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宅
眼前的这处老宅,1976年建,适逢夫君二姐出生。砖泥混合,两层,典型的旧时农村房屋结构。

     

岁月·老宅 远航 摄      

眼前的这处老宅,1976年建,适逢夫君二姐出生。砖泥混合,两层,典型的旧时农村房屋结构。那时这款式还算得上大气,现在它的名字叫土坯房。白灰外墙,青瓦盖顶,泥土地面,房梁、房柱以各种硕大粗壮的树干为支撑,将这四百余平米的土屋撑得四平八稳的。

什么构造我是不懂的,什么飞檐吊角,我也是不知道的,不过老屋好处还是不少。冬暖夏凉,像是装了个天然的空调似的,会根据气温自动调节;地面看着是泥土,踩上去却十分厚实,不滑,也不会脏了鞋底。

这是家公、家婆年轻时所建,也是他们这辈子建造的唯一一幢房子。提及往事,二老便刹不住话茬。当年这房子建造的时候,也算气派,爷爷也还健在。爷爷生性乐善好施,经常收留一些无家可归的流浪人和借地落脚的手艺人,也乐意提供住所给那些需要的人,比如村里的年仔一家。她家要建新房,没地可住,拖家带口地借住了一年多,两家人和睦相处,亲如一家。夫君自幼时身形就较同龄人高大,天性顽皮,像只猴子一样上窜下跳整日不着家,还经常把年仔家的两个儿子当作手下呼来唤去,因此常被父母关进黑屋子,不许吃饭以示惩戒。到了饭点,他却好意思腆着脸,探出个脑袋,问奶奶饭熟了没,有什么好吃的菜。在他们那个年代,一到农忙时节,全家都得起早摸黑。每天天刚蒙蒙亮,就要到田里去拔秧。幼子贪睡,硬是被拎着耳朵下了田,还定下“没拔满100蔸秧苗不许吃饭”的任务。幼子一时气不下,秧蔸的泥巴一点也未洗,直接绑成一把丢进装秧的筐篮里,压得挑秧的大姐一边走一边大骂……

时光流逝,带不走它曾经的过往,却渐渐催熟了心智,也悄悄催老了容颜,包括老屋。

老屋真的老了!原本亮洁的石灰白外墙已被风沙雨水浸染得发了黄,渗出好多斑斑点点,遍布全身,无以去除。难道您也长老人斑么?

老屋真的老了!老屋中间已现一条很明显的裂痕,从外墙的上方顺着划了下来,那是您不可阻止的皱纹么?还是无法治愈的伤口?

老屋真的老了!站在远处望着它,它显然有些倚向左边了,虽然只是那么一点点。您是体力不支么?

一切的一切,都在默默述说老屋的老态。2017年,国家要全面消除土坯房。纵有百般不舍,我们这一辈还是要带头支持。可是年逾花甲的家公、家婆万般不舍,用各种理由来证明老屋依然康健,证明她依然可以经受住风霜雨雪。

我们能理解。老屋,曾是他们奋斗的所有,也是他们唯一可以体现曾经的价值所在。而他们,就如老屋一样,岁月侵蚀了其年轮、容颜还有健康。在现今这个高速发展的时代里,他们已然无法跟上脚步,不想更新进步,又害怕被时代所抛弃。此刻,他们仿若与老屋融为一体……

他们年纪虽大,却还不算顽固,没事找他们聊聊国家政策。这一代人,吃过苦,挨过饿,历过动荡,又亲享政策照拂,亲眼见证身边世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紧闭的胸怀由此也渐渐敞亮了。是啊!水泥路都修到家门口了;路灯也照进院门了;机耕道修到了以前连大板车都推不进的水田,收割机可以直接开到田头;U形槽随田而铺设,即使天旱也不用为灌溉而发愁了。用他们自己的话说,种田可以不下地,这是上辈子连想都不敢想的事,现在全都实现了。如今,农村是块宝地,农保、田亩补助、新农村建设等各路惠农政策都涌向农村,交通、水利、供电等各项设施也日臻完善。眼见着村子越来越美,越来越整洁了,总不能让咱这一块“膏药”影响了全村的形象吧?

“拆吧!拆了旧屋住新房。好事啊!”老人终于想通了,默默地安排起了老宅物什的着落:谷子放年仔家里,寿木放旁边的杂物间,床铺打在离家不远的女儿家······

老宅要拆了,即将掀起的漫天尘土,终究掩埋不了老宅的过往。夫君特意拍了几张老宅的照片裱了起来,那是曾经的印迹,也是一辈子的纪念。

老宅,不知您是否愿意,用这至简之色框成的深情,织就一件殓衣,将您深深埋葬?我猜是愿意的。虽然您老了,再也看不到来年的春来夏往,但眼神里不会有悲伤,就如一位慈父看着女儿渐渐成人,携手走过最美的陪伴,再将毕生的最爱,亲手托付给更加的美好!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