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万里:从南溪流去的长河
胡铨为杨万里父亲杨芾所作的墓志铭,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杨芾是个孝子,以教书为业,每次回家必会买点酒肉孝敬父母。

胡铨为杨万里父亲杨芾所作的墓志铭,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杨芾是个孝子,以教书为业,每次回家必会买点酒肉孝敬父母。绍兴五年,吉水大饥荒,他当掉衣服,从百里之外的异地背了一袋米回家,路上遇到强盗,要夺他的米。杨芾苦苦哀啼,说我的双亲都已七十,三日粒米未进了,你们就可怜一下我吧。盗贼居然感动得哭起来了,放过了他。我读这个故事,在为杨芾的孝道感动时,也深深被他幽了一默。

杨芾这个穷教书匠,常年奔波在外,在家居住的时间少。杨万里说,“我少也贱,无庐于乡。流离之悲,我岂无肠?”穷得连房子都没有,可见杨芾境遇不佳。但是这个乡间布衣,却忍饥节食,买了不少书,十年下来,有数千卷之多。他指着这些书对儿子说,这些儒家经典,你要下苦功夫去钻研它。杨万里日后出门做官,将父母接在官舍伺候,父亲杨芾又对他说,你要节俭清廉,贪污受贿的事决不能干。

杨万里一生,始终在出仕与归隐之间摇摆———这几乎成了吉安文人的一个共同性格。他在京城为官时,秘密地藏好一笔路费在箱底,随时想到可能被罢官走路。他嘱咐家人不要乱买东西,以免成为回乡时的累赘。

既以这种心态为官,那么升迁贬谪对他来说,真的不是很重要了。他一心一意写诗,仿佛那是他的专业。他的吉水老乡,另一个诗人周必大称赞他说,“近时士子见诚斋大篇巨章,七步而成,一字不改,皆扫千军、倒三峡、穿天心、透月窟之语,至于状物姿态,写人情意,则铺叙纤悉,曲尽其妙,遂谓天生辩才,得大自在,是固然矣。抑未知公由志学至从心,上规赓载之歌,刻意风雅颂之什,下逮《左氏》《庄》《骚》秦、汉、魏、晋、南北朝、隋、唐以及本朝,凡名人杰作,无不推求其词源,择用其句法。五十年之间,岁锻月炼,朝思夕维,然后大彻大悟,笔端有口,句中有眼,夫岂一日之功哉!”(《周益国文忠公集·省斋文稿》)

杨万里写诗,初学江西派。他自称“予之诗始学江西诸君子”。江西派,作为有宋以来一个重要诗歌流派,影响至远。流风所至,杨万里自然受到影响。他对黄山谷、陈师道非常推崇,甚至将山谷比作南宗禅的慧能,可见他首肯山谷作为开宗立派的祖师爷地位。“要知诗客参江西,政似禅客参曹溪。不到南华与修水,于何传法更传衣。”(《送分宁主簿罗宏材秩满入京》)杨万里以全神贯注的膂力打入江西派诗歌的殿堂,然后又以毅然决绝的勇气出来,逐渐形成自家面貌。这是一种真正的学习和继承。杨万里现存的4200多首诗歌,已然不见江西派的影响,这种学艺的手法,真是羚羊挂角了无痕迹。以黄庭坚为代表的江西派诗歌奇绝、奥峭、硬瘦,甚至不乏艰涩。而杨万里的诗则平淡、清新、灵动和自然。黄庭坚重学问,诗文都才气十足,高雅不俗。杨万里重感觉,自然天成,谐趣盎然。三十六岁时,他将之前写的千余首诗付之一炬。他生怕这些诗有损他的名誉,可见他爱惜自己的羽毛如此。

杜工部曾言,“别裁伪体亲风雅,转益多师是汝师。”杨万里学诗的道路正是如此。翻检他的诗作,晋唐以及本朝诸多诗人,对他都有深刻影响。尤其对陶渊明、李白、苏轼、王安石等人的诗歌悉心学习。他说,“平生爱诵谪仙诗,百诵不熟良独痴。舟中一日颂一首,颂得遍时应得归。”(《舟中挑闷》)南宋刘克庄说,“放翁学力也似杜甫,诚斋天分也似李白。”(《后村诗话》)杨万里写诗,是颇有几分自负和狂傲的,这一点,和太白也有几分类似。

诗歌是种神秘的事物,它在一个个诗人之间隐秘地传递,靠着一种几乎只能意会的直觉。这种传递,使一些类似的诗人之间构成一种精神上的血缘关系、子嗣关系。一个诗人在对另一个诗人的学习、致敬和模仿中,逐渐显示出这根基因链条上的符码,他在模仿中成就了另一个诗人,同时也成就了自己。这正如李白对谢朓的学习,杨万里对李白的学习,和刘克庄对杨万里的学习一样。(未完待续)

网友评论

吉安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吉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吉安新闻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吉安新闻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邮箱zgja200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