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元遗产引发的纠纷 继母继子女对簿公堂
陈菊认为,她没有领工资款,借款也是不存在的事,边庆出具的还钱清单根本没有说明,这钱到底是还陈菊的钱还是宋老汉的钱。除1万元定期存款,双方对彼此提出的“......

2004年陈菊与宋老汉再婚后,生活过得也算平静,但2012年宋老汉意外去世后,家庭矛盾开始显现。

原来,宋老汉生前存了1万元的定期存款。陈菊认为,作为宋老伴的配偶,理应分得该遗产,丧葬支出子女也应当分担。养子宋宇则认为,“该拿的她都拿走了,这1万元她别想要。”

于是,一场家庭风波就此上演……

暗生隐患

宋老汉和前妻生了八个女儿,其中四女儿、五女儿在出生后不久便送他人抚养。他们想着老了有子送终,便又收养了宋宇。

前妻因病去世后,宋老汉于2004年经人介绍认识了陈菊。接触一段时间后,两人准备结婚,但宋老汉的子女持反对意见。

在宋老汉的坚持下,同年12月,宋老汉与陈菊登记结婚了。再婚后,子女多少还是有点耿耿于怀,横竖看都不顺眼,觉得丢了自己的面子。

就这样“一家人”说着“两家话”,还算“平静地”过了八年。

旧痛未消又添新愁

2012年11月,宋老汉意外死亡,死后将1万元的定期存款留给了宋宇。

在办理丧事期间,陈菊得知老伴给宋宇留了1万元存款,心里是又痛又恨。她觉得照顾宋老汉这么多年,临走前居然一分钱也没有留给自己,全都给了那个“不管他死活”的养子宋宇。于是,就在宋老汉入土后第八天,陈菊气愤地冲进宋宇家,嚷着要拿走老伴生前的1万元存款。

此时的宋宇还沉浸在丧父之痛中,听到陈菊的叫嚷,他火冒三丈,“父亲入土没几天,你就上门来要钱,而且生前父亲的钱已经被你卷走了,现在这点钱你还想要,休想!”于是一怒之下拿扫把将陈菊赶出了家门。

之后,陈菊多次上门要钱,宋宇则坚决不给,双方就这样陷入了长达两年的争论。无休无止的争论也无济于事,陈菊便将7个继子女告到峡江县法院,请求对遗产进行公平分配。

凭空又生“遗产”

一到法庭上,多处“遗产”凭空冒出。

陈菊称,除1万元存款外,她在办理老伴的丧事时向亲朋好友借了12218.8元,此外,老伴生前向陈林借款13000元。

继子女也不甘示弱。他们称:“寿衣、寿被、石碑,是我们几个子女负担的,丧葬费我们也承担了。”此外,陈菊还向边林领取了父亲生前务工工资6000元,并向边庆领取了父亲生前借款5000元。

面对冒出来的这么多“遗产”,双方再次争论。

陈菊认为,她没有领工资款,借款也是不存在的事,边庆出具的还钱清单根本没有说明,这钱到底是还陈菊的钱还是宋老汉的钱。

7个继子女一听,情绪开始变得激动。

“她出具的丧葬费清单是不真实的,时间就有涂改,其中居然还有车票,这明显与常理不符,我们不认可。此外,这个借条到开庭时又回到了她手上,说明这笔钱也已经还清了,债务是不存在的。”除1万元定期存款,双方对彼此提出的“遗产”均不服。

一纸判决止纠纷

考虑到本案是家庭纠纷,双方共同生活多年,因金钱纠纷而磨灭了亲情难免可惜,法官遂多次组织双方进行调解。

“我现在已经年迈,老伴走之前的定期存款我一直同意分割,但是我垫付的丧葬费,他们也一定要给我补上。”陈菊气愤地说。

继子女则认为,“父亲刚过世,她就来分钱,着实让我们心寒,也觉得委屈。父亲生前的借款、工资都被继母领取了,丧葬费我们也支出了,还把还清了的债务拿出来让我们承担。让我们给她钱,别做梦了。”

双方都不肯退让,调解陷入僵局,法官多次调解均无果。

最后,法院只能做出判决,对1万元存款及利息350元依法进行了分割,而双方争议的丧葬费、务工工资、债权债务,因无充分、有效的证据,法院均未予以认定。

判决后,双方均未上诉。最终,这场家庭闹剧以法院的一纸判决得以平息。(文中人物均为化名)■张群英

网友评论

中国吉安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井冈山报”、“吉安晚报”、“中国吉安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内容,版权均属井冈山 报社所有,其他媒体未经井冈山报社许可不得转载。已经许可转载的,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吉安网”,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新华社”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新华社所有,本网已获授权使用,任何其他媒体不得从 本网转载、转贴或以其他形式复制发表,违者井冈山报社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吉安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对其真实性负责。
    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事项需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