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柔和的梦想中,触摸人文之光
仰望浩翰苍穹,只见朝云如雪,海浪一样自西向东,一波一波在天庭推进。一轮新日,藏身在云浪和蓝天的斜交线上,并不露脸,只是庄严地,向大地放射出几束圣洁霞光......

原标题:在柔和的梦想中,触摸人文之光——写在《庐陵悦读》出刊200期之际

■安然 (《井冈山报》首席编辑《庐陵悦读》主编)

感怀

一个寒冷的清早,在故园,我独自肃立于海拔1764米的高山之巅。

俯瞰六合八荒,只见群山环抱,山外有山,重重叠叠似无尽处。

仰望浩翰苍穹,只见朝云如雪,海浪一样自西向东,一波一波在天庭推进。一轮新日,藏身在云浪和蓝天的斜交线上,并不露脸,只是庄严地,向大地放射出几束圣洁霞光……

地上山浪起伏,天上朝云堆海。乾坤万物,肃然静谧,如颂,如梦,既新,又美。

此样情境,催发百感交集。忽忽念起出刊200期的《庐陵悦读》,泪水无声涌上来,湿了眼颊,湿了双手……

没什么不好意思说的:这一天,空山无人,我徘徊独行四个小时,一路泪水且流且止。这些从心头不断涌出来的泪水是透明温和的,不粘,不浊,不咸,质地如清水一般柔和干净———关于这一点,我是从反复风干的泪痕

并不致眉脸不适判断的。

同样的泪,四年前在午夜梦回时,也流过几回。彼时,副刊从正报抽离单独成刊,我被委以主编一职。这意味着,从2004—2013,整整10年在手的《白鹭洲》《榕树下》,将不再由本人直

接任责任编辑,而是要交付与新同事。

我舍不得!一万个舍不得。

这是我的两个爱孩,她们同我的生命紧紧相连,我用热血体温浇灌了她们的芳华,她们又以芳华滋养了我的生命。

四年了,那种夜半泪湿巾,惊醒家人的动情之深,那种好似骨肉分离的锥心之疼,这种美如初婴净如清泉的职业情感,我从来没好意思,对任何人提起。但是,既然有了第二次为着副刊而流的泪水,那就藉此说出罢,懂就懂了,质疑就质疑了。

一个理想主义者,于人于己,于事于世,如今只求“恳切真诚”,不欺不负,磊磊相照。

唯有具足这种情怀,才能于无常之在中,坚守永恒,抵御流变;不畏荆棘,不媚鲜花。

唯有具足这种情怀,才能在柔和的梦想中,以澡雪精神,以美好的职业操守,带领好团队伙伴,与众多关爱我们的读者作者朋友,共同触摸温馨的人文之光。

做副刊,是一件太美好的事情。

现在,且收住高高山上百感萦怀的清清泪水。回首来时路,需要一个不必盛大但却庄重的礼仪,来表达对《庐陵悦读》走过200期的致敬。

于是,就有了这个特刊。

自媒体浪潮撞击之下,过去可堪回首,现在正居流变,未来难以预料。而身为副刊主编,且容我理一理昨天。这样的回眸里自有深情依依,它不是离歌,当是一阙为重新出发而唱的颂歌。

回首

大概在五六年前,井报副刊走到了一个转折关口:一是高质量高品位的副刊日益受到读者喜爱,二是因了一些突发的重大宣传报道以及报业的生存发展需要,副刊版面时有被挤占撤版。这种现象每有发生,就不断有读者来信来电,关切地寻问原因,诉求希望,更有甚者,质问井报副刊是否已经不存。

面对这种困境,把副刊从正报抽离单独成刊是摆在井报报业改革发展面前的一桩大计。光是寻找合适的副刊从业人员,各方就踏破铁鞋,寻寻觅觅,其中曲折难言尽。

终于,在反复论证、酝酿筹划近两年后,到2013年年底,我接到了筹备出刊的重大任务。忽地一下,各种牵涉到副刊事业新前景的问题在等待着一一落地。

于是,从起刊名,设计报头,到版面确立,再细到栏目设置,栏目LOGO,我全情投入了近三个月没日没夜的工作,头发大把大把地掉,脸色熬得十分难看。记得当时,为各个版面的设立,同仁们意见不一,争得面红耳赤。相左的意见是,要为爱好写作又难以有机会发表的作者留一块园地。而我顶着压力一再坚持:

一、党报副刊不能成为作文培训基地;

二、在物质至上的洪流之下,党报副刊一定要增加读书和传统人文的内容。终于,原来走通俗路线的“榕树下”,被分割成“书香”、艺术“鉴赏”和“话题”三个版块。紧锣密鼓中,2013年年底,当《庐陵悦读》的全套策划书交到领导手上,迅速获得了批准。(其后果然,全国从上而下,倡导建设书香社会弘扬传统文化的呼声一年高过一年,当初坚持的意义也日益体现。)

于是,在一半责编人员从业经验为零又匆匆上岗的困境下,2014年1月5日,《庐陵悦读》在吉安大地上呱呱诞生,一个怀揣办刊梦想富有人文情怀的副刊团队,于此日正式亮相于庐陵文化大舞台。值得感恩的是,创刊号得到了庐陵书画院和庐陵人文谷的赞助支持,这是当年的一个意外之喜。

这是一个有着遗珠之憾的出发———诚实地讲,这期的头版头条从版式到内容都有些仓促,不甚完美。也或许,正是这样的不完美,给我们团队的成长留下了阔大的空间。

值得欣慰的是,当年千思百虑,精心定位,字斟句酌成文的创刊词,其中的办刊宗旨和理念,四年来一直成为《庐陵悦读》奉行的不变初衷,在不断的守正求新中从来没有失去其指导性的意义。今天再次温读,依然新意如画———要感谢整个副刊团队的坚守和践行,那是理想主义的光芒,它不会褪色也不可以褪色。(见附文:创刊词《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四度春秋,团队顺利成长。值得一提的,是曾淑群、刘丽玲两位新成员从零出发,勤勉好学,始终以“建大厦”而不是“搬砖”的心态对待工作。到如今,她们已然成为《庐陵悦读》的骨干,撑起了副刊的天空。其各具风采各有特色的作品、版面也渐渐成形走入了读者的心中。而《庐陵悦读》,正是在她们的成长中得到成长,定形,其品位和质量在全省同型副刊中依旧如同独立成刊之前,口碑良好。

比如“书香版”的“书香女人”,推出了一大批本土知性女子;“我的藏书故事”呼唤出很多读书人的书香情怀;“好书推荐”滴水穿石,有着坚韧的意志,希望去引领读书风气;而艺术“鉴赏”版,从最初摸索定位到如今的邀约本土艺术家开办艺读专栏;比如“庐陵风”始终定位鲜明地立足于弘扬井冈山红色精神和庐陵传统文化。

最要骄傲的是头版《关注》,从最初的原创稿源严重不足到如今的基本自给自足,这个立足于现实人文,倾向于宣传本土重大文化活动和优秀文化人物的版面,始终坚持原创,一步一个脚印,成为展现吉安文化现状,为历史存照的一个文化高地。

副刊金牌版面《白鹭洲》,在自媒体冲击严重,作者队伍日益流失的困境之下,依旧游刃于理想和质量之间,尽力保证着编读质量,精神的后花园依然充满生机。走过200期,四岁的《庐陵悦读》更继承并沉淀了一些厚重而意义别致的经典作品。

比如延续8届的“九江银行杯白鹭洲文学赛”,每一届,都为庐陵文脉的存续做出了党报应有的贡献,为吉安文学史留下了一个时期的最佳存照和记录。

比如延续14个年头的“世界读书日”策划,体现的是井报副刊的独到品位,和党报服务于全社会书香文化建设的责任担当。特别值得一提的,是16、17年的读书节特刊,从策划到落地,前后要花费近三个月的时间,内容详实厚重,行文质量高超,版式精美大气,各个方面都精心打造,堪称“盛宴”。记得16年读书节特刊出版后,中国散文专业委员会委员,散文家江子大赞:这张报纸是给十年二十年后的人看的。而17年的“世界读书日”特刊,自春节就开始策划,其间克服了种种生变曲折,从

高端领导层谈读书和实力作者谈传统文化两个方面入手,同样一俟出版,好评如潮。

展望

在结束行文之时,以两位来自读者的鼓励当作意味深长的省略号:

一是2014年11月中旬,报社组织记者编辑义卖报纸。一位陌生读者,在无意路过见到《庐陵悦读》全员后,于兴奋激动中,从贴身衣袋中掏出一张崭新的50元以示支持。

二是近日,有手机尾号为“9532”的陌生朋友,从第199期的头条文章中读到了《庐陵悦读》创刊200期的信息,即写来了一个短信志贺:

庐陵悦读二百期,江西文学一高地。创立吉安大品牌,培育人才一大批。而今悦读似朝阳,冉冉东升映霞晖。

感谢这个短信的溢美,然而,我们有足够的清醒。来日方长,世象变幻远超预料,《庐陵悦读》不敢预言会走到多远多高,但可以承诺,每走一步,她都力求既仰望星空,又脚踏实地。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