砖窑人
童年的记忆里,很多事情就是镌刻在脑海中一样,任凭时间怎样推移,怎么也无法褪去其应有的色彩。家乡的老砖窑和忙忙碌碌的砖窑人,就是驶过近四十年的光阴,在脑......

           

童年的记忆里,很多事情就是镌刻在脑海中一样,任凭时间怎样推移,怎么也无法褪去其应有的色彩。家乡的老砖窑和忙忙碌碌的砖窑人,就是驶过近四十年的光阴,在脑海里记忆犹新。

老家所在的地方,村里是一色的砖瓦房,因此砖窑师傅随处可见。小时候的我就喜欢在村头巷尾看烧窑,从投柴火的小孔里窥视被烧得浑身通红的砖块,犹如一块块被定了型的水豆腐,水盈盈的,煞是好看。

那个时候没有机械化,制砖的村民很辛苦,不论是刮风下雨还是烈日炎炎,他们都要到附近的水田里,将地表的黏土清开后,挖出黄黄的黏土,然后将水牛的眼睛蒙上,催赶着在上面反复地踩来踩去,直到泥土完全熟透(完全融合在一起,犹如面团一样富有韧性)。这时候才可以请制砖的人取出砖模子,挖出一块块泥巴摔打硬实后,洒一些草木灰或泥沙土在砖模里,两手将泥块举过头顶,往砖模里一摔,按实、按紧,再用一根铁丝沿砖模子刮去多余的泥巴,朝地下一磕,一块砖坯子就做成了。

做好的砖坯要先在地上晾半天成型后,才可以挪到坯场上,码成人字形,这样透风吹,干得快些。砖坯干后就可以直接装窑烧制了。

在村里仅存的一座砖瓦窑,我看到了外地来的罗师傅。他说,如今制砖坯,没有了黏土做原材料,都是取些黄土再和些煤泥制成砖。由于黏性不够,砖坯不能淋半点雨,每一块砖都得像个宝贝呵护着。一旦遇上下雨天,窑厂里的所有人都会去砖坯场帮忙,用塑料布遮着,谁也不敢有半点耽搁,否则就前功尽弃了。

风干了砖坯后,就是装窑了。装窑其实就是把风干的砖坯运到窑肚里,这也是个技术活,一般都会有窑头师傅把关,每一块砖坯间要有缝隙,这样火势才可以攻到砖坯,缝隙太大了会浪费空间和资源,太小了又会影响火候,烧不熟砖坯以至于无法用,所有的辛苦就化为乌有了。

封完窑门后,第一把火还是由窑头师傅来完成。

点火后烧窑是最辛苦的一段时间,一烧就是几天甚至十几天。起初烧的几天,砖瓦窑冒出的都是黑烟。连续烧了几天后,窑上便冒出了缕缕青烟。烧窑的时候,白天和晚上都不能停火。这期间窑头师傅会经常来察看窑内的温度情况,以判断火势大小。如果火候不到,没烧透,砖坯无法使用;如果火候过了,砖瓦变形,同样是前功尽弃。

这一切全凭窑头师傅的经验。当窑头师傅说火候差不多了,那就要和好泥土熄火闭窑了。窑工们把窑堂门用砖封闭起来,并用泥抹封好。

冷却了几天后,窑内的温度基本上人能适应,就可以开窑了,于是有了人间广厦千万。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8259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