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阅读,用自己的方式
我的童年在禾水河边一个叫横江的小镇上度过。河堤外是宽宽的禾水河,河岸上满是柳树、桑树和乌桕树,缀几丛芦苇,粗朴又温情。

     

刘冬兰:女,吉州区樟山镇人,上世纪七十年代生。现任吉安县政协副主席兼文联主席,江西省作协会员。 

 ■刘冬兰

我的童年在禾水河边一个叫横江的小镇上度过。河堤外是宽宽的禾水河,河岸上满是柳树、桑树和乌桕树,缀几丛芦苇,粗朴又温情。

我们住着的那条街叫猪仔街,街上有一家杂货铺,铺子里有一位熊姓爷爷。爷爷是一个生于民国的读书人,满腹经纶,我至今都记得他留着山羊胡子,穿一件长衫的样子,坐在一把油黄的旧竹椅上,一手握着一根烟杆,一手端着一本发黄的线装书,津津有味地看着。

我最喜欢去熊爷爷家蹭听收音机,那时有一档儿童节目叫《小喇叭》,每当小喇叭的音乐一响,伴随着“小喇叭开始广播了”的开场语,我就跑到他们家去了。熊爷爷一般是雷打不动坐在他的竹椅上,给竹烟杆填上一小撮黄烟丝,“吧叽”一声叼住烟嘴,吐出一串烟,然后又端起书本———那样全神贯注,仿佛字符之间,潜伏着最令他魂牵梦萦的秘密。

他的竹椅边放着一堆发黄了的线装古书,多是《周易》《论语》等儒家经典。我记得有一本《聊斋志异》,熊爷爷恩准借给我,当时我还是小学三四年级吧,八九岁的样子,我喜出望外,也不管看得懂还是看不懂,在功课之余,囫囵吞枣地读。

那些狐仙鬼怪,随着书页的翻卷走了过来,带着被想象所复苏的声音,刻进了我幼小的心里。我才知道,原来在稼穑桑麻、粥饭茶酒之外,还有这么神奇有趣的东西。

直至今日,我依然深深怀念那个藏在辛辣的旱烟味里咳嗽不止的老人,他用枯瘦的手指,在我简陋的年少时光中,帮助我指认高处的光,远处的爱和深处的智慧。

再以后,年纪渐长,阅读渐多,小人书、《儿童时代》《少年文艺》一类的书籍已无法满足我日渐旺盛的求知欲,我开始自己买书。

第一本书好像是《悲惨世界》,然而也记不太清了,只记得在书店里反复挑拣,终于买了本又便宜字又多的书。觉得划算。

师范期间是我阅读的黄金期,那段时间,如饥似渴地看了不少中外名著,也看了不少琼瑶阿姨的言情小说和金庸、古龙、梁羽生的武侠小说。

工作以后,仍然买书看书,读了多遍的一套书是《福尔摩斯探案集》。那年暑假我怀着女儿,天天看的除了福尔摩斯,还有就是贾平凹的《商州散记》《小月前本》《腊月·正月》《天狗》等书。每每持书一卷于房间静坐,进入阅读的世界,真是悠哉游哉,一点都不觉得乡村的寂寞和怀孕的辛苦。

细点过来,这些年看的书,有文学、评论、历史、哲学、宗教,也有政治、自然、科学,虽然都有所涉猎,但大都如蜻蜓点水般粗浅。

尽管粗浅,然而因为阅读,我懂得了敬重、谦卑、宽容、达观……世界莽莽,时间荒荒。万物轮回,任何一种出发,都朝着回归的方向。无论生命绚烂或者虚无,我都告诫自己要满怀爱、真诚和慈悲。

读书于我肯定是一辈子也离不开的事。在流行浅阅读和碎片化阅读的时代,我想说:读书吧!让阅读在时光中沉潜下来,内化成你自己,成最好的自己。

最近几年,读书的口味有所改变,更爱读国学经典了。

这个转变源于近两年亲历的传统村落调查。在调查中,有一项必不可少的环节是翻阅族谱,查找村庄的变迁、发生的重大事件、存在的重要人物。这些族谱的谱序都是古文,而且没有断句,没有一定的古文功底是不行的,由此,我开始恶补古文知识了。

最近在读的是《诗经》,以前只是陆陆续续读过其中的一些篇章。对于经典,我更愿意用自己的方式,轻松而随意地阅读它、理解它。比如,《诗经》里有一首《女曰鸡鸣》,为我们真实而艺术地留传了几千年前男女交谈的情景。此诗通过夫妻间生动的对话,表现了和睦的家庭生活以及夫妻间真挚的爱情。从对话中,我们可以看到了一幅静谧乡野优美的晨景,也看到了古代一个恩爱和谐的小家庭。诗中除夫妇二人对话,还有诗人旁白,使整首诗如同一幕短剧,读起来真是生动逼真,情趣盎然。

女曰:“鸡鸣。”(女子说:“鸡已叫了。”)

士曰:“昧旦。”(男子说:“天还没亮。”)

子兴视夜,(你快起来看天空,)明星有烂。(启明星儿亮晶晶。)将翱将翔,(鸟儿空中正飞翔,)弋凫与雁。(射点鸭雁来尝尝。)弋言加之,(射中鸭雁拿回家,)与子宜之,(做成菜肴味道香。)宜言饮酒,(就着美味来饮酒,)与子偕老。(恩爱生活百年长。)琴瑟在御,(你弹琴来我鼓瑟,)莫不静好。(夫妻安好心欢畅。)知子之来之,(知你对我真关怀,)杂佩以赠之。(送你杂佩表我爱。)知子之顺之,(知你对我多温柔,)杂佩以问之。(送你杂佩表我情。)知子之好之,(知你对我情义深,)杂佩以报之。(送你杂佩表我心。)这首诗中,女子说,鸡叫了。男子说,天还没亮,不信你看星星还在闪光。女子知道他为懒惰找借口,就哄他说,鸟儿要起飞了,你赶紧去芦苇荡里射野鸭大雁,回来做成美味佳肴,我们一起饮酒,过夫唱妇随、白头偕老的生活岂不很好。丈夫一听激动了,忙说,我知道你是真心对我好呀,我要送你美丽的杂珮来回敬你的爱。瞧,这对古代夫妻,女的会哄,男的晓事,至今读来仍令人莞尔,感觉温情满满。

《诗经》是我国最早的诗歌总集,上古也是人类感情最纯朴真挚的时期,这时人们的吟唱自然率真,朴实无华,而这些恋人间的相互对答和内心独白更感人深挚,于平凡中见大美,自然中见真诚,并不失情趣和义理,难怪两三千年过去了,魅力丝毫不减。

阅读这些美好的诗句,总能让我的心很柔软很柔软。这正是阅读带给我的快乐。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