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痛的炊烟
炊烟袅袅——一幅温暖人间的画面,一个魂牵梦绕的词语。然而炊烟于我,却是泪,是疼痛。

炊烟袅袅——一幅温暖人间的画面,一个魂牵梦绕的词语。然而炊烟于我,却是泪,是疼痛。

我出生在泰和县万合镇罗家村,是吉泰盆地的盆底,这里地势平坦,是鱼米之乡,美中不足的是缺少柴火,所以砍柴是我们日常的头等大事。我还很小的时候,我大哥带上我到十多里外的邻村的山上砍柴。来到山上,大哥用钩把树上的枯枝钩下来,然后吩咐我把地上开裂了的松子、枯枝捡到箩筐里,他自己又到其他的地方找寻枯枝。我捡着捡着,觉得很久没有看见哥哥了,周边又没有人,我心里有点害怕,就丢下箩筐去找哥哥了。我找来找去没有找到哥哥,心里又急又怕,于是边走边哭。大哥回来没有看到我,也急,满山地呼唤……后来总算是有惊无险,从此大哥再也没有叫我和他一起去砍柴了。

袅袅的炊烟啊,你头一次让我感觉到慌乱。

捡柴火还是我日常中的一件常事,我也以捡到柴火为莫大的功劳。很小的时候,我不能像哥哥他们那样挑着担子到十多里路外的山上砍柴,但在村子里捡柴却是我们小孩的家常便饭,特别是夏天狂风暴雨之后,往往有枯枝甚至是大的枝桠被风刮断掉落下来,村子里的人便都出来抢,我们小孩也加入到捡树枝的队伍中,那阵势十分的热闹。记得有一年正是收豆子的时候,我和一个叫茂孙的伙伴一起捡柴。茂孙扶着竹杆,我顺着竹杆往树上爬,扶竹杆的茂孙精力不集中,眼睛看向其它地方,竹杆因为没有扶稳便滑向一边,我抓着竹杆从四五米高的地方掉落到铺着鹅卵石的路上,一时被吓蒙了,好久都说不出话来。正在晒谷场上干活的我娘听说我从树上掉了下来,吓得一路跑一路叫:“我屋里个崽呀——”

袅袅炊烟,你让我体会到疼痛的滋味!

后来更大些了,我和村里的伙伴跃跃欲试,想像一些大人那样到邻村的山上去偷树了。那是1978年夏天的一个中午,太阳十分酷热,我和几个小伙伴想趁着村民中午在家休息的档口实施偷树计划。可是,我们“铎铎”的砍树声音连我们自己听起来都心惊肉跳。这时突然传来一声:“是哪个在山上砍树啊?”我们吓得屁滚尿流,落荒而逃。那天直到天黑了,我们才敢回家。我刚一进到村里,村里人就告诉我:“小春,你到哪里,刚才你娘满村子找你,现在连话都不会说了。”我吓得腿都软了,我回到家里,我娘真的躺在床上不会说话了。大约过了十多二十天,我娘就去世了!现在回想起来,那时我娘肯定是因为找不到我急出脑溢血了。

那缕袅袅炊烟啊,因为你,我失去了最亲最爱的娘!

娘去世了,哥哥们要么分家了,要么在外读书,家里的整个担子就都落在了父亲肩上。平时我和父亲两个人在家里,他每天要忙里忙外,根本没有时间去砍柴,从田地里收回来的那点农作物的茎秆,除了用来烧火做饭,还要用来给牛过冬吃,还要用来煮猪食,一年下来根本应付不了。因此我家每年都要买一点柴回来烧。但买回来的柴,往往是湿的,我每天下午放学回家之后便自己做饭。做饭我不觉得怎么难,难的是引火,每次引火,常常被烟熏得我眼泪鼻涕一起流,导致我现在经常双眼迎风流泪。

袅袅炊烟啊,你怎么拽出了我的泪?

后来我参加工作了,父亲也年纪大了,不能再下地耕作。作为有过在烟雾笼罩之中弄饭经历的我,知道他一个人在家是怎么做饭弄菜的,就连每次逢年过节我们回家他给我们做饭时,也总是能看见碗筷上有柴草灰一类的东西,总是能看到他不停地揩鼻涕。那时我多想把他接出来和我们一起生活啊!可是那时我住学校,一家三口就一间十多二十平米的房间。

当电饭煲开始出现的时候,我们便给父亲买了一个。那个时候他已经行动不便了,平日里伴随他的,只有那只既用来煮饭又用来烧开水的电饭煲。

1998年,父亲走了。后来用上液化气灶了,我们也在县城买了三室两厅的住房。妻子说:“要是爸还在就好,我们就可以把他接过来和我们一起生活了。”

去年我们换了新房,家里装上了集成灶,用上了煤气,现代化的厨卫设施十分清洁干净,做饭炒菜,厨房里连油烟都看不到,这时我想:要是爸还在那该多好!要是他还在,他就可以享受到做饭炒菜的乐趣了。

炊烟不再袅袅,却让我滋生出无尽的遗憾!

如今在县城里已经很少有人家烧柴火做饭炒菜了,即使是在乡下,也有很多人家早已经用上了电饭煲、液化气灶了,这使得家乡原先的“癞痢山”现在都戴上了绿色的帽子,变得郁郁葱葱了。但偶尔升起的袅袅炊烟,依旧会把我拉回到烟熏火燎的泪与疼的时光。

网友评论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