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怎样的文学教育?
据6月23日新华网“‘文学不需要教育’这个话题该终止了”报道:近日,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写作中心举办成立五周年纪念仪式,并启动系列学术活动,围绕“世界视野、......

据6月23日新华网“‘文学不需要教育’这个话题该终止了”报道:近日,北京师范大学国际写作中心举办成立五周年纪念仪式,并启动系列学术活动,围绕“世界视野、人文传统与当代中国的文学教育”主题,探索文学创作与文学教育的共同发展。

一些作家、批评家在这个精神物化、文学物化越发严重的时代,重提文学教育,强调文学教育的意义和价值,廓清时下人们对文学精神和价值的模糊认识,廓清人们在文学本质上的时尚化、流行化、功利化、商业化的认识,笔者认为这个文学活动意义很大,这正如在纪念仪式上,中国作家协会主席铁凝所说的那样,文学教育的目的,在于“指穷于为薪,火传也,不知其尽也”。

对于“文学教育”,我们一直存在着比较狭窄、片面、简单甚至功利和虚无的认识和理解。现在,对于“文学教育”,我们要么把文学教育等同于大学生多读几本书,要么把文学教育看做是大学开设了多少作家班、创意写作班,或者,更为功利的是,文学教育被扭曲为“文学选秀”和炒作,乃至在文学圈曾一度流行这样一种现象,财富作为“标杆”引领着作家进入文学市场化写作,将商业财富作为了一种文学价值的追求标准,乃至把作家进入富豪榜当成了一种文化潮流,使文学教育彻底失去了意义和作用……

所以,如果要重提文学教育,我们时下的文学、文学教育,则必须要从文学的功利化、实利化、消费化乃至商业化中剥离和解放出来。

在论坛上,作家毕飞宇毫不掩饰对如今流行文学教育的厌恶。“文学不需要教育这样的蠢话,今天到此为止”,“我一直主张文学要去巫,文学是人类精神最宝贵的向度之一,是精神就离不开成长,就离不开哺育,就离不开表达的路径,就离不开自身的升华,即使精神不完全依赖于教育,我敢说教育最起码也有益于精神。”毕飞宇为什么要说“文学要去巫”?笔者以为,文学教育就是要真实、去除虚假、回归本真,就像毕飞宇所说,我们“忽视了合理、有效的文学教育,我们对于文学创作的认识过于‘神秘化’”,我们的文学教育应该去功利化、实利化,更应注重文学教育的文学性、精神性。

那么,我们需要怎样的文学教育?这首先要告诉人们,文学是什么?文学教育是什么?

“文学的教育更重要的是人性的教育、人类的教育。”文学阅读、文学创作最根本的就是美善人性,让人更像一个真正的人、真实的人和可爱的人。而我们长期以来忽视了审美教育,面对作品直接进入社会价值的判断,不注重感受力的培养。

这样的文学教育,是要告诉我们的读者,通过优秀文学的教育,可以确立我们的道义观,知道什么是真善美,什么是假恶丑,培养我们的悲悯情怀,获得正确的历史认知,提升我们的审美境界……

这就是文学的本质精神,是文学教育的主要任务。这要求我们,必须重视文学的力量、文学的影响、文学对生命和心灵感染、教化的作用。我们需要从文学中去寻找自然的文笔带给我们的惊奇和兴奋,并与这样的文学进行精神交流,通过文学的眼睛去发现人类的普遍的心灵,这是真正的文学带给我们的文字之美、人性之美和世界之美……

但是否,我们在文学中只书写生活美的一方面?格非说“文学从不承诺只提供真善美,它让我们有勇气面对真实的世界”,当我们自己身心遭遇到痛苦折磨的时候,我们通过阅读文学作品知道这个世界原来的样子,知道遇到这些痛苦的时候,我们个体怎样面对这些问题,我们同他人进行经验的交换。真实是文学的生命,粉饰、虚假的文学,必然没有生命力,会遭到读者的唾弃。这是文学最核心的东西,也是文学教育的核心。

在论坛上,一些作家、文学批评家提到“人类性的主题是中国文学相对欠缺的一个主题。”当下,我们正在面对技术日益发展的未来世界,我们应该有世界性、人类性和当代性的人格价值。当然,越是民族的才越是世界的,但在全球化进入逆全球化状态的背景下,越是世界的也才越是民族的,所以,我们的文学教育、文学创作,要为民族思想提升质量,为人类思想扩大容量。这已经成为最急缺的一课。

这是“文学教育”命题的拓展和深入,会使我们对文学本质和内涵,尤其是文学的当代性、世界性和人类性,文学的维度,产生新的领悟。

这样的具有“人类性的主题”的文学,需要我们从一种新的广度和深度上揭示生活,来影响人类的生活观、文化观乃至宇宙观;要真实地表现人类的命运、人类的伟大,激发我们的担当意识和责任;告诉我们如何将整个人类的历史当作其自身之历史来看待,能够感受到人类痛苦的种种心境,把它们统统装进自己的心灵里面,融入自己的生命;要认识到人类在宇宙中奇特的附属和短暂的地位,正视人类的困境和人性的极限。这样,才能体现文学的世界性、人类性。这样的文学,能够培养我们人类的认知能力、人类崇高的感情,和关于世界和宇宙的透彻的思考力,而这种伟大的能力,最易产生出智慧、力量来……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