸,重重标记在心坎上,让人在目瞪口呆中,惊叹其技艺之炉火纯青,宛若神来之笔。洲塘,是刘勃舒的故乡。刘勃舒,系徐悲鸿的关门弟子。其所画之马,用墨随意而恰到好处,线条细腻而不失粗犷,构型独特而神韵自彰。或静如处子,或动如利箭,动静相映之间,优雅英豪相生。再推开第二道门,一场书法盛宴拉开了帷幕:草书、楷书、行书、隶书……悉数铺天盖地而来,让人目不暇接耳畔生风。笔力遒劲灵动若矫龙,笔道柔婉自如像玉凤,笔法张弛有度如奔马,笔势收放有序似猎虎。置身其中,翰墨的芬芳,犹如仙露琼浆,润泽着五脏六腑,令人神清气爽。再推开第三道门,传统手工制瓷的绝技闪亮登场。上至黄发老者,下到垂髫孩童,无一不是制瓷高手。他们言笑晏晏,捻放自然,一气呵成,花式繁多,种类齐全,造型新颖,流光溢彩,赏心悦目,让人有如亲临陶瓷圣地景德镇……在这里,一共有七道门。每推开一道门,皆是最美的遇见。洲塘,艺术的洲塘,名副其实。

洲塘人热爱艺术,这是发自骨子里的。艺术的细胞,世世繁衍在他们敦实的身体里。艺术的营养,代代流淌在他们洁净的血液中。艺术就像一程生命的旅行,调剂着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平淡生活;艺术就像一泓清泉,洗濯着他们内心深处的浮躁与疲惫;艺术就像一件龙袍锦衣,让他们找到一种生命的华贵。

由择善巷出来,往右稍拐一下,就到了溶江酒坊。酒是洲塘人的物质食粮,也是洲塘人的精神食粮。酒如同一位人生知己,与洲塘人形影不离。洲塘人爱酿酒,酿酒是他们的诗和远方。他们把生活的酸甜苦辣,一一酿进了酒里。于是,杨梅酒、柚子酒、菊花……纷纷从他们灵巧的双手里,绅士一般翩翩地走了出来。在溶江酒坊,品酒就是在体味洲塘人酸甜苦辣的生活。洲塘人也爱喝酒。农忙时,来上一碗,疲惫的身心立马恢复活力;农闲时,斟上一杯,悠闲的日子多了一份惬意。遇到喜事,三碗下肚,喜庆的场面增添了激昂的色彩;心有烦忧,数杯入肠,醉眼朦胧万愁皆休;亲人分别,推杯把盏,凄楚的离情陡生慷慨;恋人相见,交杯互饮,甜言蜜语焕发迷人的温情……酒更是洲塘人待客的必备神器。大凡客人远道而来,洲塘人首先奉上的就是最上等的酒。酒色清洌而晶黄,酒香酽浓而撩人,酒味甘醇而绵长。客人消得一杯,所有的旅途劳顿顷刻之间俱尽。再来一杯,骨子酥软心神安定。又再来一杯,满目皆是春色,满心皆是欢喜。

俗话说,好酒配佳肴。洲塘有得是佳肴:红烧狗肉、血鸭、酱萝卜老鸭汤……各种地道风味美食,一应俱全。寻一个农家小院,古色古香的装饰,缀以鲜花青草,环境清幽别致,让人雅兴顿起。点上几盘当地美食,再沽上一壶美酒,悠然之中必痛快也哉!引以为憾的是,前来开吃的游人络绎不绝、争先恐后。生性腼腆的我,只好做起了彬彬君子。那就择日再会吧,到时我一定大快朵颐,饕餮而归。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