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手相伴夕阳下 ———新干神政桥乡探索农村社会互助养老新模式记事
新干县神政桥乡庄上村,是一个有200余人的村庄,其中60岁以上老人达30多位。为让村中老人安享晚年,村里将祠堂改造成高龄老人赖以生存的颐养之家,逐步探索出了......

9

孩童追逐打闹,老人拉家常。李福孙摄

10

老人在颐养之家的食堂吃饭,其乐融融。

11

老人在摇椅上聊天。

总有一天,你会老,我会老,我们都会老。

等那一天,你头发白了,我走不动了,我们约好老来相伴。

新干县神政桥乡庄上村,是一个有200余人的村庄,其中60岁以上老人达30多位。为让村中老人安享晚年,村里将祠堂改造成高龄老人赖以生存的颐养之家,逐步探索出了一种农村社会互助养老的新模式,彰显着人文之美。

天朗气清,几位老人搬着竹椅坐在大门口晒晒太阳,或家长里短,或蹉跎时光。寒风凛冽,他们则相约炉火旁,或睡意昏沉,或回忆青春……

□本报记者刘丽萍文/图

“莫道桑榆晚,颐家安详俱欢颜”

近日,阳光甚好,微风宜人,记者前往庄上村一探颐养之家的风采。一下车,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颐养之家正大门的对联:莫道桑榆晚夕阳一抹红,颐家安详居康健皆欢颜。在正大门的一侧,几位老人围成半个圈,拉扯着生活中的琐碎。不远处,三位老人在健身器材上悠闲地活动筋骨,平缓而又安详……

走进颐养之家,记者看到财务公示栏详细记录着颐养之家的详细收支情况。“13日,蔬菜、牛肉97.5元;14日,蔬菜、鸡,90元……”每一天的收支情况都清楚地显示着。再往里走,一排排椅子整齐地排列着,白色墙壁上挂着一个大电视。

再走进厨房,只见80岁的空巢老人徐冬祥在柴火灶上忙活着,时而生火,时而在灶台上翻炒。“现在我们老人的日子好过哦,没事就来祠堂看看电视,吃完饭大家在一起聊聊天、拉拉家常,热闹得很,农村老人也享福咯!”徐冬祥对颐养之家赞不绝口。

2016年10月,庄上村建设颐养之家为村中70岁以上老人提供休闲娱乐用餐场所和一日三餐。目前,颐养之家共有10位老人,平均年龄达80岁。其中,年龄最小的73岁,最大的近90岁。

神政桥乡党委书记杨柳青表示,由于农村青壮年大多外出务工,村里的留守老人日益增多,大多老人存在做饭不便和孤独冷清的现状,有的甚至连一日三餐都难以保障。很多子女提议,能否找到一种农村老人的养老方式,解决外出务工子女的后顾之忧。为此,神政桥在对庄上村的情况进行充分的调查研究,决定在庄上村试点,推行居家养老的补充模式———农村社会互助养老模式。

    “做了一辈子的饭,终于不动手也能有饭吃了”

万事开头难,难在没有经验。

2016年8月,神政桥乡组织人员到新余市分宜县参观学习,借鉴农村互助养老模式的经验,并着手建设新干首个农村颐养之家。建设之初,村里干部挨家挨户给村里群众做思想工作。同时,村里召开村民大会,一致表决通过,由村委自筹及村里爱心人士捐助,共斥资15万元将村祠堂改建成颐养之家,统一配置桌椅,安装有线电视,为村里70岁以上的老人提供一日三餐和休闲娱乐场所。

庄上村小组会计李春福说:“按照颐养之家的成本计算,10位老人每月的生活开支是3500元,每位老人每月缴纳100元。剩余费用由村里支付。”

面对村民对饭菜卫生和质量的质疑。李春福解释:“为了让老人吃得高兴、吃得放心,食堂每周会提前公布菜单,充分征求老人意见,力求餐餐不同样。凡是在祠堂举办红白好事,一律为老人提供免费饭菜。同时,选用颐养之家的两位老人自行担任厨师,工资为500元/月。”

徐冬祥,今年80岁,厨艺备受好评,在颐养之家担任主厨一职。她说:“早上一般吃面,中午和晚上吃饭。老人家吃得不多,但饭菜一定要煮得稍微久一些,方便咀嚼。”

颐养之家的成立,解决了老人最基本的生活需求,这一举措引来好评如潮。

75岁的郑秋香在颐养之家生活了两月有余。她说,日常生活有了保障,她深感欣慰。她患重病已五年,医生告诫,要好好休养,不能干重活。为此,自颐养之家成立后,她一日三餐准时到颐养之家报到,闲暇时,就和同龄老人在健身器材上活动筋骨。晚上就回家休息。

习凤英今年87岁,属于精准扶贫建档立卡户。老伴在三年前过世,一直独居。自土坯房拆掉后,习凤英轮流在俩儿子家居住。“自己做了一辈子饭,没想到也能吃上别人做的饭菜了。”她说。

“让老年人真正实现老有所养、老有所依”

老有所养、老有所依是每个人的愿望。在高龄老人的大家庭中,相扶相依是一种本能。

记得今年1月的一个晚上,86岁老人李活钦没来吃饭,其他老人也不知道缘由。徐冬祥纳闷,“他眼睛不好,晚上光线暗,不会在路上摔倒了吧?”忙完厨房杂事后,徐冬祥端着饭菜来到李活钦的家,发现他安然无恙,心里的石头也落地了。“一般来说,我每天做十个人的饭菜,谁不来,会提前告知。生活在大家庭里,谁有个小毛病,大家第一时间就知道了。老来相互照应,我们心里也踏实。”徐冬祥说。

颐养之家是老人赖以生存的场所,也是精神宣泄口。

“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和同龄人一聊,气也消了一大半。”神政桥乡副乡长祝金根说,空巢老人缺乏沟通、交流,有话无人说,有气无处撒,在精神上容易产生抑郁的倾向。颐养之家把十个老人聚集在一起,闲时晒晒太阳,聊天话家常,精神上的负担也会随之消减。

庄上村村民介绍,即使再穷,再苦,农村老人都不愿离开生活了一辈子的土地去敬老院养老。但农村子女大部分在外务工,一年回来一两次,没有能力顾及到空巢老人。不少人在新闻报道上看到空巢老人因无人照顾,意外身亡无人知的消息而胆战心惊。“每次看到这种消息,我就会不自觉产生联想。但是,搬砖和归家,我只能选择一个。”一位在外务工人员说,“现在,颐养之家让我的老母亲在生活上和精神上有了照顾,我在外面放心多了。”

“以颐养之家这种方式进行农村养老,既满足了农村老人落叶归根的心愿,又保障了空巢老人最基本的生活需求。这种养老方式集合了居家养老和社会养老的优势,不少年轻人大为赞同。”庄上村委会副书记李梅根说,不少在外跟随子女在城市生活的老人听闻庄上村的养老方式后,归家养老的心蠢蠢欲动。

“当干部就是要踏踏实实为老百姓做点实事,做点老百姓盼望做的事。现在,我最高兴的事情,就是看到在‘颐养之家’用餐的老人脸上的笑容。”杨柳青自豪地说,“庄上村‘颐养之家’最大的价值在于其可复制性,只需要有限的资金、场所、设备和热心人士,就可以复制出无数个‘颐养之家’,解决事关千家万户的农村养老问题,下一步,我们将在全乡范围内推广,让全乡的老年人真正实现老有所养、老有所依!”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